款洽文学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女主有谁 > 第九八四章 改税制

第九八四章 改税制 (第1/2页)

关于税收这一块,实际上是相当有意思的一门学问,而这一门学问,在当下整个的汉代所有高级知识分子当中,斐潜那些三脚猫的经济知识,却有着超出这个世界的领先性质。

汉代末期,也就是现在这个时间点,为什么农户会越来越活不下去,土地会越来越集中在士族豪右的手中,其中的一个重要的推手,就是朝廷征收的所有属于人头方面的税收。

土地税太少,人头税太高,导致整个社会的税收结构极度不合理。汉代不仅仅是口赋,还有摊派到每个人身上的这些徭役,导致普通农户的负担日益增加,最终被压垮。

而这些东西,在大厅之内的诸位,所能了解掌握的,其实都不多。

贾诩看着斐潜,纵然是一项平稳的他,也是很惊讶,除了张辽、黄旭等偏向于武将类别的人,贾诩和其他人比较起来,实际上属于对普通百姓的生活更加有切身感受的一部分人,甚至比枣祗还要更加的基层一些……

贾诩虽然说是贾谊之后,但是迁往西凉也就等于是败家了。就像是后世里面但凡有京都的户口,估计没有多少人会自发自愿的主动将户口迁移到西域去吧?正是如此,贾诩也很深知这一块人口的税收,对于中等或是贫困的家庭而言,是一个多么沉重的负担,听闻斐潜有欲取消关于人头的税收的想法之后,便是最先反应过来,也是最为惊讶,甚至还有一些不知道从何而生的敬佩感。

这个斐潜,还真是胆大啊……

不过贾诩毕竟还是初来乍到,因此在最初的几秒之后,便渐渐的收了惊讶的表情,重新恢复了一副淡然的模样,只是低下头之后在细长的眼睛当中不断转动的眼珠子,多少泄露出其内心当中并不平静的心情。

杜远有些迟疑的重复了一下说道:“君侯此言……从今之后,只收田税,不收丁税?”

斐潜再次点点头。

“……这个,恐怕有些难啊……”杜远下意识的喃喃说了一句,看到斐潜的目光投射而来,连忙解释道,“……夫税也,予则喜,夺则怒,此乃民性,众皆如此……虽说除丁税,百姓固喜之,然开支用度又从何而出?”

斐潜点点头,表示有听到杜远的意见,然后又转头看向其他的人,说道:“各位不必顾虑,尽可畅所欲言。”

荀谌在一旁拱拱手说道:“相地而衰征,地均以实数,此乃管子云焉,善之善也……然以地求征,上下有别,边、角、薄、瘠,各有偏差,难以品定,若蠹吏从中渔利,一则难以察觉,二则祸国殃民,终究善政反成恶策也,望君侯三思。”

令狐邵点点头,赞同荀谌的说法,也是出言称是。

枣祗倒是很希望能够见面百姓的税收的,不过听了众人的说法,不由得皱起眉头,琢磨了一会儿之后,发现自己也没有什么办法,只能是默默的抬头看向了斐潜。

斐潜又等了一会儿,看到大家议论的都差不多了,所说的也都说了,便笑了笑,心中多少还是有一些意外。

看起来汉代的这些士族,还没有贪婪顽固到完全不可救药的地步啊……

斐潜一直以为,或许会有人提出,什么祖宗之法不可变,一法可法万世之类的纯粹理论上的东西,完全不谈具体的事务,但是现在看来,至少厅堂之内这些人,并不是这样,不论是杜远还是荀谌,都是以很实际的问题出发,而不是只是为了反对而反对。

斐潜沉声,继续说道:“税,禾兑之,敛谷以足食,赋,贝武之,聚财以足兵,此乃税赋本意,然先秦之后,便多有弊,何也?”

