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温元皇后传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温元皇后传是愿一世繁华的经典作品。她是“彼岸圣手”,左手杀了人左手救孩子,一场出乎意料,居然很狗血的剧情的回到了了被穿成了筛子的在清朝,是的,是的,是康熙的那个在清朝,表示若幽只想翻个白眼。“额娘,皇阿玛来了”某不不靠谱儿子幸灾乐祸,“嗯,关门歇业放小白”,某小白挠墙“偶是白虎,是神兽”。“嗷……”。远远地,若幽便看见了出去迎接的苏麻喇姑。“而如今天气也还不天气冷,苏麻老嬷嬷怎的出了?“若幽见状握着苏麻喇姑的手往里走,没让苏麻喇姑对自己施礼,略有些心痛地抱怨。“这也不是开心吗,贵妃娘娘,您看一看,婢子的手可是热乎乎的呢。”苏麻喇姑被若幽握着手便也“如今天气也还不暖和,苏麻嬷嬷怎的出来了?“若幽上前握住苏麻喇姑的手往里走,没让苏麻喇姑对自己行礼,略有些心疼地抱怨。。...

温元皇后传小说-第二十四章全文阅读

老远,若幽便看到了出来迎接的苏麻喇姑。

“如今天气也还不暖和,苏麻嬷嬷怎的出来了?“若幽上前握住苏麻喇姑的手往里走,没让苏麻喇姑对自己行礼,略有些心疼地抱怨。

“这不是高兴吗,贵妃娘娘,您看看,奴婢的手可是热乎乎的呢。”苏麻喇姑被若幽握住手便也没行礼,笑着道。

到门口,小宫女还未打起帘子,苏麻喇姑笑着向里面道,“格格,温贵妃娘娘来啦!”

“臣妾(孙儿)参见皇祖母、皇额娘,皇祖母、皇额娘万福金安。”若幽行了大礼。

“丫头,禛儿,快起来。今儿这一身红艳艳的,喜庆又好看。”孝庄笑道。

若幽却是没有起来,又行了一礼,“臣妾谢皇祖母、皇额娘大恩。臣妾知道的,若无皇祖母、皇额娘为臣妾斡旋,臣妾何来封号?”

“这孩子,都是自家人,何必如此,苏麻,快扶你小主子起来!”孝庄却是浑不在意,唤了苏麻喇姑。

“佟佳氏既然自己想要没脸,哀家成全她就是了,别的哀家便也就算了,爪子如此肆意妄为地便伸到了皇嗣身上,哀家如不给她个教训,怕是这后宫都要返了天了。”说起佟佳氏,孝庄也是很不待见,拎不清呀。

“如今她得了教训,想来便也不敢了,皇额娘莫要生气了。”太后出言安慰道。

“罢了,这大好的日子,提她作甚。”孝庄摆摆手,“丫头,你的册封礼定在了三月初三,哀家会派苏麻去教你熟悉册封流程的。”

“皇祖母,这如何使得,苏麻嬷嬷在臣妾心中也是长辈呢。“让苏麻喇姑来当自己的教导嬷嬷,这样连赫舍里氏都没有的待遇,自己还是算了吧,免得再拉仇恨。

”有苏麻在,我才放心,行了,此时就这么定了。“孝庄拍板决定。

好吧,孝庄决定的事,就是康熙都不能反对,”是,若幽谢皇祖母。“若幽冲着孝庄福了福身,又对着苏麻笑了笑,“辛苦苏麻嬷嬷了。”

几人又东拉西扯了半天,若幽陪着孝庄和太后用过午膳,这才带着胤禛回了永寿宫。

母子两个换了居家服,舒舒服服睡了个午觉,刚用了下午茶,李德全便过来传旨,说康熙明天中午来永寿宫用膳,请温贵妃娘娘做好接驾准备。

若幽留李德全喝了茶,又给了李德全一个大红包,才让李德全回乾清宫复命。

待李德全离开后,素颜打了帘子进了殿中,“奴婢参见主子,参见四阿哥。”

“起来吧,想来今儿个后宫怕是热闹的不得了呢。”若幽摸着腕间的白玉镯子,勾唇笑道,“有什么趣事儿,给本宫说说,让本宫也乐乐。”

胤禛扶额,额娘您这看好戏的语气是怎么回事呀。

“是,主子。”素颜又行了一礼,“梁公公在来永寿宫之前,先去了承乾宫,万岁爷给佟佳贵妃赐了封号,‘明’,如今要称一声‘明贵妃娘娘’了。”

