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小媳妇

农女锦绣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农女锦绣是寂寞的清泉的经典作品。再次穿越成农家小萝莉,爹死娘痴。面对自己一家孱弱,钱亦绣则表示淡定,爬起来靠的是实力,除了当“阿飘”时的运气。携同小哥哥,左手发迹左手护美人……牙人看到婆娘弄回来个傻子,气道,“你傻呀,弄个傻子回来作甚?卖不出去不说,咱还要倒贴吃食养着她。”。钱三贵一惊,“怎么回事?”吴氏气道,“她上次在路上把我拦下,说是想亲上加亲,把秀儿说给她的外孙财娃当童养媳。还说绣儿是一个吃白食的丫头片子,嘛都要嫁出去,倒不如早点嫁进婆家,还省了咱们家的口粮。”钱三贵气得拿着拐棍敲了几下,骂道,“贪得无厌钱三贵气得拿着拐棍敲了几下,骂道,“贪得无厌的恶妇,太可恶了!若不是看在二哥的面上,我真想一拐棍打死她。”。...

农女锦绣小说-第五十八章 小媳妇全文阅读

钱三贵一惊,“怎么回事?”

吴氏气道,“她刚才在路上把我拦住,说是想亲上加亲,把秀儿说给她的外孙财娃当童养媳。还说绣儿就是一个吃白食的丫头片子,反正都要嫁人,不如早些嫁进婆家,还省了咱们家的口粮。”

钱三贵气得拿着拐棍敲了几下,骂道,“贪得无厌的恶妇,太可恶了!若不是看在二哥的面上,我真想一拐棍打死她。”

吴氏说道,“那天在大院吃饭,你们说霞草是绣儿想出的法子,朵娘就听了一耳朵。她定是那时打上了绣儿的主意,让唐氏来当说客。”

钱三贵咬牙切齿地骂道,“别说李栓子和朵娘两个是烂泥糊不上墙的东西,财娃又小小年纪到处惹事生非。就是再好的人家,我也舍不得把绣儿这么小就送出去。呸,亏他们想得出来。”

吴氏见钱三贵气着了,赶紧劝道,“当家的快别生气了,因为那个恶妇把身子气坏了不值当。我已经拒了,告诉唐氏,我家的闺女可是宝贝得紧,舍不得小小年纪就嫁出去。若是她想跟李家亲上加亲,就赶紧让王氏生个吃白食的丫头片子,一生下来就送进李家当童养媳,也好给她家省口粮……”

两口子叽叽咕咕一阵骂,才出了房。

他们大概觉得孙女才六岁,跟她说嫁不嫁人的事不太好。也不敢跟程月说,怕把她吓着。只是把钱亦绣叫到身边,隐晦地告诫她离唐氏及钱满朵的家人远着些,这几个都不是好人。

钱亦绣鼻子酸酸的,她的爷爷奶奶真好。

还有那个唐氏,想把小娘亲卖给方阎王的帐还没跟她算,如今又把坏主意打到她身上,真是叔可忍婶不可忍。以后得找个契机好好收拾她一番,让她长长记性。

第二天下晌,多多小盆友突然造访,她在家里呆得无聊,便跑来找找钱亦绣玩。这是她第一次一个人跑出村外玩。

被小萝莉喜欢也是一件愁人的事,钱亦绣带着她扯完花戴,又玩了过家家,还请她吃了两颗糖,喝了一碗糖水。因为她没有跟家里说她来了这里,吴氏怕大房担心,玩了一阵后,便让钱亦绣送她回家。

两个小人儿手牵手向村里走去。快到村口时,便看到一个脏兮兮黑墩墩的男孩向她们跑过来。

这个小男孩就是钱满朵的大儿子李阿财。他和爹娘去外婆家蹭吃食,爹娘半路碰上熟人拌住了,他先跑来花溪村玩。正好看见钱亦绣小姐妹,便跑了来。

钱亦绣没理他,拉着钱亦多绕开他往村里跑。

阿财追了上去。钱亦绣两人腿短,跑了没几步便被追上了。阿财一把把钱亦绣的后衣领抓住,叫道,“跑啥,我娘和我外婆都说了,你是我的小媳妇,咋见了小相公就跑哩?”

