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温元皇后传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温元皇后传是愿一世繁华的经典作品。她是“彼岸圣手”,左手杀了人左手救孩子,一场出乎意料,居然很狗血的剧情的回到了了被穿成了筛子的在清朝,是的,是的,是康熙的那个在清朝,表示若幽只想翻个白眼。“额娘,皇阿玛来了”某不不靠谱儿子幸灾乐祸,“嗯,关门歇业放小白”,某小白挠墙“偶是白虎,是神兽”。“嗷……”。“素颜,你去请齐太医,再看一看除了哪位太医也在,便连同请到‘金莲映日’吧。“若幽对素颜盼咐道。(兰贵人与牛贵人、魏佳常在、昔答应下来住在“金莲映日”)若幽与荣妃到了兰贵人所住的“金莲映日”的莲香阁正屋,止了宫人情况通报,打了帘子进来,抬头一看兰贵人面色苍(兰贵人与牛贵人、魏佳常在、昔答应住在“金莲映日”)。...

温元皇后传小说-第三十四章全文阅读

“素颜,你去请齐太医,再看看还有哪位太医也在,便一并请到‘金莲映日’吧。“若幽对素颜吩咐道。

(兰贵人与牛贵人、魏佳常在、昔答应住在“金莲映日”)

若幽与荣妃到了兰贵人所住的“金莲映日”的莲香阁正屋,止了宫人通报,打了帘子进去,只见兰贵人面色苍白地躺在床上。

兰贵人看到若幽于荣妃进屋便掀开了锦被想要下床行礼。

“兰贵人不必起身了,你身子不好,躺着就是了。”若幽制止了兰贵人,“本宫与荣妃听闻你身子不适,便来看看,你不必有其他想法。”

“嫔妾,多谢二位娘娘。”兰贵人苍白一笑。

不多时素颜便进了屋子,行礼一礼道,“齐太医与莫太医到了。”

“让他们进来吧。”若幽淡淡道。

“奴才参见温贵妃娘娘、荣妃娘娘、兰贵人小主。”两位太医进屋后低着头跪地行礼。

“起吧,去给兰贵人看看。”若幽端起茶盏轻轻抿了一口道。

莫太医已经在太医院待了十几个年头了,比较擅长妇科,医术也还是不错的,但是由于为人耿直且并未投靠任何一方势力因此日子过的并不怎么好,到了现在也不过是个正七品的太医,齐太医年轻有为加之有若幽明里暗里地扶持,如今已经是从七品的太医了。

目前太医院设置:院正一人,官阶正四品;院使一人,官阶从四品;左右院判各一人,官阶正五品;各科(共一十三科)医正一人,官阶正六品;太医二十五到四十人,根据医术、年龄等分为七品、八品,为方便行医,每位太医配置正九品医女一人、从九品吏目一人;另有专为皇帝、太后服务的御医两人,俸禄同院使。

莫太医先为兰贵人切了脉,之后又切了一次,离开示意齐太医上前切脉,待齐太医也切过脉后,二人对视一眼,莫太医对若幽和荣妃作揖道,“回禀两位娘娘,兰贵人小主已有月余身孕,但一路舟车劳顿,胎像有些不稳。”

若幽看了齐太医一眼,齐太医微不可查地点点头。

“胎像不稳?可有小产的迹象?”荣妃挑眉,这兰贵人运气可真不错,不过侍寝了两次便怀上了。

兰贵人也是有些担心,目光灼灼地看向莫太医。

“回娘娘的话,兰贵人小主虽胎像不稳,但并无小产迹象,小主身体底子不错,修养数日再喝些安胎的汤药,便无大碍了。”

若幽放下茶盏,用帕子沾沾唇角,淡淡道,“既如此,这段时间兰贵人这边莫太医便费费心吧,务必要保证龙胎无虞。”

“是,奴才遵旨。”莫太医叩首道。

“荣妃姐姐陪兰贵人说说话吧,本宫要去向太皇太后、皇太后那里复命、还要和皇上去禀报这个好消息,便不多留了。”若幽自椅子上起身,淡淡道。

“臣妾(嫔妾)恭送温贵妃娘娘。”

齐太医也行礼告辞,“那奴才便也告退了。”

荣妃颔首。

“金莲映日”旁小路上,“奴才参见贵妃娘娘。”

“随本宫去一趟‘松鹤清樾‘吧。“若幽看了齐太医一眼。

“是。”齐太医躬身。

若幽扶着素心的手,慢慢走在宽阔的石桥上,“兰贵人如何?”

“兰贵人情况却如莫太医所言,但依奴才看来她曾接触过‘梦华’,这是一种会透支人的精力使人逐渐虚弱的珍奇香毒,产自西域,若非奴才曾经跟着奴才的师傅诊治过此毒后来又研究了许久,怕是也不会发现。“齐太医略有些沉重道。

“兰贵人可严重?会如何?”若幽轻轻皱眉。

“依脉相来看应该兰小主只接触了一点点,若是再过个半年便不会有任何问题,如今,兰小主有孕,定会大量进补,补品会催化她体内的‘梦华’,养分大量供给胎儿,母体会逐渐虚弱,最终........”

最终会怎样,呵,在没有剖腹产手术的时代,腹中巨婴、母体孱弱,只会一尸两命。

若幽捏捏手指,“依你看,这毒她是什么时候接触的?”

“应还不到一年,大约去年八、九月份吧。”齐太医思索了许久给出了答案。

八、九月份,那不就是去年在畅春园之时吗?康熙曾一连五天宿在海氏(兰贵人)处,是谁出了手?佟佳氏?

不对,佟佳氏去年没有去畅春园,荣妃也没有去,有这样实力、手段又去了的,惠妃、宜妃、乌雅氏、肃贵人、博尔济吉特氏庶妃?不对不对,还有一个人,赫舍里氏僖嫔,当年是以庶妃的身份跟着去的,作为赫舍里皇后死后赫舍里氏后宫的唯一一人,她也是有可能的,姐姐所中之毒,不也有她赫舍里氏的份吗。

“‘梦华’除了你,宫中可还有其他人能看得出来?”若幽心思转了数转,面上却是不显。

“回娘娘的话,此毒稀有,且兰贵人中毒极浅,若非接触过此毒者断不会发现。”齐太医郑重道。

“既是如此,除了本宫对谁都不要提起关于‘梦华’的只字片语。”若幽回首看了一眼齐太医。

“是,奴才明白。”齐太医低声应是。

(齐太医:要不是你是我主子,我才不会告诉你呢,这宫中,娘娘们的世界太复杂,唉。)

“素颜,你回去看看四阿哥可回了‘云帆月舫’。“若幽停下对着跟在身后与齐太医一并前行的素颜道。

“是,主子。”

究竟是谁,查查不就知道了吗?

这后宫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若幽的唇畔缓缓勾起一个弧度。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