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温元皇后传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温元皇后传是愿一世繁华的经典作品。她是“彼岸圣手”,左手杀了人左手救孩子,一场出乎意料,居然很狗血的剧情的回到了了被穿成了筛子的在清朝,是的,是的,是康熙的那个在清朝,表示若幽只想翻个白眼。“额娘,皇阿玛来了”某不不靠谱儿子幸灾乐祸,“嗯,关门歇业放小白”,某小白挠墙“偶是白虎,是神兽”。“嗷……”。实际上,自元宵节后,也不知道是谁透着康熙准备大封六宫的消息,宫中便就了暗流汹涌,有抱负、想升迁的自然就了各方打探、到处活动。有前去慈宁宫奉承孝庄的,也有没事儿往乾清宫给康熙送汤水的,更有甚者除了去寿康宫给太后问安打招呼的,没几日慈宁宫与宁有前往慈宁宫巴结孝庄的,也有没事往乾清宫给康熙送汤汤水水的,甚至还有去宁寿宫给太后请安问好的,没几日慈宁宫与宁寿宫便便以太皇太后、皇太后身子不适,免了各宫的请安;康熙也下令,后宫嫔妃如无召,不准前往乾清宫惊扰圣驾。。...

温元皇后传小说-第二十五章全文阅读

其实,自正月十五之后,也不知是谁透出康熙打算大封六宫的消息,宫中便开始了暗流涌动,有抱负、想要升职的自然开始了多方打听、四处活动。

有前往慈宁宫巴结孝庄的,也有没事往乾清宫给康熙送汤汤水水的,甚至还有去宁寿宫给太后请安问好的,没几日慈宁宫与宁寿宫便便以太皇太后、皇太后身子不适,免了各宫的请安;康熙也下令,后宫嫔妃如无召,不准前往乾清宫惊扰圣驾。

十五之前,康熙好歹还和有头有脸的嫔妃们用过膳,十五之后,康熙则是再没进过后宫,这让一众打算吹枕头风的嫔妃们落了空。

于是,后宫的女人们又开始使出御花园偶遇、小路偶遇等见驾手段,当然自然也是少不了陷害竞争对手的手段了,不过这些都存在于低位的嫔妃之中,高位的嫔妃海氏相对比较淡定的,像恭妃、端嫔、敬嫔等人是知道大概也没自己什么事,像惠嫔、宜嫔等有皇子傍身的人则是觉得康熙肯定是不会落下自己,不过随着康熙久久不入后宫,也难免有些躁动不安,但总体上还是沉得住气的。

至于若幽,心态则是和恭妃她们差不多,不是觉得没什么希望,而是若幽知道,这次晋封,自己最最最次了也是一个妃位,正常来说应是贵妃位,所以也没什么好担心的,该吃吃、该睡睡、该带孩子带孩子,一切如常。

若幽成为后宫两大贵妃之一,虽说若幽入宫时日不长,但膝下有皇子,论地位可是丝毫不比明贵妃佟佳氏差,但若幽一向不爱掐尖,因此明面上也还是以佟佳氏为尊。

成为后宫妃嫔的第二人,宫里有的人羡慕、有人的嫉妒、自然也有人不平,但多数人都没觉着意外,毕竟之前若幽自进宫便享受着贵妃的待遇,又受太后、万岁爷器重,成为贵妃也是迟早的事。

倒是若幽自己有些意外,虽然有之前的“天花事件”,但若幽并没有想到自己会和佟佳氏平起平坐,康熙应该会让自己低佟佳氏一格,按照若幽的设想,自己是无封号的贵妃,佟佳氏应当是会赐一个封号。

因此,接到圣旨时,自己成为有封号的“温贵妃”,若幽还小小的懊恼了一番,自己成为了有封号的贵妃,那佟佳氏岂不是成为了皇贵妃,若幽有一种搬起石头了自己的感觉。

却是没想到,峰回路转,佟佳氏还是贵妃只不过是赐了封号而已,对了,还有乌雅氏没封嫔只是赐了封号,若幽真是做梦都能笑醒了,呵呵,佟佳氏、乌雅氏,咱们走着瞧!

若幽对于康熙会给她这么大的体面,虽然有些扎眼,还是很愉快地接受了,毕竟没谁愿意比别人矮一截不是?

