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温元皇后传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温元皇后传是愿一世繁华的经典作品。她是“彼岸圣手”,左手杀了人左手救孩子,一场出乎意料,居然很狗血的剧情的回到了了被穿成了筛子的在清朝,是的,是的,是康熙的那个在清朝,表示若幽只想翻个白眼。“额娘,皇阿玛来了”某不不靠谱儿子幸灾乐祸,“嗯,关门歇业放小白”,某小白挠墙“偶是白虎,是神兽”。“嗷……”。若幽与康熙、胤禛几道用过午膳,康熙便回了“烟波致爽”,但是临走前前让梁九功带着杜太医去向两位太后喜讯。走后了康熙,也无须再派人来去给孝庄和太后报信,让乳母带着胤禛去歇晌,好不容易轻闲下去的若幽便给自己诊了脉。确实如杜太医所言,她是累到了,并也没什么送走了康熙,也不必再派人去给孝庄和太后送信,让乳母带着胤禛去歇晌,总算清闲下来的若幽便给自己诊了脉。。...

温元皇后传小说-第四十四章全文阅读

若幽与康熙、胤禛一道用过午膳,康熙便回了“烟波致爽”,不过临走前让梁九功带着杜御医去向两位太后报喜。

送走了康熙,也不必再派人去给孝庄和太后送信,让乳母带着胤禛去歇晌,总算清闲下来的若幽便给自己诊了脉。

确实如杜御医所言,她是累到了,并没有什么其他的问题,休息休息就好了。

若幽摸摸自己平坦的腹部,神色温和,这里已经有一个小宝宝了,还是个安静乖巧的小宝宝,也正是因为这样,小宝宝在自己的肚子里都已经待了快三个月了,自己却是一点都没有感觉,是她疏忽了,没有照顾好孩子,不过.......以后不会了,若幽温和的眼中闪过一丝锋芒,“乖孩子,额娘定会让你平安来到这世上的,谁也不能阻挡。”

歇过晌,苏麻喇姑与塔娜分别带着孝庄和太后的赏赐到了“云帆月舫”,同时还带来了孝庄的懿旨,两日后若幽不必与大部队回京,待胎像稳定了再行回京,待回京以后再行请安谢恩。

若幽谢了恩。

塔娜则带来了太后将与若幽一起回京的消息,若幽温和谢过这个太后身边最得力的嬷嬷,内心却是默默吐槽:这殊遇简直不要太好,康熙的那些女人们怕是今晚又要睡不好了。

八月十八,若幽被抬着与太后在避暑山庄大门口送别了孝庄、康熙以及康熙的一众妃嫔,送走了大部队,太后便催促着大力太监赶紧将若幽送回去。

对此,若幽有些无奈,她没有那么虚弱。

太后下令让若幽好好修养,于是若幽一直到了九月上旬,被养得红光满面的,才被允许出门。

诺大的避暑山庄就太后、若幽、胤禛、胤祺四个主子,胤祺一直养在太后身边,便也随着太后留下了。

若幽休养时,她自己不让出门,便每日在下午歇过晌之后,遣胤禛去“风泉清听”与胤祺作伴,两个孩子也热闹些。

好容易捱到出门,若幽便每日上午带着胤禛去“风泉清听”陪太后说说话,有时顺势教教胤祺,下午歇过晌、用过下午茶,则是先拉着胤禛给腹中的宝宝做胎教,美其名曰培养兄弟子妹感情,胤禛反抗无效后也只能由着若幽了。

之后,若幽便让胤禛去小书房做功课,她自己则在屋子里研制新款的胭脂水粉或是弹琴看书,倒也过的悠闲又紧凑。

为了能够赶上孝庄十二月的七十寿诞,若幽与太后便于十月十六这一日启程回京了。考虑到若幽此时已有五个月的身孕,众人一路上行进的很慢,好似外出游玩一般,走走停停,一直到十一月底才回到了紫禁城。

太后特意吩咐,莫要将行踪透出去,省得大冷天的还要在风里迎接她们,因而除了孝庄和康熙,后宫的女人们直到若幽和太后进了神武门才得到她们回宫的消息,接着太后身边的宫人便去各宫传了口谕:各宫不必前来拜见,三日后再行请安。这让后宫众人也松了口气。

路上虽走得慢,若幽到底也是有孕六月有余,因而也甚是疲累。

因着回宫已近午时,若幽回了永寿宫简单用膳、梳洗之后便倒在拔步床上会周公了,直至黄昏才醒,醒来与胤禛小包子一起用了晚膳,母子俩消消食,便又继续会周公,一觉到了第二日清晨,若幽才感觉缓过劲来。

梳了个两把头,簪两朵赤金红宝石芍药花并两根红玛瑙簪子,换了件淡紫色云纹夹棉旗装,披上大氅,若幽便带着胤禛乘着暖轿前往慈宁宫了。

若幽进了慈宁宫,刚过影壁,就见孝庄身边的徐太监急匆匆地走来,“老奴参见温贵妃娘娘。”

“徐公公快起来。”一旁的素心扶起徐太监。

“谢娘娘。太皇太后正在后殿练太极,请娘娘先移步西暖阁。”徐太监微微躬身道。

“有劳徐公公了。”若幽温和道。

“娘娘这边请。”若幽随着徐太监到了西暖阁,解了大氅,便已有小宫女奉上茶点,若幽便靠坐在软榻上喝着奶茶吃着各色点心,静静等孝庄。

约莫一盏茶的时间,孝庄便进了西暖阁,孝庄穿着一身利落的藏青色练功服、外面披了一件玄狐披风,一头银发只用一根琥珀簪子盘起,精神矍铄,走路也是步步生风。

若幽放下茶盏,笑盈盈起身,就听孝庄略有些着急道,“苏麻快去扶着点幽丫头,丫头快坐下。”

若幽被坐下后,摸摸隆起的大肚子,无奈笑着道,“皇祖母,臣妾没那么娇弱。”

孝庄瞪了若幽一眼,“你这孩子,如今大着肚子还乱跑什么,前儿个外面刚下了雪,路上滑呢。”

“臣妾有分寸的,上次皇祖母免了臣妾的请安,如今好容易回了宫,自然要先来拜见皇祖母才是。”若幽美目一转,“皇祖母可是刚刚打完太极?”

孝庄颔首,“每日上午都要打上两到三刻钟(约莫半个小时到四十五分钟),这自打练了这太极,这把老骨头都松泛了不少呢。”孝庄喝了口茶水,“所以呀,就让苏麻陪着一起。”

苏麻喇姑见孝庄望着她,也笑笑,“可不是,格格有时候呀,还要奴婢对练呢。不过,这太极却是个好法子,格格今年入冬以来,连咳嗽都不曾有过呢,如今在屋子里,格格都不必像往年那样穿着厚厚的棉衣了。”

老人们因为阳气不足,都比较怕冷,如今孝庄穿着确是较之以往轻便了很多,面色红润、中气十足,一瞧便知身体不错。

“到底入了冬,皇祖母还是要多注意保暖。”若幽关切道。

“有苏麻看着,我就是想也不行呐。”孝庄如孩子般抱怨的言语,逗笑了一屋子人,“丫头,我瞧着你这肚子可是比起一般同月的妇人大些,妇人有孕可不能补过头,不然生产时可有罪受。”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