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白纸

论国师的倒掉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论国师的倒掉是格陵南的经典作品。庆阳郡主大婚之日那日,国师大人的满头白发一夜之间变为了青丝。他终于等到明白,原来是命中注定要渡的劫,竟然是情劫!冰山国师vs蛮横郡主的话也没你,长生也犹如嚼蜡。这里是华阳池,庆国皇帝陛下的御用汤池。。萧祁的脸色登时变了。他撇了撇撇嘴,表情略微几分不自然而然:“小景胡说什么呢!你还小呢,娶夫的事情不心急,我母妃也会慢慢的给你忙前忙后的。”说着,下意识地又咽了一口口水。经验十分丰富的老司机一看,就明白少年人正做贼心虚。这样的确,庆阳郡主还啊有心上人的。时景他撇了撇嘴,表情略有几分不自然:“小景胡说什么呢!你还小呢,娶夫的事情不着急,我母妃也会慢慢给你张罗的。”。...

论国师的倒掉小说-第7章 白纸全文阅读

萧祁的脸色顿时变了。

他撇了撇嘴,表情略有几分不自然:“小景胡说什么呢!你还小呢,娶夫的事情不着急,我母妃也会慢慢给你张罗的。”

说完,下意识地又咽了一口口水。

经验丰富的老司机一看,就知道少年人正在心虚。

这样看来,庆阳郡主还真是有心上人的。

时景轻轻叹道:“没有自然好,若是有,表弟也无须瞒着我。我现在什么都不记得了,过往于我,如同一张白纸。就算知道了,也再不会做什么荒唐事了!”

萧祁闻言,神色有几分松动:“你倒也还知道是荒唐事。”

时景心说,若是两情相悦的佳话,那早就喜结连理枝了,也不至于让小表弟起了隐瞒的心思。

按着这位郡主的恣意妄为的性子,怕又是一颗强扭不甜的瓜。

原主的感情,她原本无意去管,但既然决定要查清楚庆阳死亡的真相,那该搜集的线索还是不能少。

自古人命官司,绝大多数都只为三样:为利、为情、为仇。

漂亮的女人死了,往与她有关联的男人身上查,基本上都能一查一个准儿。

所以,她得知道庆阳郡主喜欢的男人到底是谁!

“小祁,我现在什么都想不起来了,你也不用担心我再做傻事。只是,若是我碰到了那个人,却什么都不知道,到时受了欺负可怎么办?”

萧祁稚嫩的脸上露出了动容的表情:“小景,你以前有求于我的时候,也总这样叫我……”

他叹了口气:“好吧,你心仪那个人也不算什么秘密,若是叫你从他人口中知道,倒还不如让我告诉你。你……你想娶的人是萧谨安。”

姓萧?

也是庆国皇族?

说是荒唐的事,莫非……还是什么皇叔之类差了辈分的人?

时景睁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望向萧祁:“萧谨安?他是谁呀?”

萧祁抿了抿唇:“小景,我刚刚和你说,当年你父亲曾领兵收复过庆国先祖百年前丢失的土地。”

时景点点头:“嗯,我记得。那是锦国。”

她眼眸微微动了动,“你说过,我的父亲就是死在了锦国的土地上……”

萧祁伸出手来,轻轻地碰了碰时景的肩膀,有些不忍,却又有些坚决地说道:“若是锦国不曾灭亡,那么萧谨安,便是如今的锦国太子。”

他见少女脸上现出迷茫的神色,柔声解释起来:“当年先帝将文昌公主和亲锦国,原本就是缓兵之计。

陛下登基之后,谨记祖训,派兵收复失地,锦国不在,号为锦州。

曾经的锦国皇室也被一网打尽。

但文昌公主毕竟是陛下的姐妹,她生下的孩子,身上流着一半我庆国皇室的血脉。

陛下仁慈,将公主母子带回了京都城,不仅赐了那个孩子庆国国姓,还封他为锦州城的世子。”

世子……

时景心念一动,脑海中不由闪现出一具健美强硕的身子来……

萧祁叹了口气:“萧谨安那个人,确实有几分男人气概,京都城中被他迷得七荤八素的女人不胜枚举,也不少你一个。可是,别人都能喜欢他,小景,你却不能!”

他面容忽然肃穆起来:“不要忘记了,是你父亲麾下的铁骑踏灭了锦国!小景,萧谨安和你,有亡国杀父之仇!”

有这种无法释怀的仇恨在,萧谨安讨厌庆阳,才是正常的。

时景皱了皱眉:“这不对吧?”

萧祁一愣:“什么?”

“我父亲麾下的铁骑踏灭了锦国,这没有错,可我父亲也只是听命行事罢了。那萧谨安能屈身在庆国当他的锦州城世子,还对陛下感恩戴德,怎么就非得将我父亲当作是亡国杀父的仇人呢?这不是欺软怕硬嘛!”

萧祁脸色大变,连忙上前捂住了时景的嘴。

“嘘!小景,这种话你当着我的面说说也就罢了,在外头可千万不要口无遮拦,小心要酿成大祸的!”

他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不,你当着我的面也不要再说这种话了!”

话粗理不糙,这些话也确然都是实话。

连个失去记忆了的小丫头都能明白的道理,萧谨安难道真的不懂吗?只不过是因为他与母亲的性命全在陛下的手上,寄人篱下,不得不忘却罢了。

但一个人的情绪总不能一直憋住,萧谨安心里的恨,也需要一个宣泄的口子。

这叫做迁怒。

时景淡淡一笑:“你放心,我也不是那种不知道轻重的人,这话我以后再也不说了,任何人面前都不会提!”

萧祁面色尴尬地咳了一声。

他心里想,小景你就是这种不知道轻重的人啊!你要是知道轻重,怎还会数次三番追着萧谨安表白,在满朝文武面前宣称一定会娶他的?

不过,现在的小景什么都不记得了,就如同她自己说的那样,像一张点墨未染的白纸。

说不定,还真能有一番新光景?

他想了想,对着时景又问道:“小景,你除了什么都不记得了,还有哪里不舒服吗?比如哪里疼?哪里胀?”

时景指了指后脑勺:“就这,还疼的。不过,其他地方没有什么不舒服的了。”

她张开双臂,还故意扭了扭腰肢:“你看,我挺好的。太医说,后脑勺的皮外伤,养几天就好了,不碍事的。”

萧祁这才放了心:“既然这样,那你好好休息,我先回宫跟母妃复命去了。母妃听说你出了事,急得不行……”

小景失忆的事,这会儿宫里该知道的人,应该都已经知道了。

就连不该知道的人,恐怕也都知道得差不多。

时家虽然只剩下她一个孤女,但她的存在却是如此特别。别人不知道,但处于庆国权力中心里的人都很清楚,小景身上不仅有陛下许下的王爵,她手中还握着十万时家军的命脉和未来。

牵一发而动全身。

此刻,不知道又有多少心怀叵测的人在蠢蠢欲动了呢!

他得尽快将此间情形回去告诉母妃,也好为小景的未来谋一个万全之策……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