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温元皇后传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温元皇后传是愿一世繁华的经典作品。她是“彼岸圣手”,左手杀了人左手救孩子,一场出乎意料,居然很狗血的剧情的回到了了被穿成了筛子的在清朝,是的,是的,是康熙的那个在清朝,表示若幽只想翻个白眼。“额娘,皇阿玛来了”某不不靠谱儿子幸灾乐祸,“嗯,关门歇业放小白”,某小白挠墙“偶是白虎,是神兽”。“嗷……”。到了山庄中规矩相对较大,后宫的女人们总体也处于相对合谐的状态,连着月余都是风平浪静的悠闲惬意日子。美美地歇过晌,若幽与胤禛坐在岸边拔地参天的群树下,这是由数株合欢树共同组成的树群,非常大繁茂且枝桠种类繁多的树干、树枝相互交叉行成了一个占地面积不小的半树屋,夏日里里美美地歇过晌,若幽与胤禛坐在岸边拔地参天的群树下,这是由数株合欢树组成的树群,巨大茂盛且枝桠繁多的树干、树枝交叉形成了一个占地不小的半树屋,夏日里这树屋极为凉爽,由于外围还种着香樟树,也免受了蚊虫的侵扰,简直是避暑胜地。。...

温元皇后传小说-第三十八章全文阅读

到了山庄中规矩相对较小,后宫的女人们总体也处在较为和谐的状态,一连月余都是风平浪静的惬意日子。

美美地歇过晌,若幽与胤禛坐在岸边拔地参天的群树下,这是由数株合欢树组成的树群,巨大茂盛且枝桠繁多的树干、树枝交叉形成了一个占地不小的半树屋,夏日里这树屋极为凉爽,由于外围还种着香樟树,也免受了蚊虫的侵扰,简直是避暑胜地。

吃着由十余种水果制成的冰沙,两个小宫娥在一旁弹琴吹箫,听着小曲儿、吃着凉丝丝的下午茶,真真是好不惬意。

母子两个正享受着美好的下午时光,素心上前行了一礼,“主子,出事了。高常在小产、昔常在(有孕后晋了常在)动了胎气。”言罢便退到了一旁。

若幽放下手中的银匙,用帕子沾沾嘴角,温和地对胤禛道,“禛儿,额娘有事要去处理,你先去描大字吧。”

“外面日头足,额娘小心些,莫要中了暑气。”胤禛想了想,“素心姑姑,记得给额娘撑伞。”

“好好,我的小管家,额娘知道了。”若幽笑着摸摸胤禛的小脑袋,“额娘去去就回。”

若幽穿了上好的蝉翼纱所制的旗装,内里穿的是冰蚕丝所制的里衣,炎炎夏日很是清凉,再加上若幽本就不是个爱出汗的,因而到了“梨花伴月”(恭妃、高常在、昔常在居所)也未出汗。

原本恭妃是在孝庄处,陪孝庄说话,宫人来报高常在、昔常在出事,孝庄便让恭妃回去了,不过两个低位嫔妃,还不至于让孝庄出面。

由于有孕出事的二人都与恭妃同住一处,恭妃也不免有些头大,因而一得了消息便着人禀报了避暑山庄中暂时的后宫管理者——若幽。

听到宫人的通报,恭妃急急忙忙自银梨斋(高常在所在的院子)出来,给若幽行礼,“臣妾参见温贵妃娘娘。”

“恭妃姐姐不必多礼。”若幽扶起恭妃。

“娘娘可来了,”恭妃舒了口气,缓缓道,“昔常在受了惊吓,刚喝了安神汤睡下了,娘娘不如先去看看高常在?”

若幽点头,“也好。”

甫一打帘进屋,一股夹杂着血腥的湿热之气便扑面而来,若幽皱了皱眉头,环顾一周,只见外殿的门窗具都紧紧闭合,这外殿都已如此闷热,内室岂非如同在蒸桑拿?

“你们几人去把外殿的所有门窗都打开。”若幽对着最近的几位宫人下令。

几人互相对视一番,“娘娘,这........“,终是未有所动。

若幽看了恭妃一眼,淡淡轻笑一声,“素心,去把窗子都打开。”,“福来,把这几人拉出去,杖责二十,送到浣洗上吧。”

“温贵妃娘娘,这处罚重了些吧,如今.......”自己手底下的人受罚被贬,恭妃这个一宫主位面子上也不好看。

“哦?恭妃这样认为?本宫乃是正一品的贵妃,这几个宫人见了本宫便是连一声问好都未曾有过;本宫如今奉太皇太后、万岁爷之令暂摄避暑山庄各景、各院之事,便是恭妃你身边的大宫女本宫也是使唤的动的,这个几个最高不过二等宫女,如何便可无视本宫之言,如此目无尊卑、以下犯上,恭妃,你说说,本宫应该怎么罚?”若幽也不待恭妃回话,便转身向内室走去。

恭妃站在原地,明明是平平淡淡的语气却为何无端端地让人脊背发凉?恭妃望着若幽的背影,看来这位贵妃娘娘也是个厉害的呢。

来到内室,众人见到若幽,齐齐行礼,“奴婢(奴才)参见温贵妃娘娘。”

“都起来吧。”若幽来到床边看了看已经昏迷的高常在,“高常在如何了?”

“回娘娘的话,小主已经小产,奴婢等人正在为小主擦拭换衣,还请娘娘移步外殿。”高常在的大宫女上前回话。

若幽颔首,对着一旁的王太医道,“你随本宫出来。”

“是。”王太医行了一礼,跟在若幽身后出了内室。

外殿的湿热已经散了很多,有穿堂风轻轻吹过,便觉整个人都精神了几分。

“说吧。”若幽在上首的圈椅坐定。

“回娘娘的话,高常在小主已有身孕近两月,然小主本就体虚,一路奔波疲惫加之天气炎热进些凉食,胎像便有些不稳,奴才问过小主身边的宝娟姑娘,小主之前便有过见红,只是当时以为是小日子来了,便没有注意。今日小主滑到,摔倒了腹部,这才导致了小产。况且便是胎像稳妥,如此重重一摔只怕腹中胎儿也是难保呐。”王太医叹息道,“不过,高小主还年轻,调养些日子,待身体恢复了,日后还会有身孕的。”

“黄太医,昔常在那边如何?”了解了高常在这边的情况,若幽又问起了昔常在。

自打数日前昔常在身子不舒服请了太医,诊出有孕,便是黄太医负责昔常在的胎。

“回娘娘的话,昔常在小主受了些惊吓,但身体底子好,只是胎像略有些不稳,休息两日便好。”黄太医行了一礼,躬身道。

“昔常在这边你要好好看顾着,要确保龙胎无虞。”若幽端起茶盏轻抿一口。

平淡的言语却是透着莫名的压力,黄太医擦擦额头上的汉,恭敬道,“奴才定会尽力保得小主与皇嗣康健。”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