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温元皇后传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温元皇后传是愿一世繁华的经典作品。她是“彼岸圣手”,左手杀了人左手救孩子,一场出乎意料,居然很狗血的剧情的回到了了被穿成了筛子的在清朝,是的,是的,是康熙的那个在清朝,表示若幽只想翻个白眼。“额娘,皇阿玛来了”某不不靠谱儿子幸灾乐祸,“嗯,关门歇业放小白”,某小白挠墙“偶是白虎,是神兽”。“嗷……”。齐远还未走,素颜便送回了关于“梦华”调查结果的以及最新消息。“梦华”是本朝一个叫做“郎夜”的小国的皇室秘药,其味似一种西方之花——熏衣草之香、香气浓厚,再后来郎夜国被灭,皇室仅余一子一女因外出游历四方躲过一劫流落异乡民间,从此踪迹未明。左右七年前,曾有人在西“梦华”是前朝一个叫作“郎夜”的小国的皇室秘药,其味似一种西方之花——薰衣草之香、香气浓郁,后来郎夜国被灭,皇室仅余一子一女因出外游历躲过一劫流落民间,自此下落不明。。...

温元皇后传小说-第三十七章全文阅读

齐远还未走,素颜便带回了关于“梦华”调查的最新消息。

“梦华”是前朝一个叫作“郎夜”的小国的皇室秘药,其味似一种西方之花——薰衣草之香、香气浓郁,后来郎夜国被灭,皇室仅余一子一女因出外游历躲过一劫流落民间,自此下落不明。

大约七年前,曾有人在西北自一号“镜花真人”的道士处得到过“梦华”,之后不久便有一富商死于“梦华”,但这位神秘的“镜花真人”却是无人知晓。

听到这儿,若幽看了齐远一眼,“你接触的‘梦华’可是此‘梦华’?”

齐远表情有些凝重,“回娘娘,是的,七年前恰巧我与师父前往西北甘宁寻找一味草药,回程途中偶然听闻富商一直身体健壮却突然虚弱而亡,便前去查探,我师父经过认真研究方才确认,而且除了富商,他的一干妻妾儿女也都中了“梦华”,富商暴毙没多久,他最喜爱的侧室也随之而去。”

“富商平日便喜爱喝参茶,暴毙前一月得了两千年的紫参王以及极品鹿血,富商连续数次使用二者配以雪莲、灵芝等补药炖煮食物,大补之物刺激了药性,加快了富商透支最终导致死亡;他的侧室也差不多,平日里恃宠生娇,血燕、阿胶日日有,参茶更是时时喝,参王自然也分了不少,因而很快便也去了。”

“你们当时可推算了那富商中毒到死亡大概用了多久吗?”若幽摸摸腕上的白玉镯,沉思许久问道。

“大约三个月。富商体内的‘梦华’极为厉害,若说兰小主体内的是一,他的便是一千甚至更多。”

“嗯,”若幽点点头,“好了,你接着说吧。”

“是。其余便是富商之妻以及嫡出的两位少爷、一位小姐和暴毙侧室的女儿中毒最深,我和师父最终也没能救回他们,其余人倒是被救了回来,只不过身子是坏了,以后要常年与药石为伴了。”齐远也不免有些唏嘘,好好的一个家就这样败了。

这毒倒是厉害,若幽也是有些咂舌。

“行了,外边儿太阳也大了,你早些回吧,莫要中了暑气。”若幽问到了想要的,让人给齐远备了遮阳的伞,也就不多留人了。

“是,奴才谢娘娘体恤,奴才告退。”齐远打了个千儿,便离开了。

待齐远离开,若幽对素颜淡淡道,“行了,人都不在了,接着说吧。”

素颜摸摸鼻子,笑了笑,又略有些严肃道,“是,主子。据风七传回来的消息,大约六年前,索额图大人曾在广州任职时,自一商户手中大量购买了一种产自西方的香粉,此种香粉香气浓郁、有安神之效,回京后,赫舍里五格格也就是僖嫔娘娘很是喜爱,讨要了不少,便是如今也一直在用此种香气的香粉膏脂。”

若幽回忆了一下用指头可以数过来的、与僖嫔的碰面,僖嫔身上的确有一种淡淡的、似曾相识的香味,由于味道太淡,以前便也没放在心上,如今想来确是薰衣草的味道无疑了。

不过,若幽摸摸白玉镯,僖嫔为人绝不是表面上看起来的有些骄横跋扈的性子,否则索额图也不会将她送入宫中,赫舍里氏嫡脉适龄的女子可是有好几个呢,僖嫔并不是最优秀、最得宠的那一个,如此便是几位适龄格格中心机、城府极适合宫中的了。

这样一个厉害的角色,又怎会用破绽如此明显的法子,灯下黑么?若幽摇摇头,不会,聪明人做事绝不会如此简单的。

“素颜,查查宫里的人。”

“主子,您是觉得僖嫔娘娘.......”素颜望了若幽一眼。

“这一切都太过明显、太过顺利,事出反常必有妖,去查查吧。”

“是,奴婢明白了。”素颜郑重道。

“宫中不比外面,一切行事要小心,莫要暴露出来,如今还不到时候。”若幽顿了顿,笑道,“本宫如今也是变得啰嗦了不少,行了,去吧。”

素颜却是未曾离开,而是向若幽行了一礼,笑嘻嘻道,“主子,还有个消息。宜妃娘娘生了,是个小阿哥。”

“哦?这可是个好消息,你下去准备准备,礼要比平时厚上三分,洗三定是赶不上了,满月时将本宫的贺礼呈上便是了。”若幽笑着,有两个儿子,这可是如今宫里的头一份,宜妃的底气可是足了不少,不过孩子生下来养不大的也不在少数,虽然好像历史上的九阿哥胤禟蹦跶了挺久,如今却也还是留个心眼的好,念及此,若幽又道,“给宜妃捎个信让她小心着点,也让宫里的人盯着点,别让小阿哥着了道。”

“是。”素颜这才转身告退。

室内一时只余若幽轻轻的扣桌之声。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