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温元皇后传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温元皇后传是愿一世繁华的经典作品。她是“彼岸圣手”,左手杀了人左手救孩子,一场出乎意料,居然很狗血的剧情的回到了了被穿成了筛子的在清朝,是的,是的,是康熙的那个在清朝,表示若幽只想翻个白眼。“额娘,皇阿玛来了”某不不靠谱儿子幸灾乐祸,“嗯,关门歇业放小白”,某小白挠墙“偶是白虎,是神兽”。“嗷……”。“有皇额娘和御医在,嫔妾呀被管着呢,”若幽摸着圆滚滚的肚子,笑道,“嫔妾腹中怀有双胎,看出是大些。”“双胎?”孝庄吃惊道。“是,是前些时候日子才确诊出的,有一个宝宝很顽皮,总是会不喜欢和咱们捉迷藏,藏了这许久,那才御医诊出。”说起这儿,若“双胎?”孝庄惊讶道。。...

温元皇后传小说-第四十五章全文阅读

“有皇额娘和太医在,臣妾呀被管着呢,”若幽摸摸圆滚滚的肚子,笑道,“臣妾腹中怀着双胎,看起来是大些。”

“双胎?”孝庄惊讶道。

“是,也是前些日子才诊断出来的,有一个宝宝比较调皮,总是喜欢和咱们捉迷藏,藏了这许久,才叫太医诊出来。”说到这儿,若幽也很无奈,她和齐远真的是一直没有诊出来怀的是双胎,由于若幽自打过了盛夏就变得很能吃,肚子有点大,都以为是吃多了,直到半月前一次偶然的机会才发现。

“好好,这可是大喜事呀,我大清皇室还从未有过双胎的呢,可告诉皇帝了?”孝庄坐在若幽身边摸摸若幽的肚子,很是开心。

“还没来得及禀报万岁爷,不过臣妾想着等到生产,岂非更加惊喜......哎呦!”小宝宝突然踢了若幽一脚,孝庄的手正好放在若幽的肚子上,自然也感受到了这一脚。

“呵,这么有劲,定是个厉害的小子。”孝庄高兴的不得了。

若幽扶额,那要是个闺女呢?岂不是女霸王了?看着兴奋的孝庄,若幽到底还是没破坏气氛。

孝庄兴致勃勃地和若幽腹中的小宝宝互动了许久,小宝宝也很给力的回应了几次,之后又和若幽说了些孕妇的注意事项,见若幽面露疲色,便让若幽回永寿宫了,叮嘱若幽生产之前都不必再来慈宁宫请安了,实在是若幽的肚子让孝庄有些担忧,还是窝在自己宫里安全些。

在孝庄的坚持下,本来打算来慈宁宫串门儿的若幽只得无奈保证好好呆在永寿宫,不乱跑,这才被放了回去。

下午歇过晌,若幽让乳母带着胤禛去习字,她则召来了画意(若幽离宫后,就由画意负责传递消息)。

“奴婢参见主子。”画意恭敬道。

“起来吧。”若幽抬抬手,“说说本宫走后,宫中的消息。”

“是。”画意想了想,“六月十五,宜妃娘娘诞下九阿哥。六月二十,敏贵人所出的小公主突然高烧不退;二十三,小公主薨逝。”

“十月二十二,肃贵人在御花园赏花,不知怎的冲撞了明贵妃、惠妃两位娘娘,被明贵妃娘娘不仅训斥了肃贵人一顿,还罚肃贵人禁足并抄宫规十遍,后肃贵人回宫途中受惊滑倒小产,是个成形的女婴,且由于肃贵人此胎月份月份已大,肃贵人失血过多,今后怕是难以有孕。”

“后查明,肃贵人走得那条路原本是鹅卵石的,被人泼了水、结了冰,牛贵人的阿花突然跳出来吓到了肃贵人,肃贵人小产;皇上下旨降牛贵人为常在、禁足景阳宫三个月,明贵妃娘娘管理不善、罚俸半年,惠妃娘娘罚俸三个月,赐宜妃、荣妃、端妃三位娘娘协理六宫之权。”

听到这,若幽叹息道,“肃贵人也是可怜,这么多年了才得这么一个孩子,眼看着没几个月就要瓜熟蒂落了,如今却出了这样的事。”

“主子说的是,据闻肃贵人日日以泪洗面,如今还下不来床呢。”画意也有些同情这肃贵人。

“这肃贵人如此怕是失了圣心了。牛贵人,啊不,牛常在也是倒霉,人在宫中坐,祸从天上来。”

“主子便不好奇这幕后之人?”一旁的素颜好奇道。

若幽摸摸腕间的白玉镯,“肃贵人性子沉静、家世不显,她阿玛如今快六十了还不过是个正五品的给事中,兄长倒是比她阿玛强些,从五品翰林院侍读,如此,即便她生下的是个皇子,以后能得一个嫔位也算是恩典了。这样的她还不足以成为后宫人的眼中钉,突然小产甚至见红,怕是她知道了什么不该知道的惹了人忌惮。”

“万岁爷既然重罚了牛常在,就说明并没有找到幕后之人,不过,后宫之中能够做得如此不留痕迹的,也不过就那么几个人。如此说来,本宫倒是有些好奇,这个秘密了。”或许该去见见肃贵人,若幽想了想,“素颜,想办法保住肃贵人的命。”

“是,奴婢明白。”素颜行了一礼应道。

“话说回来,明贵妃这回是里子面子都丢了。”若幽都能够想象得到佟佳氏那副气急败坏的样子,若是她做的,如今人还活着,那便是赔了夫人又折兵,若不是,那可是要呕死了,“如今宫权是如何分配的?”

“回主子,宜妃分管了四时花卉,荣妃分管了器具摆设,端妃分管了四时衣料。”

“虽然都不是什么重要的,但是想必咱们的明贵妃也是心疼得不得了呀。”若幽失笑,佟佳氏到底也还掌着六宫大权,即便三妃有协理之权,也还是要请示佟佳氏的,不过这分权容易收权难,以后怕是还有的是官司要打呢!

若幽勾勾唇,一向自视甚高的惠妃这次落了单,啧啧,“惠妃气得不轻吧!”

“听说延禧宫去内务府换了好些个摆件。”画意忍笑道。

若幽轻咳一声,“行了,不得无礼,接着说吧。”

“是,”画意福了福身,接着道,“对了,十月初三,皇上幸了一名南府的舞姬,赐居绛雪轩,甚是得宠,七日前刚刚被册为贵人,封号“灵”,这些时日,皇上大都是歇在了这位灵贵人处。”

“灵贵人?”若幽挑眉。

“灵贵人确是个大美人,远远瞧着,真真是仙气十足,奴婢听闻灵贵人会失传已久的霓裳羽衣舞,万岁爷评价灵贵人之舞‘只应天上有’。”

“霓裳羽衣舞,可是失传已久的舞了,万岁爷的鉴赏能力毋庸置疑,能得万岁爷如此评价,想来这灵贵人也确有些本事。”若幽摸着腕间的白玉镯淡淡道,至于仙气飘飘,呵,不过时一幅美人皮罢了。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