忆共灯前呵手为伊书
  她那样绝顶聪慧的女子,富贵荣华于她不过是身外之物。   她原以为自己是为复仇而生,注定冷心冷骨。 偏偏命运弄人,让她遇到了难舍之人。  明知他是仇人,与她的信仰背道而驰,几番分合之后仍愿意帮助他,指点他,助他得偿所愿。  &#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