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温元皇后传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温元皇后传是愿一世繁华的经典作品。她是“彼岸圣手”,左手杀了人左手救孩子,一场出乎意料,居然很狗血的剧情的回到了了被穿成了筛子的在清朝,是的,是的,是康熙的那个在清朝,表示若幽只想翻个白眼。“额娘,皇阿玛来了”某不不靠谱儿子幸灾乐祸,“嗯,关门歇业放小白”,某小白挠墙“偶是白虎,是神兽”。“嗷……”。瞎折腾了一个上午,待康熙帝携若幽出了“梨花伴月”,天空了撒满了瑰丽的晚霞。二人并没有乘辇,并肩而立一起漫步在林间小道上,也是别有一番风味。“今儿个个这事受了委屈你了。”康熙帝侧头看一看走在自己身侧,偏偏是柔和却时时处处透着高冷,精致优雅的容颜、一身淡绿色水墨画白纱的旗装,二人并未乘辇,并肩漫步在林间小道上,也是别有一番风味。。...

温元皇后传小说-第四十章全文阅读

折腾了一下午,待康熙携若幽出了“梨花伴月”,天空已经铺满了瑰丽的晚霞。

二人并未乘辇,并肩漫步在林间小道上,也是别有一番风味。

“今儿个这事委屈你了。”康熙侧头看看走在自己身侧,明明是温和却处处透着高冷,精致的容颜、一身淡绿色水墨画轻纱的旗装,整个人如同不食烟火的仙子一般。

若幽淡淡一笑,“不委屈,恭妃本就是那样一个直性子,知道了便也就不觉得气了,再说万岁爷不是都替臣妾做主了吗?臣妾的性子万岁爷还不知道吗?”

闻言康熙也是一笑,“诚然你不是个吃亏的。”

说话间便到了岔路,康熙若回“烟波致爽”便要直行,若幽回“云帆月舫”需左拐。

若幽正准备行礼恭送康熙,康熙便对身后众人道,“去‘云帆月舫’。”若幽挑眉,这是准备用膳、留宿节奏了?

康熙在若幽这里美美吃了一顿,消过食、指导了胤禛的学业,便与若幽夫妻双双洗香香、睡大觉了。

过了七八日,终于满了月份的兰贵人带着谢礼到了“梨花伴月”给若幽请安。

“嫔妾参见温贵妃娘娘,温贵妃娘娘万福金安。”兰贵人行礼。

“兰贵人不必多礼,快坐吧。”若幽让素心扶起兰贵人,兰贵人便在若幽下首的圈椅上坐下了。

“嫔妾今日来是谢娘娘的照拂的。”兰贵人有孕后若幽便特意着人照看着,药材、吃食什么的有需要都先紧着兰贵人处,当然后来昔常在有孕若幽也吩咐过,但到底孝庄看重兰贵人,再加上若幽也有些自己的私心,自然免不了多留意一些。

若幽淡淡一笑,“你的身子可大好了?”

“两位太医说嫔妾已无大碍了,嫔妾这才敢出门。”

“小心些总还是好的。”

“娘娘说的是。”

两人正说着话,素颜进殿行了一礼,“娘娘,齐太医来请平安脉了。”

“嗯,请进来吧,正好也为兰贵人看看。”若幽端起茶盏喝了一口茶,“这宫中的太医本宫还是最信得过齐太医,让给你瞧瞧,本宫也好安心。”

“如此,嫔妾先谢过娘娘了。”兰贵人起身对着若幽福了福。

“奴才参见温贵妃娘娘、见过兰贵人。”齐远进殿行礼。

“起吧,”若幽放下茶盏,“先给兰贵人瞧瞧。”

“是。”齐远走到兰贵人身前,“请贵人伸出手腕。”自药箱中拿出丝帕放在兰贵人手腕上,这才开始为兰贵人诊脉。

齐远左右手各诊了一次,才撤下丝帕,对着若幽行了一礼,道,“娘娘,兰贵人胎像平稳。”

若幽颔首,“四阿哥有些不舒服,劳烦齐太医去瞧瞧吧。”

“是。”齐远收拾好东西,便躬身告退了。

“既然兰贵人的胎无虞,如此,本宫也就放心了。”若幽淡淡一笑。

“让娘娘费心了。”兰贵人摸摸略有些凸起的肚子,平心而论,自打她有孕,若幽这个握有大权的贵妃确实是对她多有照顾,不论是因着什么,她都是记着的。

“嫔妾瞧着,娘娘消瘦了不少,可是身子有什么不适?”兰贵人思付间瞧了若幽半响,开了口。

若幽摸摸自己的脸蛋,“是瘦了些,天气太热,没什么胃口。”

“虽说苦夏,娘娘还是要保重自己的身体。”

“本宫晓得的。”若幽点点头,“可有去‘松鹤清樾’?太皇太后可是一直挂念着你呢。”

“嫔妾去给太皇太后请过安了,知晓嫔妾要来给娘娘请安,还让嫔妾给娘娘带了不少的赏赐呢,刚刚的那些东西嫔妾也算是借花献佛了。”兰贵人掩唇笑道。

“你也是个狭促的。”若幽也笑道,“你怀着身子,早些回去吧,太阳大了也不好走。”

“多谢娘娘体恤,嫔妾制了些酸甜的小食很是开胃,晚些时候给娘娘送些来,娘娘试试看。”

“好。”若幽颔首。

“嫔妾告退。”兰贵人福了福身,离开。

片刻后,齐远自后堂进入,“奴才参见娘娘。”

“嗯。”若幽示意齐远起身。

让齐远去给胤禛诊脉也不过是做给兰贵人看罢了。

“娘娘,兰贵人的胎的确是无虞了,但是母体已有亏损之兆了,想来这段时间定是服用了大量的大补之物用来固胎。”齐远压低声音道,“此时已到最佳时机了。”

若幽摸摸腕间的白玉镯,良久,“如此,明日你便随本宫一同去‘松鹤清樾’吧,有些事还是需要上禀太皇太后的。你,好好准备准备吧,到时莫要露了怯才好。”

“奴才明白。”齐远抬头望了若幽一眼,略有些迟疑道,“娘娘可是身有不适?奴才瞧着您的脸色不大好。”

“无碍,不过是前几日连着侍寝折腾的晚些加之昨儿个夜里又有些没睡好,休息、将养两日便好了。”若幽有些恹恹道。

“娘娘还请保重身子。”齐远行了一礼,“那奴才就先行告退了。”

若幽挥挥手,齐远后退两步,转身离去。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