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温元皇后传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温元皇后传是愿一世繁华的经典作品。她是“彼岸圣手”,左手杀了人左手救孩子,一场出乎意料,居然很狗血的剧情的回到了了被穿成了筛子的在清朝,是的,是的,是康熙的那个在清朝,表示若幽只想翻个白眼。“额娘,皇阿玛来了”某不不靠谱儿子幸灾乐祸,“嗯,关门歇业放小白”,某小白挠墙“偶是白虎,是神兽”。“嗷……”。在中国古代,得天花者十不存一,天花是很可怕的的疾病,并且对于也没得过或是也没种过痘的,基本接触到过十之八九便会被传染上。经若幽了制作完成出了牛痘,若幽身边的所有人都了种过痘了,本来若幽准备待钮钴禄氏的丧仪结束了,胤禩完全恢复完全恢复就给胤禩种痘,却未曾想计经过若幽已经制作出来了牛痘,若幽身边的所有人都已经种过痘了,原本若幽打算待钮钴禄氏的丧仪结束,胤禛恢复恢复就给胤禛种痘,却不曾想计划赶不上变化,有人对胤禛下了手。。...

温元皇后传小说-第十章全文阅读

在古代,得天花者十不存一,天花是很可怕的疾病,而且对于没有得过或者没有种过痘的,基本接触过十之八九就会传染上。

经过若幽已经制作出来了牛痘,若幽身边的所有人都已经种过痘了,原本若幽打算待钮钴禄氏的丧仪结束,胤禛恢复恢复就给胤禛种痘,却不曾想计划赶不上变化,有人对胤禛下了手。

由于条件不好,一般给皇子皇女种痘是在五岁以后,种得是“人痘”,而非“牛痘”,种痘死亡率也是很高的,大概十之四五的孩子挺不过来,若幽却是觉得挺不过来完全是因为这些孩子们太过娇贵,等级分明的社会中下人们又不敢真对这些“金旮瘩”们做些强制性的工作,只能是好言相劝,越劝越糟糕,最后孩子们难受不听话,自然就容易死亡了。

术业有专攻,若幽其实更擅长用毒和解毒,对治疗天花没有什么确切有效的好办法,熬药制药就只能靠杜御医和小齐太医。

若幽一直衣不解带地守在胤禛的床边,每隔半个时辰就用棉布沾了烈酒擦拭胤禛的手心、脚心、腋下,使得胤禛的体温没有继续向上发展的趋势。

杜御医和小齐太医对于若幽的做法大开眼界的同时也是敬佩不已,原来还可以用这种方法降温呢。

喂药、擦药、喂水,若幽也都不假手于人,亲自上阵。

经过了四天四夜的努力,胤禛温度终于下降了。

清晨,胤禛迷迷糊糊地说,“水……”,若幽赶忙倒了一杯温水,将胤禛扶起来喂水,胤禛喝了几口便又睡过去了,是的,不是昏迷是睡过去了。

傍晚时分,胤禛清醒过来。

望着淡紫色的床帐许久,直到听到一个激动的女声“禛儿,你醒了,真是太好了!”,胤禛总算是回了神。

刚刚感觉好像是有人喂了自己水,胤禛还以为是错觉,明明自己已经在养心殿明黄的龙床上闭了眼,没想到再次睁开眼竟然看到了紫色的床帐,再看看小小嫩嫩的手,许久才反应过来自己这是重生了。(没错啦,再次醒来的是雍正皇帝)

看着面前脸色苍白、憔悴又疲惫的女人,胤禛愣了。

“你这孩子,莫不是睡傻了,怎的这般瞧着额娘发呆。”看到胤禛醒来,若幽也是欢喜的,语气便也轻快了不少。

“额娘?”胤禛有些疑惑道,他记得佟佳氏不长这样呀。

对胤禛弱弱地叫唤,若幽自动理解为是因为大病了一场孩子有些害怕还没有缓过来,“没事,不用害怕,你这是出痘了,不过你的病情已经控制住了”,若幽只想给自己一巴掌,真是累坏了,和一个三岁的孩子说什么病情呀,“额娘在呢,来先吃点东西,再把药喝了,我们四阿哥很快就会好起来了!”

于是胤禛在愣神过程中乖乖喝了粥又吃了药,直到若幽掀开被子要为他擦药带来了一阵凉风,才反应过来。胤禛又把被子拽了回来,不要。

“唉,你这孩子,病了一场怎的还和额娘见外起来了。”说着,若幽无视胤禛的反抗,给胤禛上了药。

现在的胤禛到底年纪还小,病还没有好,身体虚,折腾了半天,便支撑不住又睡过去了。

看到胤禛睡着了,若幽为胤禛掖掖被子,便出去用晚膳了,这些天因为担忧胤禛的病情,若幽都没有什么胃口,如今胤禛的烧退了、病情稳定了,若幽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感觉又饿又困,待吃饱喝足之后,天已经彻底黑了。

“素颜,说说吧。”若幽勾起嘴角,有些账也该算算了。

“回主子,是佟佳贵妃、惠嫔以及德贵人共同谋划的,还有李佳贵人、秀常在、段答应、舒穆祿庶妃从旁协助。”

“哦,佟佳氏不忿我钮钴禄氏有子、纳剌氏怕胤禛影响到大阿哥的地位、乌雅氏不待见胤禛却又见不得胤禛成为我的孩子,李佳氏、秀珠(秀常在)是佟佳氏的狗,这些人对付我倒是可以理解,这段氏和舒穆禄氏又是为的什么?”

