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温元皇后传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温元皇后传是愿一世繁华的经典作品。她是“彼岸圣手”,左手杀了人左手救孩子,一场出乎意料,居然很狗血的剧情的回到了了被穿成了筛子的在清朝,是的,是的,是康熙的那个在清朝,表示若幽只想翻个白眼。“额娘,皇阿玛来了”某不不靠谱儿子幸灾乐祸,“嗯,关门歇业放小白”,某小白挠墙“偶是白虎,是神兽”。“嗷……”。自穿堂步入东暖阁,一阵带着淡淡玉兰花香气的暖意迎面扑来而来,柔和温暖的灯下,身穿淡青芙蓉旗装的女子靠坐在放着厚重柔软细腻大迎枕的软榻上,小两把头上只簪着几根芙蓉花簪,随未施粉黛但却面色白里透红,面色柔和温暖地温声教着坐于在她身旁但是三四岁的小男孩,浑身上下散发出康熙一时有些恍惚,就好像是平常百姓家妻子在家教导孩子等着晚归的夫君一般,如此温馨的场景、这样温暖的感觉于康熙而言很陌生,但又很向往,压下心底那异样的情绪,康熙轻咳一声。。...

温元皇后传小说-第四十七章全文阅读

自穿堂进入东暖阁,一阵带着淡淡玉兰花香气的暖意扑面而来,柔和的灯下,身着玉色芙蓉旗装的女子靠坐在放着厚实柔软大迎枕的软榻上,小两把头上只簪着几根芙蓉花簪,随未施粉黛但却面色红润,面色柔和地温声教着端坐在她身旁不过四五岁的小男孩,浑身上下散发着母性的光辉。

康熙一时有些恍惚,就好像是平常百姓家妻子在家教导孩子等着晚归的夫君一般,如此温馨的场景、这样温暖的感觉于康熙而言很陌生,但又很向往,压下心底那异样的情绪,康熙轻咳一声。

其实康熙走到门边若幽便已经知晓康熙来了,但既然无人通报,便说明康熙这是想看看自己在做什么吧,正好,她也乐得装作不知,便继续教胤禛算术(现代简易版)。

听到康熙的咳嗽声,若幽与胤禛齐齐抬头,只见屋子里伺候的素心与素蕊早已默默跪地行礼。

胤禛轻轻皱皱小眉头,滑下软塌,一本正经地走到康熙身前行礼,“儿臣参见皇阿玛。”

若幽见儿子呲溜一下跑了,无奈摇头,这孩子,随即对着康熙淡淡一笑,“万岁爷来了。”轻轻放下手中的册子,扶着圆滚滚的肚子,慢慢自塌上起身,在素心的搀扶下缓缓走上前,微微屈膝,“臣妾参见万岁爷。”

康熙扶了若幽一下,顿了顿,放开了扶着若幽的手,若无其事的走到了八仙桌旁的椅子上坐定。

若幽望着自己的手愣了愣,挑挑眉,慢了一拍,之后便也随着坐下,好在她本就行动缓慢,大概除了扶着她的素心,没人察觉她那一瞬间的迷茫。

“天儿冷,臣妾今儿个备了锅子,用的是三和锅(若幽自制的、可以盛放三种汤底的火锅)。”

“嗯,”康熙点点头,“传膳吧。”

素蕊便领命退下。

若幽有孕后,齐远便让若幽少食辣,因而三和锅的汤底是微麻辣汤、番茄汤以及鲜菌汤。

自打与康熙用过几次膳,发现康熙其实很喜欢吃辣,再加上若幽自己也是麻辣美食爱好者,因而一桌子菜半数以上都是带辣的。

以前康熙到若幽这边用膳,梁九功与试菜太监先用银针试菜,之后有专门试毒的小太监将每一样菜品夹一点到专用的银盘试吃过、没有问题,屋子里侍候的宫人便会被若幽挥退,康熙也没什么异议,如此也少些约束。

如今若幽的肚子越来越大,起坐都不方便,这次便留了素心与素沁侍膳。

席间,为了用膳的气氛好一些,若幽主动与康熙说过几句,却是都被康熙轻轻揭过了,“非礼勿言”的态度很是明显,若幽便也不再自讨没趣,默默用膳。

一家三口在诡异而又沉默的氛围中用完了半年以来的第一顿晚膳。

用过晚膳,略略消了消食,康熙就考教了胤禛的功课,胤禛应对得当,得了康熙的夸赞,康熙还赏了胤禛一套文房四宝。

过问了儿子的功课,康熙又简单问了若幽几句,便吩咐回乾清宫。

“臣妾(儿臣)恭送万岁爷(皇阿玛)。”众人行礼,康熙并没有阻止身怀六甲的若幽到永寿宫大门口送他离开。

若幽望着康熙渐行渐远的背影,眼神暗了暗。

“主子,外面天冷,咱们回去吧。”素心在若幽耳边轻声道。

若幽颔首,便由着素心、素颜扶着她往回走。

回了殿内,脱了厚厚的红狐大氅、超长棉衣,与胤禛一同坐到塌上泡脚,若幽摸着腕间的白玉镯确实看着圆圆的肚子...........发呆。

胤禛几次看向若幽,嘴唇微抿,到底是未曾开口。

直至洗漱完,若幽还是一副神思不属的样子。

胤禛走到若幽身边,拉住若幽的手,沉声道,“额娘。”

若幽低头看着一脸担忧望着自己的胤禛,神色一软,温和一笑,“额娘没事,额娘是在想些事情。”

“额娘,”胤禛摸摸若幽的肚子,小宝宝很配合的伸出小拳头,胤禛温柔一笑,仰头定定看着若幽,“你还有我,还有未出世的弟弟妹妹。”

良久,若幽叹息一声,轻轻拍拍胤禛的肩膀,“好孩子,额娘知道了。时候不早了,快去睡吧。”

胤禛一步三回头的跟着乳母走了,若幽一扭头,发现一屋子的宫人都担忧又有些小心翼翼的看着她,顿时有些哭笑不得,摆摆手道,“行了,本宫没事,素心留下,其他人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

看来,康熙的疏离不仅她感受到了,大家都感受到了。

素心帮着若幽拆了头发、脱了外衣换上睡衣,扶着若幽坐到床上,拉过锦被给若幽盖上,便坐在脚踏上给若幽捏腿。

许久,若幽才低低道,“素心,本宫好像没有惹到他吧。”

素心却是轻笑了一声,“奴婢明白主子的想法,奴婢觉得您呀,是当局者迷。皇上今儿个是疏远了您、待您冷淡了些,但奴婢瞧着皇上心里还是有您的,皇上眼中流露的情感不会作假。”

若幽皱皱眉,“是么?”

过了许久,素心才听到一阵低低的笑声,“是本宫迷怔了,本宫所求不过家人一世安好、抱得大仇。如今有了身孕竟也变得如此多愁善感了。”

素心闻言给若幽按揉的手一顿,“主子.......”,却见若幽摆摆手道,“行了,你也去歇息吧。”

素心无奈应道,“主子您想通了就好,那奴婢就退下了。”言罢,给若掖好被子,行了一礼便退下了。

关上内殿的门,素心不禁叹息,主子性子冷,难得对皇上有了些不一样,如今怕是.........唉,也不知皇上是怎么了,明明心中有情,却要如此,以后想要再让主子动心,怕是比之如今更是难上加难了。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