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温元皇后传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温元皇后传是愿一世繁华的经典作品。她是“彼岸圣手”,左手杀了人左手救孩子,一场出乎意料,居然很狗血的剧情的回到了了被穿成了筛子的在清朝,是的,是的,是康熙的那个在清朝,表示若幽只想翻个白眼。“额娘,皇阿玛来了”某不不靠谱儿子幸灾乐祸,“嗯,关门歇业放小白”,某小白挠墙“偶是白虎,是神兽”。“嗷……”。四月初八,经了十二天的漫长的旅程路程,大部队终于等到到达了承德。终于等到回了陆地上,若幽觉得自己就像复活了一回,没办法,但是若幽了在这里生活……了十多年,但坐马车的最低纪录也是四个多小时,而如今口气坐了十二天,整个人都快颠散了架了,啊好怀念坐高铁、坐终于回到了陆地上,若幽感觉自己就像重生了一回,没办法,虽然若幽已经在这里生活了十几年,但坐马车的最高纪录也就是四个多小时,如今一口气坐了十一天,整个人都快颠散架了,真是好怀念坐高铁、坐飞机的年代呀,分分钟到达。。...

温元皇后传小说-第三十二章全文阅读

六月初六,经过了十一天的漫长路程,大部队终于抵达了承德。

终于回到了陆地上,若幽感觉自己就像重生了一回,没办法,虽然若幽已经在这里生活了十几年,但坐马车的最高纪录也就是四个多小时,如今一口气坐了十一天,整个人都快颠散架了,真是好怀念坐高铁、坐飞机的年代呀,分分钟到达。

孝庄住在了“松鹤清樾”,太后住在了与孝庄紧邻的“风泉清听”,康熙自然是住了“烟波致爽”。

若幽住在了“云帆月舫”,“云帆月舫”在如意洲金莲映日西面、如意湖边,是一座面北的二层船形楼阁,下层是船形舱室,上层为楼。东西宽一间,南北长七楹,楼阁周围有石栏环绕,前面是波平如镜的湖面,楼阁仿佛是停泊湖边的一条画船,给人以无尽的暇想,这也是山庄惟一的一座船形建筑。

高高的楼阁倒映水中,与水中悠悠白云的影子交杂颤动,月明之夜,月影和楼影在湖水中混融为一体,船楼颇有在白云明月之间穿行飘浮的感觉,因此康熙题为“云帆月舫”。

这是若幽第一次来,康熙给了若幽一个恩典,允许若幽自己挑地方,若幽便选了此处,除了因为此处离中心区域较远安静、以前也无人在此居住,以及给人以远离尘嚣之感,更重要的是若幽并不想和他人同住一处,这独一座的船坊结构的建筑,自然也仅供一人居住。

素心、素颜领着一众宫人进进出出的收拾东西,若幽带着胤禛坐在湖边的大树下,“这些日子累坏了吧,一会儿先去简单沐浴,之后用过午膳好好地睡上一觉,晚上再泡个舒舒服服地热水澡。”

“额娘,儿子不累,倒是额娘瞧着脸色不大好。”胤禛摇头表示自己不累,只是略有些担忧地看着若幽。

“额娘呀,睡上一觉就好了。”若幽摸摸胤禛的小脑袋。

(胤禛:为什么朕觉着额娘特别喜欢摸朕的脑门?)

(若幽:直觉不错,这叫摸头杀,乖,再让额娘摸摸。)

(胤禛:........额娘,求放过.........)

“喜欢这里吗?”若幽换了话题,省得自家早熟的儿子再担忧地望着自己。

“嗯,这里很美,像在画中一样。”平心而论,康熙年间修建的避暑山庄中,除了“石矶观鱼”、“云容水态”,就属这里最得他的心了,因此在前世,云帆月舫他从未赐给过他人居住。

“喜欢就好,我们要在这里住上一个夏天呢。”若幽笑着道。

“只是,这里虽然景致好,却是有些偏远了,儿子记得永寿宫离乾清宫很近的。”胤禛还是有些疑惑的。

闻言若幽愣了一瞬,望着远处的湖面,幽幽道,“禛儿,你可知人与人之间最远的距离是什么吗?”

“儿子曾听人说过,这世上最远的距离莫过于天涯海角。”

”呵呵,“若幽淡淡一笑,在胤禛听来却莫名有些伤感,若幽收回视线,看着胤禛的眼睛认真道,“这世上最远的距离不是天涯海角也不是阴阳相隔,而是我就在你眼前,你却对我熟视无睹。距离从来都不是问题不过是借口罢了,你皇阿玛若真有心,别说是隔着这湖了,便是隔着这整个山庄,他也回来的,就如同在永寿宫,便是离得最近,他去了别宫,又能如何?”

说到这里,若幽顿了顿,“禛儿,唯心而已。额娘.......“若幽原本想对胤禛说要“真心相待”,后来突然想到胤禛的身份又打住了,九五至尊、封建帝王,唯真心太难。“额娘希望你能一切顺心。”

“是,额娘,儿子明白,不过额娘也不必感伤,儿子会好好孝顺额娘的。”胤禛郑重点头,额娘是希望自己能有一个两心相知的女子吧,对比曾经乌雅氏的做派,这才是亲额娘。

看着胤禛小大人的模样,若幽被逗笑了,点点胤禛,”小孩子家家的,能明白什么,好好吃喝玩乐就行了。“

胤禛:就知道,额娘,你老这样破坏气氛真的好吗?为什么就不能让朕再多感动一会儿?

这次出行,若幽带上了做得一手好菜的素沁,考虑到众人奔波劳累,因此午膳的口味偏清淡些,胤禛倒是很满意,若幽却是有些幽怨:好想吃辣,素沁看着主子的表情,不觉好笑,“主子,晚上给您上道辣子鸡丁,中午就清淡些吧,您得缓缓。”

“才一道?怎么着也得来个两三道吧!”若幽炸毛。

“素沁姐姐,我看额娘的火气有些大,不如换成荷塘月色吧。”胤禛给若幽盛了一碗汤,笑着开口。

“你们?”看胤禛坚持的样子,若幽悻悻喝汤,“辣子鸡丁就辣子鸡丁吧。”

(若幽气鼓鼓:一群坏人,就知道欺负本宫!

(胤禛顺毛:额娘乖,火气下去了,就可以吃啦。)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