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生日 (第1/2页)

他只觉得眼前天旋地转,什么天地都变成了青黑色。

当他再醒来的时候,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小时候那个熟悉的杏树。

这是他小时候生活过得大院儿。大院的大门口,站着一个青涩的少年,他的刘海已经被汗水打湿,豆大的汗珠顺着脸颊一滴一滴的滑落,看上去像刚被泼了一盆水一样。

他一只手拄在门框上,另一只手扶着膝盖,看上去身体十分得了劳累。但是他的眼神里却透露着一丝激动、欣喜和期待。

他跌跌撞撞地跑进了院中,那棵熟悉的杏树的叶子绿油油的,杏儿微微有一点泛黄,树下的长椅上不再有孩子在上面玩耍,它的上面已经落满了麻雀,甚至还有一些雀屎,有些恶心。

男孩喘着粗气,寻着自己的记忆,走到了自己曾经生活了十年的房子。还没等他敲门,房门便自己打开了。从那里头,走出了一个比自己矮上一些的男孩。在他的印象里,自己一直比他矮上一点。谁料想一年没见,自己的身高居然已经超过了他——他的哥哥,异卵双胞胎的哥哥,萧文佑。

“哥。”萧文佐深吸了一口气,调匀了自己的气息,对着他说“哥,你有想我没有啊。”

“嗯。”萧文佐看着萧文佑满不在乎的点了点头的,心中有些委屈,毕竟他可是冒着被妈妈打的危险过来的啊。他好久没没有见过哥哥了,说不想,那是不可能的。毕竟从小就生活在一起啊。一起吃,一起玩,甚至盖同一床被子,穿同样款式的衣服……

“你怎么了?”萧文佐问。

“没怎么,我很好啊。”萧文佑慢不搭理的走向了杏树底下的长椅上,坐了下来。萧文佐看着他不是很想理睬自己的模样,尴尬地笑了一下“对了,想不想见一下老妈,她之前和我说不让我来找你们……”

“不想。”萧文佑斩钉截铁的回答着,听着他的回答,萧文佐的心一下自考凉了半截,他踉跄的后退了一步,眼神中流露出一丝细微的绝望,他走到萧文佑的旁边,想要对他说些什么,但却有什么都说不出来。

今天的哥哥……怪怪的,好像不想理自己……一样。

萧文佐深吸了一口气,抽噎着对他说“是不是爸爸和你说了什么?”

“我爸能说什么。”

“那你为什么不想理我!”

“我干嘛要理你啊……”

萧文佐听着他说到这儿,眼泪已经顺着眼角滑下来了,他**泪打了萧文佑一巴掌,哭着跑出了大院儿。

萧文佑摸着被他打得了火辣辣的疼的脸颊,对着大院分方向骂了一句“你谁啊,我认识你吗?”

“还打算在这儿……等着妈妈把弟弟带回来呢……”

萧天佑哭了,他追出了大院,对着见见跑远的小时候的萧文佐打喊着“等等,等等文佐,我,我在门口等着你呢,你快回来!”

但是,萧文佐似乎并不能听到他的声音。他的心,现在已经凉透了,而此时的萧天佑,也能明白赵文卓到底会在高一刚开学的时候那么反感自己了。

一切的恶果,不都是自己一个人埋下来的吗?

看着自己曾经的回忆,萧天佑心中对赵文卓的思念更是深刻。如果,自己之前能再多一份珍惜他的关心,那该多好啊。

即使他不是萧文佐,只是赵文卓。

可是,一切都太晚了。赵文卓,他已经……他已经……

突然,萧天佑的耳边想起了李衍的洪亮的嗓音“你究竟要自暴自弃到什么时候!”

然后只听“啪”的一声,他被他打了一耳光“人活着的时候你不珍惜,死了你在这里哭什么哭!”

萧天佑摸着自己刚刚被打的脸颊,心中纵使再委屈、再不愿也没有用。

他累了,他想休息一下。他多么想现在就和弟弟躺在一起,躺在……冰凉的棺材中。这样子他就再也不会心痛了……

等等!

疼!

真的,他现在才反应过来,他的脸上居然一点感觉都没有。那种被人打过的火辣辣的感觉,居然一点都不存在。

不存在感觉,那就说明,现在的一切,只是一场梦……

想到这儿,他突然惊坐起。他不知道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昏迷的,所以他现在有些紧张。如果他是在赵文卓死亡之前就昏迷了,那就说命赵文卓的死只是一场梦;如果他是因为接受不了赵文卓的死亡而昏迷,那一切和没发生过又有什么区别吗?

他拍醒了趴在自己床旁的老妈,对她说“妈,文佐他……”

“-->>还好,医生说已经脱离了危险期了。倒是你,突然低血糖倒在了急诊室门口,差点没把我和你爸吓死。”说着,她还摸了一下萧天佑的头,对他说“看来好的差不多了。”

“对了,老妈。今天是不是七号?”

最新小说: 快穿:大魔头入侵小世界 不朽家族,我能改变子孙资质 我在异界当除妖师 第四天灾:我的玩家会修仙 只要供奉,我的武动会自己修炼 开局巅峰赛,躲起来娶个老婆 盲目剑圣,睁眼即无敌 女子修仙:不要逼我成圣 金丹道尊 异世:华夏老祖们,开战了! 提剑斩灯花 俏美婢腰细腿长还贴心,果断拿下 人已暮年,开局父子相认 无上道子 红楼:重生贾环文武双全 大顺宝藏 穿越修仙文,但是疑似女频?! 初源阁 仙途再现:六载轮回之约 从当贵族领主开始的诸天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