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温元皇后传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温元皇后传是愿一世繁华的经典作品。她是“彼岸圣手”,左手杀了人左手救孩子,一场出乎意料,居然很狗血的剧情的回到了了被穿成了筛子的在清朝,是的,是的,是康熙的那个在清朝,表示若幽只想翻个白眼。“额娘,皇阿玛来了”某不不靠谱儿子幸灾乐祸,“嗯,关门歇业放小白”,某小白挠墙“偶是白虎,是神兽”。“嗷……”。恭妃送了一只圣寿祥云紫金香炉,德妃送了一尊无量寿佛,郭络罗氏送了一对吉祥顺心寿纹玉碗,端妃送了一对八宝顺心贺寿瓶。嫔位的是些摆件及首饰,贵人们则绝大数送了些绣品、经书,很值得一提的是德贵人乌雅氏送了孝庄一副百子千孙的万福被,被孝庄大大地夸奖了一番,嫔位的是些摆件及首饰,贵人们则绝大数送了些绣品、经书,值得一提的是德贵人乌雅氏送了孝庄一副百子千孙的万福被,被孝庄大大夸赞了一番,得了不少赏赐。。...

温元皇后传小说-第五十章全文阅读

恭妃送了一只万寿祥云紫金香炉,宜妃送了一尊无量寿佛,荣妃送了一对吉祥如意寿纹玉碗,端妃送了一对八宝如意贺寿瓶。

嫔位的是些摆件及首饰,贵人们则绝大数送了些绣品、经书,值得一提的是德贵人乌雅氏送了孝庄一副百子千孙的万福被,被孝庄大大夸赞了一番,得了不少赏赐。

其余的宗室大臣则是送了各种各样、琳琅满目的奇珍异宝,孝庄始终乐呵呵地接受着众人敬献的贺礼,下面的若幽暗暗咂舌,这么多宝贝,还不算外地未曾回来以及没有资格进殿参加寿宴的大臣。

若幽心下思付:这一次寿宴,慈宁宫的小库房怕是要放不下了吧,难怪都说做皇太后好,太皇太后更好,这日子确实是好呀。

送贺礼结束后,几个新晋的小贵人请示过后,合奏了一段《百年朝凤》,倒也是喜庆热闹。

几个蒙古出身的妃嫔换上蒙古服饰则是跳了一段蒙古祝寿舞,恭妃作为宫中如今蒙古贵女位份最高的,当仁不让的做了领舞,踢腿、踏步、抖肩、旋转,尽显草原女子的英气。孝庄很是喜爱,重赏了几人,也算是给蒙古贵女们脸面。

热烈欢快的蒙古舞结束后,殿内换上了一阵悠扬的略带些西域风格的音乐,数名身着鹅黄、嫩绿两色相间轻纱舞衣、发髻高高盘起、额中点着花钿的妙龄女子缓步进入大殿,居中一名女子着五色羽衣、戴五色宝石瑶冠、纯金玉铃臂钏、额间一朵描金半开海棠,五官精致,朱唇微启、眼波流转,一颦一笑、一动一静,当可称的上是:仙女下凡。

素沁在一旁轻声道,“主子,身着五色羽衣的女子便是灵贵人。”

若幽点点头,康熙给的封号绝大数还是和本人体现出来的性格气质比较相符的,就如眼前的灵贵人,虽容貌在美人辈出的后宫中只能算是上乘,身居高位且与其年纪相仿的若幽、僖嫔、华嫔就在其之上,如明贵妃、恭妃、宜妃、荣妃虽年长但却是别有成熟女子经岁月后所沉淀下来的风情,而与其同位的良贵人则更是后宫容貌之最,但灵贵人其人之钟灵毓秀之气也确实担得起“灵”之一字。

百闻不如一见,灵贵人的容貌甚至是舞姿于若幽看来都不是上上,霓裳羽衣舞只是有形而无神,但二者结合,却是相得益彰,使得这舞、这人给观者以“只应天上有”之感。

若幽望着场中翩翩起舞的彩衣女子轻轻勾唇,这位灵贵人可是不简单呐。

一舞毕,其余女子行了一礼缓缓倒退而出,灵贵人上前盈盈屈膝行礼,“嫔妾恭祝太皇太后福寿安康。”

孝庄眯着眼睛看了灵贵人许久,淡淡道,“跳得不错,起来吧。”顿了顿,扭头对苏麻喇姑道,“赏吧。”

灵贵人叩首谢恩,“嫔妾谢太皇太后赏赐。”

灵贵人退下之时,一股淡淡的香味随风而过。

若幽轻轻瞥眉,这香味………有些熟悉呀,只是一时有些想不起来。

几个汉军旗出身的嫔妃来到殿中献艺,一人弹筝、一人吹笛、一人吹埙、一人奏琵琶,另有三人伴舞,几人配合地行云流水,然有灵贵人霓裳羽衣舞在前,终究是失了几分颜色。

众人又敬了孝庄一波酒后,宗亲们如常宁、福全等带着妻儿也献了艺,算是彩衣娱亲。

康熙见宗亲们表演的差不多了,便起身对着孝庄一拱手,笑着道,“皇祖母,孙儿也准备了节目,还请皇祖母一观。”

如此孝庄也不好再说什么,便对康熙微微颔首。

康熙来到大殿的一侧,拿过木锤,开始敲击编钟,一边敲一边放声高歌。

不得不说,康熙确实是一个优秀的人才,文武双全的称号真不是吹得,若幽暗暗感叹,想来这歌是康熙自己编的、曲子应当是现场发挥的,歌、曲想喝,加上康熙嗓音浑厚,确是不比后世那些专业歌唱家唱得差呐。

一曲毕,康熙自一旁的小太监手中拿过杯盏,遥遥敬向孝庄,“皇祖母,生辰快乐!”

孝庄也端起面前的酒杯,看着康熙眼中尽是欣慰、满足,中气十足地道,“皇帝、诸位臣工有心了。”言罢,豪爽地将杯中酒一饮而尽。而后,又对着宜妃、荣妃、端妃三妃,点了点头,“宜妃、荣妃、端妃这寿宴操办的不错,苏麻,赏!”

宜、荣、端妃三妃起身,对视一眼,谦虚道,“谢太皇太后,臣妾等也是循着旧例,不敢居功。”

孝庄摆摆手,众人便愉快领了赏赐。

下面的明贵妃眼中却是闪过一丝不忿,这宫宴自她从承德回来便开始操持,如今辛苦了数月,太皇太后这老妖婆便是连提都未曾提一句,当她佟佳氏是什么?

赫舍里氏、钮钴禄氏哪一个在操持她的寿辰不是大肆被赏赐、褒奖的,即便因着之前的事被分了宫权,宜妃几个不过就是跑跑腿,就得了夸赞赏赐,她这个总指挥便是一笔带过了?这不是打她的脸又是什么?

明贵妃气得够呛,手中的帕子都被戳了洞。

明贵妃的贴身宫女彩儿轻轻拉拉自家娘娘的衣角,借着给明贵妃倒酒的空档,轻声道,“娘娘,您可要冷静呀。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