“哦?明贵妃?不是皇贵妃?”若幽狐疑问道。

“是明贵妃,不是皇贵妃,听说当时明贵妃娘娘也是不信的,还扯着梁公公问了半天呢,后来得了的肯定,梁公公又说承乾宫是第一个受到圣旨的,后面还要去给其他宫传旨,明贵妃娘娘这才放开了梁公公,不过脸色也不是很好。”素颜也觉佟佳氏好笑,不过她只是个下人还是忍住,因而换了个消息,“万岁爷晋了惠嫔、宜嫔、荣嫔、端嫔四位嫔主子的位份,如今要称呼一声惠妃娘娘、宜妃娘娘、荣妃娘娘、端妃娘娘了。”

“这么说,如今宫中是有五妃了?”这可和以前若幽看过的电视里演的不一样呀,康熙四妃——惠宜荣德,还是挺出名的。

“是呢,午间万岁爷颁了圣旨,规定后宫的位份及各位份应有的待遇,有皇后一、皇贵妃一、贵妃二、妃五、嫔七为一宫主位,在原本宫殿的基础上,东六宫增一名为“关睢宫”的宫所,西六宫增一名为“衍庆宫”的宫所。”素颜利落的将下午的最新旨意也一并说了,左右这些新的宫规也会很快就送到各宫,主子早些知道也是好的。

“主子多了,想来后宫要更热闹了,接着说吧。”若幽摸摸白玉镯子,若有所思。

“万岁爷封了赫舍里庶妃为僖嫔,赐住永和宫正殿;阿鲁特庶妃氏封了华嫔,赐住长春宫正殿;成贵人戴佳氏晋了成嫔,赐住衍庆宫正殿;布贵人晋了布嫔,赐住启祥宫正殿;通贵人晋了通嫔,赐住关雎宫正殿,再加上敬嫔娘娘,嫔主子便是有六位了,其余便是一些晋封贵人、常在了。”素颜喝了口水,缓了缓又道,“万岁爷赐了乌雅贵人为德贵人,还允了德贵人抚养阿哥和公主;晋了卫常在为良贵人,但是八阿哥仍养在惠妃娘娘膝下。”

若幽带了几分若有所思,“如此说来,乌雅氏的算盘算是落空了,虽说嫔位还空着一个,但惦记的人可是不少呢!她宫女出身,不能越级晋封,错过了这次大封,想要为妃位嫔成为主位,怕是还有的熬。”

“再说,乌雅氏一向瞧不起卫氏辛者库出身,位份也一直比卫氏的高,如今与卫氏一个位份,怕不是要呕死了。”敌人不好过,就是开心,若幽心情大好,“素心,本宫今儿个心情好,永寿宫宫人每人再多赏一个月的月钱。素颜的消息好,赏三个月月钱,本宫那副赤金铃铛耳坠也赏你了。”

话分两头,永寿宫这边欢天喜地的接赏赐,承乾宫、永和宫后殿却是一片愁云惨淡。

承乾宫,佟佳氏在知晓康熙对后宫众人的晋封后,直接吐血昏迷、人事不省了,若不是她佟国维让她带进宫的心腹嬷嬷经过事儿,还算镇定,安定了承乾宫人心,不然承乾宫还不知道要乱成什么样子。这位嬷嬷也是略通医术,愣是到了第二天下午,才着人请了太医,当然原因自然是因为明贵妃娘娘太高兴了,大喜之下身子本就还未好全,如今受不住情绪大变才病了的。

永和宫,乌雅氏在接到圣旨之后,便拧碎了一条帕子;看着僖嫔带人搬进了自己心心念念的正殿,直接又拧碎了一条帕子,不动声色地将到了喉间的腥甜吐在了新的帕子上。

但即便如此。乌雅氏也没有摔盆砸杯,更没有像佟佳氏一样召了太医,因为她不能也不敢,她可没有佟佳氏那样的底气,这口气只能硬生生地咽下,如今没能得封嫔位,又何尝不是康熙对她的警告呢?

乌雅氏告诫自己,一定要忍住,一时的失意没关系,却绝不能再失了圣心,只要康熙还是在意的,为妃位嫔甚至再进一步,都不是没有可能。“德”,这个封号,不也说明了康熙对自己还是满意的吗?

除了佟佳氏、乌雅氏,还有一人也是不怎么开心的,那便是与乌雅氏同住一宫的僖嫔。

僖嫔不开心,她本以为自己作为赫舍里皇后的妹妹,康熙怎么着也会给一个妃位吧,结果才是个嫔位,如果说她钮钴禄氏(若幽)是个妃位,便也不说什么了,嫡庶差距嘛。

可是凭什么,她钮钴禄氏能做贵妃,我赫舍里氏只能做嫔,还与个宫女出身的贱婢同居一处,真真是气煞人也!

于是,永寿宫正殿叮咣嗙啷了许久。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