第二日一早,若幽让素心到各宫去送晋封贺礼,对于与自己比较亲近的宜妃、布嫔、敏贵人则是加厚了几分。

还没到中午,若幽便陆续收到了众人送来的贺礼,这便是规矩:高位给低位的礼物叫作赏赐,低位给高位的叫作贺礼,送礼自然要从高位开始,低位的是不能越过高位先行送礼的。

下午,佟佳氏又病了的消息才算是传开了,便是联康熙都惊动,据说康熙特意放下手头的事,前往承乾宫探望了生病的明贵妃娘娘,也算是给佟佳氏做了脸。

当然,在康熙表态之后,若幽也派了素心带着心意并特意请了小齐太医(给胤禛看过天花)去了承乾宫,小齐太医医术好嘛,不过,明贵妃娘娘高傲地很,自然是看不上了,小齐太医就检查了一下送来的东西是否有异,便领上赏赐告退了。

(小齐太医:温贵妃娘娘,下次有这等好事还请一定要叫上奴才,走个过场就能领到五十两银子的打赏,感觉简直不要太好。)

第三日,康熙来用午膳,若幽亲自下厨给康熙做一桌子菜以作报答,这份回礼让康熙很是高兴,大手一挥,赏赐了若幽一座十二折四季风景的象牙屏风,屏风上的图景都是双面绣配以各色的金刚钻点缀,不可谓不华美呀。

饶是若幽见惯了好东西,也不禁感叹,真的是好美的屏风呀,怕是这座屏风便值万金了吧。若幽高高兴兴地向康熙行礼,“臣妾谢皇上,这屏风好漂亮,臣妾觉得臣妾还可以为皇上再做一顿,以表谢意。“

“哦?朕这万金的屏风才抵得了爱妃的一顿饭?”康熙震惊,这还是头一回有人如此光明正大的用一顿饭就换了一御赐之物。

“那个,”若幽无奈,其实她也就是一说,下厨做饭还是很辛苦的,“要不再加一顿午后点心?万岁爷,臣妾的手艺也是很难得的,御厨也不会呢!”

“行了,行了,你这狭促鬼,”康熙扶起若幽,点点若幽的琼鼻,“也就你敢和朕讨价还价,明儿个下午,朕让李德全来取点心。对了,你这屏风打算放在哪里呀?”康熙突然有些好奇,若幽会把这名贵的屏风放在哪里,这要是给了后宫那些人,估计十有八九是珍而重之地存放起来了,不过,这丫头不太按照常理出牌。

“回万岁爷,臣妾打算就放在内殿里,这样每天一醒来就可以看到,心情也会好;放在内殿里,其他人也看不到,金屋藏宝,不外如是。”若幽转转眼珠,摸摸腕间的白玉镯,笑嘻嘻道。

“爱妃这是打算把宝贝都藏到内殿去不成?”康熙闻言笑道。

“像这等珍贵的物什自然要放到内室,摆在外面太招人恨了,其他没那么稀罕的,就摆在外间了,适当的炫耀也是不错的啦,让别人好好羡慕一下,也是好的,不过估计也没多少人来臣妾这里羡慕臣妾。”若幽摊摊手,略有些无奈。

听了若幽的话,康熙道是有些疑惑了,“哦,你如今是朕亲封的温贵妃娘娘,后宫中的位份也没人能越过你去,怎会门可罗雀呢?”

“臣妾是个懒的,入宫一年了,也就和宜妃姐姐、布嫔姐姐、敏贵人能说上几句话,”若幽望着康熙,幽幽启唇,“宜妃姐姐月份大了,身子沉了,加之天气又冷,也少出来走动;布嫔姐姐也是快要生了,如今也是在自己宫中;敏贵人刚生了八公主,忙着看那水灵灵的小丫头呢,自然也是出不来了。”

“至于位份,臣妾可不敢和明贵妃比肩,虽说同为贵妃,明贵妃却是一早就入宫伴驾的,如今十几年过去了,这等资历臣妾可比不了;再说,明贵妃一直协理六宫事务,威望也是臣妾所不能及的,如此两两相较,自然要以明贵妃为尊了。“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