钱亦绣气得脸都红了,扭扭身子挣开他的手骂道,“谁是你的小媳妇,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李阿财气着了,怒道,“你骂谁癞蛤蟆?再骂句试试,看我不打死你。”说着伸手推钱亦绣。

钱亦绣的小身子骨不经推,一下子跌倒在地上。由于钱亦绣一只手是被多多拉着的,便把多多也带着倒在了地上,多多大哭起来。钱亦绣知道自己和多多加起来也不是他的对手,也尖叫着哭起来。

在村口菜地里摘菜的一个妇人闻声走了过来,随后几个半大小子也跑过来。

那妇人是谢虎子的娘,人称谢大娘。她边走边吼着李阿财,“你那么大了,咋能欺负两个小女娃?”

李阿财吼道,“她是我的小媳妇,哪有小媳妇骂自己相公是癞蛤蟆的?可不是该打。”

钱亦绣气得直咬牙,边哭边骂道,“真不要脸,这么小就想娶媳妇。”又拉着多多跑到谢大娘身边说,“谢奶奶,我怕。”

多多没吃过多少亏,一听姐姐这么说,哭声又大了些,大喊,“多多怕,阿财表哥打我。”

李阿财吼道,“我没打多多,我打的是绣儿。她是我的媳妇,我打两下咋了?”

旁边的半大小子看戏不嫌台高,起哄道,“原来是小相公打小媳妇啊,谢大娘就别多管闲事了。”

钱亦绣气昏头了,大骂李阿财道,“胡说,谁是你媳妇,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德行,凭你也配。”

一个少年又起哄说道,“李阿财,人家瞧不上你,咋办?”几个小子哈哈大笑起来。

李阿财又冲过来要打钱亦绣,被谢大娘拦住了。对说话的那个少年道,“牛小子,快别火上浇油了。这女娃是钱家三房的孙女,身子不好,难得进村一趟,欺负人家作甚?”

那几个少年讪笑着方住了嘴。

李阿财却不依不饶,还想挣开拉他的谢大娘去打钱亦绣,嘴里叫喧道,“我外婆都说要去你家提亲了,你就是我媳妇。还敢骂相公,看我不打死你……”

“你想打死谁?”随着一声大呵,钱亦锦跑了来,他放下装书的草篮子便冲上去打李阿财。

钱亦锦本就长得壮,又跟钱三贵学了几手打架的诀窍,几下子就把李阿财推在地上骑在他身上打,打的李阿财哭爹喊娘,直叫,“我不敢打绣儿了,再也不敢了。”

“你还乱叫不乱叫?”钱亦锦边打边问。

“不敢了!哎哟,哎哟,哇哇哇哇……”

谢大娘和那几个看热闹的小子都觉得李阿财可恶,何况外村的人竟敢来这里欺负他们本村的人,着实该打,便没上去拉架。

突然,一个身影冲过来把钱亦锦拎起来辟头盖脸就打,是钱满朵的男人,李阿财的爹李栓子。

钱亦绣看哥哥吃亏了,可不淡定了,尖叫着弯腰拿起一块带尖的大石头往李栓子身上砸去。

……………………

谢谢fang2238、书友160329153720453、260430780、qianse86、赫拉@芊琳的荷包,谢谢hworld1980的礼物,谢谢亲的推荐、留言以及一切支持。

明天文文就上架了,清泉十分忐忑,怕订阅成绩不理想。文文想要好的推荐位,必须要有好的成绩,比如订阅、打赏、月票等。若成绩好了,编编才会给好的推荐位,这样文文的成绩会更好,清泉写文的热情也会更加高涨。所以,亲们,清泉需要你们同清泉一起,共同呵护书宝宝,让它更好看,走得更长远。恳请亲们不离不弃,能在明天及以后与文文继续相伴。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