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温元皇后传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温元皇后传是愿一世繁华的经典作品。她是“彼岸圣手”,左手杀了人左手救孩子,一场出乎意料,居然很狗血的剧情的回到了了被穿成了筛子的在清朝,是的,是的,是康熙的那个在清朝,表示若幽只想翻个白眼。“额娘,皇阿玛来了”某不不靠谱儿子幸灾乐祸,“嗯,关门歇业放小白”,某小白挠墙“偶是白虎,是神兽”。“嗷……”。若幽去向两宫皇太后覆命,听闻兰贵人有孕,当属孝庄最开心,立即便拨了平时里特意给她看诊的刘太医去看顾兰贵人,又封赏了好些东西,太后自然而然是跟随封赏了不少,毕竟若幽这个报信的人的也顺便沾了光,得了好些东西。从“云鹤清樾”出,若幽又带着人去了“烟波从“松鹤清樾”出来,若幽又带着人去了“烟波致爽”,恰好康熙在批折子,李德全来报若幽求见时,康熙还诧异了一下,这可是若幽第一次主动来见他呢。。...

温元皇后传小说-第三十五章全文阅读

若幽去向两宫皇太后复命,听闻兰贵人有孕,当属孝庄最高兴,当即便拨了平日里专门给她看诊的刘御医去看顾兰贵人,又赏赐了好些东西,太后自然也是跟着赏赐了不少,当然若幽这个报信的也顺带沾了光,得了好些东西。

从“松鹤清樾”出来,若幽又带着人去了“烟波致爽”,恰好康熙在批折子,李德全来报若幽求见时,康熙还诧异了一下,这可是若幽第一次主动来见他呢。

康熙赶紧叫人将若幽宣了进来。

“臣妾参见万岁爷。”若幽福身行礼。

“爱妃请起,坐吧。这个时候爱妃来见朕可是有事?”康熙边喝茶边直接问了出来。(好吧,直男,不会拐弯)

若幽并未落座,淡淡一笑,对康熙道,“恭喜万岁爷,兰贵人有了一个多月的身孕了。”

闻言,康熙喝茶的动作顿了一顿,“此话当真?”

“臣妾带了给兰贵人把过脉的齐太医来,万岁爷不如问问齐太医?”

“不必了,既是齐太医确诊的,想来是不假,朕相信你也相信齐太医的医术。”康熙笑着道。“海氏是西林老太君独孙女,如今有孕,想来皇祖母也很是高兴吧。”

“是,皇祖母派了刘御医看顾兰贵人的胎。”若幽恭敬答道。

康熙略略思索了一会儿,冲外面道,“梁九功。”

“万岁爷。”梁九功入得屋内,打了个千。

“传朕旨意,兰贵人海氏孕育皇嗣,自即日起享嫔位份例,赏花素绫十匹、蜀锦八匹、云锦五匹、流光锦三匹、妆花缎两匹、宝石石榴树一座、珐琅花瓶一对、黄金百两。另外,告诉兰贵人,待她诞下皇嗣,不论是公主还是阿哥,朕都将封她为‘兰嫔’,朕晚些时候去看她。”

“嗻,奴才这就去。”梁九功领了旨便离开了。

“信儿臣妾带给万岁爷了,万岁爷政务繁忙,臣妾便不打扰了。”若幽见梁九功离开,自己的任务完成了,便打算行礼告退。

“今儿个辛苦爱妃了,李德全去把那天青色的软烟罗以及那个琉璃花樽拿来给你贵主子带回去。”康熙倒也没有挽留,给了若幽些赏赐。

“臣妾谢万岁爷,”若幽行了一礼,“臣妾告退。”

“今年一共得了十匹软烟罗,五匹秋香色的、三匹松绿色的、两匹天青色的,秋香色的万岁爷给了太皇太后,松绿色的给了太后,剩下的都给了您。”将软烟罗递给素心,李德全低声对若幽道。

“多谢李公公告知,万岁爷的心意本宫明白了。”若幽颔首道。

“那奴才便去向万岁爷复命了,娘娘慢走。”李德全躬身。

回了“云帆月舫”,若幽便让齐太医为自己、胤禛切了脉。

“如何?”虽然自己也会医术但自己的医术来自现代,而素沁这个用毒的行家,到底年纪小、阅历不够丰富,至少像“梦华”她们二人均是未曾听过,还是谨慎一点的好。

“回娘娘,您与四阿哥身体康健。”齐太医顿了顿,“娘娘与这位姑娘都坡通医理,若遇到奇毒,便是未曾见过,也会有所察觉的,无色无味的珍奇之毒,便是奴才的师父也是从未听闻的。”

(齐太医师传神医天山老人,是神医的关门弟子,此秘密只若幽与几个“素”知道,也算是齐太医的投诚)

“以后还请齐太医每半个月请一次平安脉吧,这样本宫也能安心些。”有些事还是要防患于未然的好。

“是,奴才会按时来给娘娘和阿哥请平安脉的。”

屋子里一时静默。

“齐远,若是想要保住兰贵人,你可有法子?”

“这.......”齐太医思虑了一会儿,才开口,“把孩子流掉再休养一年,便不会有大碍了。”

“若是大人孩子都要保呢?”

“如此,奴才曾听闻有一神物名唤‘雪山冰蟾’,可以将中毒之人的毒吸入它自己的身体之中,由此可解奇毒,此为上上之法。不过,这样的神物奴才也只在祖上传下来的手札中提到过。”

听了小齐太医的描述,若幽莫名觉得有些耳熟,想了想之后,突然灵光一闪,“你口中的‘雪山冰蟾’可是约莫拳头大小、通体晶莹呈淡蓝色的.......蛤蟆?”

这回小齐太医震惊了,“娘娘见过?”

若幽点点头又摇摇头,“如确实那般样子,也算是在机缘巧合下见到过吧。”记不清是哪部影视作品中的一幕了,只记得通体透明的蓝色蛤蟆变成了紫黑色。

小齐太医:........娘娘,您老真厉害,奴才给您比大拇指。

“此法不可行,还有其他之法?”若幽出声打断了神游的小齐太医。

“灵貂之血、万年天山雪莲,”说着小齐太医也有些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那个,以毒攻毒?胎儿可能不保;换血?大小可能都不保.......”

“若是用‘蛊’呢?”若幽突然道。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