人头税这个玩意,早在春秋战国时期就已经有了,到了秦朝的时候成为了一种惯例,保存了下来,并且一直沿用至今,甚至在历史上一直会持续下去,直到明清时期才有所变动。

这样一个税种,为何能够一直得以延续,最主要的一个原因,就是计算税收简便易行,只要任何一个统治阶级控制了户籍,便可以轻而易举的按照户籍收取人口税,不管是从计算方式,甚至是征收渠道上,都很简单,而成为流民或是亡户,对于普通民众来说,代价是十分高昂的,不到万不得已,普通百姓是不会做这样的举动,因此人口税便成为了历朝历代的一个重要的敛财手段。

华夏统治阶级对于民众的剥削,或者说普通百姓的对于这些制度的忍耐程度,基本上来说都是很高的,就像是后世一再调高对于通胀的宽容度,然而对于普通民众在银行的存款利率却迟迟并不随着通胀进行调整,或者远低于通胀的程度,从某个方面来说,这种负利率运作就是额外的一种全民的隐形性质的人头税。

为何现代社会大都取消了明面上的人头税,因为这种税收虽然效率高,但是最不公平。从经济学上来说,人头税的征收,只能使贫富差距加大。

但是其实不仅仅是在汉代,甚至一直到后世的现代社会,关于税收方面,也就是从明面上的不公平,转换成为了隐形的不公平罢了,从明面上的口赋,变成了其他名目的税收,比如个人的……

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商品课税一般采用比例税率,直观地看,对一般消费品课税,消费数量大者税负亦大,消费数量少者税负亦少,这似乎符合公平课税的原则。

但是,进一步分析,个人消费品的数量多寡与个人收入并不是成比例的。个人收入高于他人数倍、数十倍、甚至数百倍的个人,其消费品支出绝不可能比他人多数倍、数十倍、数百倍。

在这种边际消费倾向递减的情况下,商品课税就具有累退性,收入愈少,消费性开支占其收入的比重愈大,税负就相对愈重,导致事实上的税负不公。

其次,对全部消费品都课税时,由于需求弹性大小不同,课税所引起的提价速度也不同,往往是生活必需品最快,日用品次之,奢侈品最慢。因此,商品课税的税负将更多地落在广大低收入者的身上。

再次,任何国家的富有阶级和阶层的人数总是少数,相对贫穷的阶级和阶层总是多数。就总体而言,商品课税的税负必然主要由居多数的相对贫穷的阶级和阶层负担。

规则,永远是制定者得利。

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

只不过剥削狠的,很快就会被推翻,而懂得小刀子凌迟的,自然会存活的长久一些,而现在,斐潜就只能是做到将原本的大刀子,尽可能的换成是小刀子……

“欲改前弊,如今则须……”斐潜停顿了一下,然后说道,“摊丁入亩,胡汉分税,重立算缗。”

斐潜说完这十二个字,然后不免的心中默念一下,后世的某个人的棺材板可不要掀起来,不过么,按照现在的时间线,这个应该算是后人才是,还不知道存在于何处呢,反正,有点乱……

厅堂之内,众人听了这十二个字之后,也有些乱。

对于汉代的这些人来说,这个绝对是火热出炉,热辣无比的新鲜概念。

最新小说: 我的夫君柔弱不能自理 新婚夜和离,替嫁医妃宠冠全京城 陪葬夜,我让战神王爷起死回生 穿成幼崽被小哥哥捡去当小媳妇养 全员反派读我心后,我嘎了男女主 小师妹有空间 穿越之我全家都是反派 吃大瓜!瘫子读我心声后站起来了 玄门神算卦太灵,火爆全京城! 宠妾灭妻,重生我退婚渣男嫁王爷 人在修仙界,白月光选择跟反派混 搬空敌人库房,医妃带崽流放逃荒 穿成团宠小师妹,干翻修真界 我与那位尚书大人 唐贺 误入红楼,修仙人生 奋进 三国:我有无限锐士,可复辟大秦 从一座城开始的争霸之路 开局村花来救驾,吾许你一个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