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温元皇后传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温元皇后传是愿一世繁华的经典作品。她是“彼岸圣手”,左手杀了人左手救孩子,一场出乎意料,居然很狗血的剧情的回到了了被穿成了筛子的在清朝,是的,是的,是康熙的那个在清朝,表示若幽只想翻个白眼。“额娘,皇阿玛来了”某不不靠谱儿子幸灾乐祸,“嗯,关门歇业放小白”,某小白挠墙“偶是白虎,是神兽”。“嗷……”。康熙二十一年九月二十三日,昭皇贵妃钮钴禄氏病逝。帝甚哀。九月二十五,康熙亲自将昭皇贵妃的梓宫由畅春园移送至武英殿安置。孝庄太皇太后及孝惠皇太后哀痛不已,亲临梓宫,为昭皇...

温元皇后传小说-第八章全文阅读

康熙二十一年九月二十三日,昭皇贵妃钮钴禄氏病逝。帝甚哀。

九月二十五,康熙亲自将昭皇贵妃的梓宫由畅春园移送至武英殿安置。孝庄太皇太后及孝惠皇太后哀痛不已,亲临梓宫,为昭皇贵妃举哀。

九月二十六,帝下旨昭皇贵妃以皇后规制举行丧仪,并辍朝五日,诸王以下、文武官员及公主、王妃以下、八旗二品命妇以上,俱齐集举哀。

若幽在钮钴禄氏梓宫前哭晕数次,但只要醒来便坚持给钮钴禄氏守灵。不过短短数天整个人便瘦脱了像,后来皇太后实在看不下去便打晕了若幽,让人带去偏殿休息,若幽不过几个时辰便清醒,清醒后便又去给钮钴禄氏守灵,直到胤禛的奶嬷嬷将消瘦不少、哭个不停的胤禛抱来,母子俩个抱头又痛了一阵,若幽才正常起来。

十月初一,帝再次下旨,追封昭皇贵妃为孝昭端贤正和钦天顺圣淑仁皇贵妃,并下旨按照钮钴禄氏遗愿将胤禛记在若幽名下,若幽成为胤禛玉碟上的生母,两道圣旨均放入钮钴禄氏梓宫之中。

十月初十,钮钴禄氏葬入景陵地宫。

直至十月二十五,康熙一直按照赫舍里皇后的旧丧礼制,每日去钮钴禄氏梓宫前举哀,而且几乎每次都是辰时往、申时归。

十二月,康熙将钮钴禄氏的神位捧入奉先殿,享万世香火供奉。

可以说,钮钴禄氏除了违背追封为皇后,其死后的哀荣与皇后无异,这其中固然有康熙的愧疚之心也有孝庄的授意。

钮钴禄氏丧仪上康熙的圣旨使得有些人坐不住了,趁着众人忙着伤心与丧仪,对年仅三岁的胤禛出手了。

十月十一夜间,钮钴禄氏丧仪刚刚结束,若幽还没来的及喘口气,胤禛的奶嬷嬷来报,说胤禛发烧了,若幽看了看胤禛的情况,感觉是天花,便赶忙请了太医,却来了一位年轻的小太医,若幽明白,如今是人走茶凉太医院的人自然不大看得起自己这个靠山已去的庶妃的。

小太医给若幽打了个千儿,便给胤禛诊脉,同时若幽让素心去乾清宫向康熙汇报。

小太医断定是天花。若幽又派了个小宫女去太医院请其他太医。

并非是若幽不相信小太医,而是宫中有规定,天花是大病,必须由两位以上的太医确诊才行。

过了小半个时辰,素心一个人回来了。

若幽一看,给胤禛裹好披风,便抱着胤禛出去了,素心想让若幽也披上一件披风,毕竟是十月中旬的夜晚了,天凉的很,若幽一件单衣如何受得了。

若幽却直直小跑着去了乾清宫,也是存了让康熙看看这后宫是如何拜高踩低的。

到了乾清宫,若幽不顾众人的阻拦(想拦也拦不住),便往乾清宫大门口一跪,大声冲着里面喊道:“皇上,求你救救四阿哥吧!”

