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温元皇后传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温元皇后传是愿一世繁华的经典作品。她是“彼岸圣手”,左手杀了人左手救孩子,一场出乎意料,居然很狗血的剧情的回到了了被穿成了筛子的在清朝,是的,是的,是康熙的那个在清朝,表示若幽只想翻个白眼。“额娘,皇阿玛来了”某不不靠谱儿子幸灾乐祸,“嗯,关门歇业放小白”,某小白挠墙“偶是白虎,是神兽”。“嗷……”。腊月二十六二十五,一大清早素心便一脸喜色的进了内殿,向若幽行了一礼,语气欢快地道,“主子,太皇太后下旨宣老夫人、国公夫人、四夫人进宫了,玲儿姑娘刚来传旨,让主子带着四阿哥前去慈宁宫。”“哦?”若幽挑眉,“让额娘和大嫂、四嫂进宫了?”若幽记得我,这应“哦?”若幽挑眉,“让额娘和大嫂、四嫂入宫了?”。...

温元皇后传小说-第二十章全文阅读

腊月二十五,一大早素心便一脸喜色的进了内殿,向若幽行了一礼,语气轻快地道,“主子,太皇太后下旨宣老夫人、国公夫人、四夫人入宫了,玲儿姑娘刚刚来传旨,让主子带着四阿哥前往慈宁宫。”

“哦?”若幽挑眉,“让额娘和大嫂、四嫂入宫了?”

若幽记得,这应该是孝庄第一次下懿旨宣钮钴禄府的人入宫吧,为了让康熙忽视博尔济吉特氏与舒舒觉罗氏一族的姻亲关系,进而忽略若幽姐妹的部分黄金血脉,孝庄可是从来都没有对主动对舒舒觉罗氏以及钮钴禄氏有过任何亲近的举动,便是对已逝的皇贵妃钮钴禄氏也只是暗中照拂一些罢了,对若幽则表现的也不过是看在太后的面子上才亲近几分。

如此说来,这便是康熙的意思了,这是想给钮钴禄氏长脸。

这回孝庄怕是要高兴了,若幽勾勾唇,换了一件湛蓝色绣玉兰花的旗装、戴了白玉兰花首饰、披上银狐大氅,又给胤禛穿戴好,拉着胤禛便走着前往慈宁宫了。

进了慈宁宫,若幽和胤禛向孝庄福身,“臣妾参见皇祖母。”

“快起来。”孝庄和蔼道。

这次进宫,就只舒舒觉罗氏、富察氏(大嫂)和齐佳氏(四嫂)婆媳三人入宫,孩子们并未一同入宫。

舒舒觉罗氏婆媳几个也与若幽见了礼,“见过庶妃。”若幽回礼,“额娘,大嫂、四嫂。

胤禛也规规矩矩的向舒舒觉罗氏、富察氏和齐佳氏问了好。

一通行礼之后,舒舒觉罗氏拉着若幽和胤禛的手,便开心地道,“如今见了你和四阿哥都好好的,额娘真是开心。之前听说四阿哥生病,额娘真是担心坏了。”(古人不轻易把“死”挂在嘴边,认为不吉利)

“禛儿,快来让你外祖母摸摸,我们四阿哥可结实了。”若幽将胤禛拉到身边,笑道。

胤禛:朕好拒绝......

舒舒觉罗氏捏捏胤禛的小手又略略掂了掂,这才满面笑容的放开了胤禛。

孝庄摆摆手,苏麻喇姑便吩咐小宫女带着胤禛到后殿玩耍去了。(胤禛:朕是去练字的)

殿内侍候的宫人们也便都行礼退下了。

见殿内只剩主子们了,孝庄开口,“乌云珠(舒舒觉罗氏),琴妮(若幽外祖母),怎么样?”

“回姨母的话,额娘身子很好,如今每顿都能吃两碗饭,每天都要打一刻钟太极、绕着小花园走三圈呢。”舒舒觉罗氏起身回道,言语中却是并不见几分紧张。

“如此便好,”孝庄听到自己妹妹一切安好便好,虽然也能听到其他人的回禀,但到底不是自家人,总是不能彻底安心。“琴妮竟还会打太极?”

“皇祖母,是我教外祖母的,太极很有助于身体健康呢。”若幽起身回道。

“姨母,确是囡囡教的,额娘自打习上太极之后,便再没生过病,便是我们姐妹几个也每天要打半个时辰呢。”舒舒觉罗氏见孝庄有些不信,又补充道。

“幽丫头,既然有着这么好的健身法子,怎的不教教我这老婆子?”孝庄祥装愤怒道。

“皇祖母惯会排揎我,怎的就不教皇祖母了,之前是皇祖母没要求,再加上这个也不是什么高端大气上档次的,我也就没和皇祖母说。如今既然皇祖母说了,若幽教便是了,为了表达若幽没能早早告知皇祖母的歉意,皇祖母的练功服若幽负责了。”若幽也不害怕,略带委屈地道。