“段氏是惠嫔的人,舒穆禄氏是表面上是因为府中舒穆禄姨娘,二人是出了五服的亲戚,舒穆禄姨娘入府后多次联系过舒穆禄氏的额娘,实际上是乌雅氏从中挑拨撺掇的,舒穆禄氏是个沉不住气的,就被挑拨了。”

“啧啧,真是个蠢的,怎么沆瀣一气的呀?”

“有一次四阿哥哭灵回来的时候碰见了惠嫔,惠嫔借着心疼四阿哥,给四阿哥吃了些点心,装点心的盘子是天花病人用过的。盘子是佟佳贵妃着人找的,东西是舒穆禄庶妃与秀常在一起疏通人带进来的,四阿哥身边的人是李佳贵人与乌雅贵人支开的,点心是段答应做的。”

“胆子挺大,竟然敢在众目睽睽之下动手,皇上那边呢?”

“皇上的人也查到了,把乌雅氏的祖父是御膳房总管一事透出去吧。”

“是,主子。”

待素颜离开,若幽又回到房中,摸摸胤禛头还是凉的,没有再烧,于是便抱着胤禛睡了。

胤禛在做了个梦,又好似不是梦,他看见了自出生到现在三年时间内所发生的一切,包括这次蹊跷的天花。

其实对于上一世幼时的记忆,胤禛已经有些模糊了,但在看到乌雅氏支开自己身边的人,让惠嫔哄自己吃下天花病人用过的盘子装的点心,胤禛的心彻底失望后,对乌雅氏曾经一切对自己做过的好事一件件都浮现眼前,真是自己的好额娘呀,亏自己还渴望她的母爱、渴望回到她身边呢。

至于养母佟佳氏,也不过是一心想着用自己来吸引皇阿玛的注意罢了。

这一世自己的养母、玉碟的生母,都变了,在这三年的记忆里,胤禛感受到了钮钴禄氏姐妹对自己的爱,钮钴禄皇贵妃由于宫务繁忙,后来身体又垮了,自小钮钴禄氏入宫后,一直都是小钮钴禄氏在照顾自己,尽管她不是生母但是她对自己的关心与爱护却是曾经的几十年未曾有过的。

第二日,一大早,胤禛自梦中醒来,看到抱着自己的若幽,感到一阵庆幸,额娘希望你不要抛弃胤禛,一直都愿意真心照顾胤禛,胤禛也会好好保护你的。胤禛在心中默默地对若幽道。

若幽一醒来,就看到自家小不点,满是孺慕之情地看着自己,萌萌哒的小包子神情瞬间征服了若幽的心,若幽抱着胤禛,在胤禛的大脑门上喯了一口。

胤禛“……”,本来想和新鲜出炉的额娘打个招呼的胤禛,硬是当机了。

若幽看着傻呆呆、直勾勾盯着自己的胤禛,揉了揉胤禛的小脑袋,下床去倒了杯温水,“要额娘喂水吗?”

胤禛嗖的拿过杯子,喝了杯子中的水。

若幽看胤禛精神不错的喝水,便去后室的铜盆中兑好水了,拿上帕巾、端着铜盆回到了内室。

入宫前,若幽着人打造了好几个暖壶带进了宫,平时素颜就会安排小厨房的人提前烧了热水倒入暖壶,大概可以保温半天,比起一直烧水,可是省了不少劲。

若幽投了投帕巾,拧干,递给胤禛,由于有着以前的记忆,胤禛知道若幽一直都是让他自己擦脸、刷牙、穿鞋、去净室、吃饭的,于是胤禛便很自然的接过擦了擦脸,之后,胤禛打算下床去净室解决一下生理问题的时候,被若幽抱进了净室自己的小马桶上。(也是若幽派人专门为胤禛打造的)

“你如今身子还虚,待你身子好些再自己来。额娘在门外等你,好了喊额娘。”见胤禛有些不自在,若幽很贴心的为自己儿子解释了一下。

胤禛“……,额娘您都这样说了,我还能怎么办QAQ”

解决好生理问题的胤禛又被抱回了床上。

刷了牙,鉴于胤禛拒绝被喂食,素心便在床上支了炕桌,素沁将准备好的早膳放在炕桌上,母子两个就坐在床上用早膳了。

对于用早膳,说是话,胤禛还真是不太习惯,以前一天两顿——午膳和晚膳,其余时候近些点心便也是了,这么吃还真是头一回。

考虑到胤禛还是病人,两人的早膳便清淡些,给胤禛准备的是牛奶红枣粥、发糕、花卷,若幽的是粉丝豆腐汤、肉夹馍,一人一碗鸡蛋羹,并凉拌土豆丝、腌黄瓜两碟小菜以及豆腐乳。

看着桌上的食物,胤禛是有些吃惊的,没想到享受贵妃待遇的若幽的膳食竟然这么的接地气(简陋),在我们曾经的雍正陛下眼中这样的东西怎么能用来给主子们吃!

还有这个黑不溜秋的(腌黄瓜)、红不拉几的(腐乳)真的是能吃的吗?

简直是刷新了胤禛的世界观了,这个额娘真的是......厉害了!

看若幽时不时地夹点腌黄瓜,胤禛慢慢伸出筷子(小胤禛半年以前刚好学会用筷子)也夹了一点点(真的是一一小小块)放进嘴里。

胤禛“!”,“好吃……”

胤禛吃了两口发糕(好奇的品尝),几筷子腌黄瓜,抬头看着对面吃的香喷喷的若幽(若幽已经干掉了两碗粉丝汤、两个肉夹馍),再看看自己面前的,胤禛突然感觉好忧伤,朕也很想吃......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