一直喊了五六声,众人才反应过来,有几个宫女便来捂若幽的嘴,几个小太监轻声说道:“庶妃快别喊了,皇上已经歇下了!”

素心几人便拦着这些宫女太监,一时乾清宫门口场面极度混乱。

李德全出来一看,钮钴禄氏庶妃抱着四阿哥带着宫人与乾清宫的宫人拉拉扯扯成一片,“老天爷呀,这还得了!”得这么大的动静,也不用管了,还是直接回话去吧!便一溜烟去向梁九功汇报去了。(现在御前梁九功是一把手,李德全是梁九功的徒弟也算是二把手)

刚刚躺下的康熙自然也听到了这乱糟糟的声音,便自床上坐起来问梁九功究竟是怎么了,梁九功自然不敢隐瞒,汇报了。

康熙有些惊讶,虽然与若幽接触的时间不长,但是也知道这是个比起钮钴禄氏更加清冷的人,至少自若幽入宫陪伴太后开始到现在,除了钮钴禄氏的死让她情绪失控外,还没听到手下人汇报若幽有什么不冷静的时候。

沉默了一瞬,康熙淡淡说了一句,“出去瞧瞧吧。”

梁九功伺候康熙穿好外袍,又给康熙披了一件披风。

康熙眼神好,还没有走到门口,便看到乾清宫门口若幽与乾清宫宫人拉拉扯扯这乱糟糟的场面,脸瞬间就黑了。

李德全看到康熙出来,便大声唱喏道:“皇上驾到!”

一时,众人再顾不上拉扯,纷纷行礼。

“参见皇上,皇上万福金安。”

“万福金安,呵,朕倒是想安呢!”康熙言语中的冷意便是殿内的小宫女都能感觉到,“钮钴禄氏你这大半夜的跑来乾清宫做什么?”

若幽闻言抬起头,“皇上,四阿哥病了,齐太医(就是之前的小太医)说是天花,臣妾知晓宫中的规矩,派了宫女去太医院请其他太医没有请来,素心来乾清宫也被打发了,四阿哥烧得厉害,臣妾也是实在没有办法了,求皇上给四阿哥派个太医吧,只要能救四阿哥,皇上要打要罚臣妾绝无怨言!”

在钮钴禄氏的丧仪上康熙见过为钮钴禄氏守灵而憔悴不堪的若幽,今日若幽再一次刷新了康熙的三观,由于是抱着胤禛小跑来的,若幽的额头上都是汗,由于又和众人拉扯半天,头发都散了,乱糟糟的贴在汗湿的脸上,衣服也是皱皱巴巴的。

康熙皱眉,半夜这么凉,这女人竟然就只穿了件单衣。

康熙越看越是生气,冷气像是不要钱一样嗖嗖嗖地往外冒。

偏这时有一个胆大的,温柔小意(自以为)地对康熙说:“皇上容禀,庶妃可是厉害着呢,一来就吵吵嚷嚷个不停,衣衫不整的面圣不说,还对奴婢等乾清宫宫人大打出手,实在是不把皇上放在眼里呐!”

若不是多年为帝已经练就了优秀的控面技能,康熙都忍不住要被气笑了。

梁九功、李德全等人已经齐齐默默为这位英雄点起小蜡烛了,好走不送……

“好,很好,非常好!”康熙声音不大,但莫名让人身上一冷。

这是他的女人和儿子,钮钴禄氏才刚去,宫中的这些人便已经如此肆无忌惮了么。

“去把李院判和杜御医找来,梁九功你亲自去。”(杜御医只给两宫太后和康熙看病)康熙走到若幽身边,扶起若幽。

此时的若幽无疑是狼狈极了的,但是在康熙眼中确是美得不可方物。

康熙想起来自己幼时病了,还是皇后的孝惠太后抱着自己跪在翊坤宫外求先皇派个太医的场景,也是这般的不顾仪态。

再想想赫舍里氏、纳剌氏等人,宫中这么多有子有女的嫔妃,又有哪一个在孩子生病时是这样的呢,没有一个都没有,她们从来都是精致端庄的,便是哭泣也是很有美感的。

再看看若幽,一对比,便觉好假,若幽的表现才是一个疼爱、关心孩子的母亲的正常反应呀。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