“练功服?”孝庄略带疑惑。

“皇祖母,练太极是不能穿旗装的,要有专门配套的衣服,我把它叫作‘练功服’,我额娘、外祖母的衣服都是让府里的针线上做的,您这可是独一份呢,别人都没有的。”若幽贼兮兮地道。

看着若幽这耍宝的样子,在座众人都忍不住笑了,舒舒觉罗氏点点若幽的额头,“都是进宫当额娘的人了,还是长不大。”

“我这慈宁宫可就这么一个长不大的了,要是来一个老成的,一定让苏麻打出去。”孝庄打趣道。

用过午膳,孝庄便面露疲色,众人便打算告退了,孝庄笑着道,“行了,这么久没见想来有很多话要说,去永寿宫吧,你们娘几个也说说体己话,用过晚膳再出宫。”

“谢太皇太后恩典。”若幽、舒舒觉罗氏等人行礼,“臣妾(臣妇)告退。”

一行人便自慈宁宫回了永寿宫。

一回到永寿宫若幽便摘了头上的首饰,重新梳了个小两把头,又换了家常的衣服。让素心带着胤禛去午睡,这才自内室出来。

舒舒觉罗氏、富察氏和齐佳氏见着典雅别致、大气却又不失庄重的永寿宫不禁再一次感叹,不愧是号称后宫人人都想住的宫殿。(钮钴禄氏在世时,舒舒觉罗氏等人也来过永寿宫)

“让额娘、大嫂、二嫂久等了。”若幽淡淡笑道。

“自家人,讲这么多虚礼做什么。”舒舒觉罗氏嗔怪道。

“刚在慈宁宫,也不大好问,家中一切可好?”

“好,一切都好,你四哥前段时间还来信,说是在南边任上做得不错,想来今年的考评应该能得优的,孩子们也都好,你四哥怕家里不放心,便让你四嫂带着孩子回京城来过年,待过了年再回扬州去。”舒舒觉罗氏道。

富保在扬州任职,舒舒觉罗氏便让齐佳氏与孩子一并随着富保到任上去了,夫妻两人长期异地而居也不是回事,左右京城中还有法喀一家子,不是吗。

”好便好,听说四嫂前段时间又添了个儿子?”五月,齐佳氏又生了一个大胖小子,如今也是有了两个儿子,依着富保兄弟几个的决心,齐佳氏的心也算是放下了,不用担心富保纳妾了。

———————————————我是富保分割线————————————————————

富保:傻媳妇,爷本来也没打算纳妾,再来一个巴雅拉氏那种的日子还过不过了?

若幽摸头(富保):四哥乖,你敢弄回来,妹妹我保证不打死你,嗯,半死不活当太监就好了。

富保:呜呜,妹妹好可怕,还是福晋好。福晋,福晋,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咱们都好好过日子。

————————————————我是富保分割线———————————————————

“那小子生下来七斤八两,哭得可有劲了。”说起小儿,齐佳氏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母性的光辉。

“可起名字了?”七斤八两,是个壮的,还好自家四嫂身板挺好。

“起了,叫舒仁,这次回京因为孩子还小便留给相公了。”虽然才分别没几天,齐佳氏还是有点想孩子。

“是应该留给四哥的,等过个几年,孩子大了,便好了,只是辛苦了四嫂,要京城、扬州的跑。在扬州待着可还习惯?“若幽还是心疼自家嫂子和侄子的。

”没什么,舒朗那臭小子高兴着呢,若有机会,让他进宫来给小姑姑请安。“齐佳氏笑笑,”刚到扬州时确实是有些不惯的,住了这么久,便也没什么了,只是时时惦记着家里罢了,庶妃瞧瞧,臣妇的皮肤可是比之去年水灵了些?“齐佳氏到底不是舒舒觉罗氏,与若幽说话时自然不能太过随意。

“刚就想说呢,觉着四嫂皮肤又水灵又白呢,怪不得总说‘江南出美人’呢,这也是养人呢,怕是再过几年,四嫂比我还要年轻呢。”若幽摸摸齐佳氏水嫩嫩的脸蛋儿,又摸摸自己的略有些忧伤道。

“净会埋汰你四嫂,你四嫂面皮薄,瞧瞧小脸都红了,你可少说两句吧。”富察氏笑着道。

若幽眨眨眼,”大嫂,听说大哥打算把讷亲送到军营里去?“

“庶妃又不是不知道讷亲那孩子,自小就和六弟玩的来,如今更是崇拜六弟崇拜得不得了,你大哥没办法,等开了春就把他送到东北去,也省得整日里闹个不停。”说道喜武厌文的大儿子,富察氏也是有些无奈。

“哪个年轻小伙子没点憧憬和热血,出去闯荡闯荡,见见世面也是好的。”舒舒觉罗氏可是很支持孩子们的想法的,从不拘着孩子们。

“东北有六哥在,又有鄂齐表哥在,讷亲的身手比之六哥也是不差的,大嫂也不必忧心。“若幽安慰道。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