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自私

农女锦绣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农女锦绣是寂寞的清泉的经典作品。再次穿越成农家小萝莉,爹死娘痴。面对自己一家孱弱,钱亦绣则表示淡定,爬起来靠的是实力,除了当“阿飘”时的运气。携同小哥哥,左手发迹左手护美人……牙人看到婆娘弄回来个傻子,气道,“你傻呀,弄个傻子回来作甚?卖不出去不说,咱还要倒贴吃食养着她。”。第二天,除了钱三贵和程月身体好要多睡一阵,钱家三房的人都早就起了。钱亦锦出来就跑去外面习武——慢跑、蹲马步、练拳、扭腰,这是钱三贵平常教他的。钱亦绣也顶着熊猫眼旗号哈欠出了门。钱满霞进厨房烧饭,吴氏去松潭担水。钱亦绣并也没像一如往常一样跟随钱亦锦起来就跑到外面练武——跑步、蹲马步、打拳、踢腿,这是钱三贵平时教他的。。...

农女锦绣小说-第五十三章 自私全文阅读

第二天,除了钱三贵和程月身体不好要多睡一阵,钱家三房的人都早早就起了。

钱亦锦起来就跑到外面练武——跑步、蹲马步、打拳、踢腿,这是钱三贵平时教他的。

钱亦绣也顶着熊猫眼打着哈欠出了门。

钱满霞进厨房做饭,吴氏去松潭挑水。

钱亦绣并没有像往常一样跟着小哥哥练武,而是出门往村子里跑去。

“我去大爷爷家一趟。”钱亦绣大声喊道。

等钱满霞要问清楚一些,她已经跑出大门了。钱亦锦听了,不放心妹妹,也跟着跑了出去。

太阳刚刚从东边升起来,荒原上湿漉漉的,野花上挂着晶莹的露珠,空气中的甜香味夹杂着湿气,沁人心脾。一切都是那么美好,可小兄妹的心却不轻松。

进了村子,村里还非常寂静,除了公鸡打鸣,几乎没有其它的喧闹声,几乎家家都紧闭大门。他们的跑步声显得特别清晰,引得院子里的狗狂吠不已。

把钱家大院敲开,是汪氏来开的门,除了汪氏和许氏,其他人才陆续起床。

汪氏见两兄妹这么早,吃惊地问,“是家里出了什么事吗?”

钱亦锦倒是神色如常,钱亦绣却跑得一头汗。她喘着粗气说,“没有出事,我……我就是来跟大奶奶说一声。花店和花农今年没有……没有种霞草,或许会大量收购,你们先摘些霞草去花店问问。要快,别被人家抢先了。若是……若是花店收了,比自己零卖好得多。价钱肯定会被压低一些,但胜在收入稳定。”

汪氏笑起来,“哟,绣儿真是个机灵丫头。难得你有心,快进来坐坐。”

“谢谢大奶奶,不了,家里还等着我吃饭呢。”钱亦绣摇摇头,又拉着小哥哥返身跑了。

汪氏进厨房对许氏说,“绣儿自从滚下坡好了,人也机灵起来。那孩子实在,这么早就跑来告诉咱们卖霞草的法子。不像锦娃,光是嘴甜,从来没见他动过真格的。我是看出来了,绣儿像你三叔,锦娃就像吴氏,光会嘴卖乖。”想想又道,“不会是他们有更赚钱的法子,所以才把这事儿告诉咱们的吧。”

钱大贵正好出来洗脸,听见了汪氏的话,说道,“你这个婆娘就是心多,昨晚三贵说他们家人手紧,要先顾着地里的活,你又不是没听见……”

他们又跑去了钱二贵的家。冲着唐氏,钱亦绣才不想来这里。只不过看在钱二贵及钱满河的面子上,也只有来一趟。

钱二贵家的院子去年才修起来,蓠芭院墙,墙上还爬着好些藤蔓。泥砖房子,房顶盖的瓦片。虽然比不上钱家大院,在村里还算得上中等户,比三房的房子好了一百倍不止。

是钱满河的媳妇王氏来开的门,这么早,唐氏那个懒婆娘定然还没起来。钱亦绣又把跟汪氏说的话说了一遍。

王氏笑道,“谢谢绣儿,也谢谢锦娃,我这就跟公爹说。”

王氏关了门,从正房的窗户里传来唐氏的声音,“谁这么大早来敲门?”

“是绣儿和锦娃。”王氏把钱亦绣的话说了。

唐氏嘀咕道,“豆丁大的丫头片子知道个啥?莫不是吴氏让她来折腾咱们的吧。花店掌柜又不是咱家的亲戚老表,会长期收购咱家的霞草,真是鬼扯!”

钱二贵说道,“人家不都说了要抢先嘛!偏你这个婆娘不会听好话。”又大声说,“满河媳妇吃了饭就去找蝶姑,快些去县城。”

“她去县城谁下地?”唐氏嚷道,“她下地,我去县城。”

钱二贵嗤道,“就你这张破嘴,能谈成的生意都会被你搅黄了,老老实实下地去。”

离开钱家二房,钱亦锦不解地问妹妹,“大爷爷、二爷爷那么自私,还让爷奶把咱们娘亲嫁人。特别是二/奶,更坏。干啥还要告诉他们挣钱的法子?”

看看小正太,他的眼睛还有些红肿,可见昨天哭得有多伤心。

钱亦绣无奈说道,“大爷爷、二爷爷不愿意因为被娘亲所累而选择自保,跟唐氏为了一己私欲就想卖娘亲进许家还不一样。他们只是自私,而不是歹毒。自私是人的劣根性。是人都自私,只是有人自私多些,有人少些。像咱们爷奶那么心善的好人,这个世界太少了。我跟他们说挣钱的法子,就是想让他们舍不得撇清咱家,更希望他们能记情,在咱们有事求上门的时候,能伸伸手……目前,咱们还没找到更强大的靠山,还有求于他们。谁让咱们太弱呢?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她的声音越来越低。

钱亦锦虽然只有六岁,但极聪明。他听懂了妹妹的话,沮丧地低下头。想了想,又抬头说,“等咱们出息了,变强了,不许他们嫌弃娘亲,也让他们求咱们。”说完,小嘴抿得紧紧的,一脸坚定。

“嗯。”钱亦绣重重地点点头。

小哥哥拉着小妹妹慢慢往家走去。晨光中,那个斑驳的土墙院子孤零零地耸立在荒原中,悲凉而残破,感觉再来一场暴风雨就会被冲夸一样。

来到院门前刚站定,门就打开了,是程月开的。她起床没看到儿子女儿,又有些着急。听说他们去了村里,便一直站在这里从门缝往外看。

吃早饭的时候,钱亦锦跟钱三贵说,“爷,我想缓一步上学,咱们先把院子和房子修修。”

钱三贵摇头道,“爷已经是一个废人了,就盼着你读书明理,早些有出息,早些把门户顶起来。你读书是咱们家的第一要事,比其它任何事都重要。我夜里想了想,咱家院子房子也要早些修缮,就下个月吧。”

钱亦绣道,“既然要做,干嘛不一起呢?两件事又不矛盾。”

钱三贵摇头道,“还是一件一件做的好,不至于太惹人眼红。”

农忙期间,钱家都是三房人家一起干,先大房,后二房,再后就是三房。三房人手少,不止吴氏和钱满霞要去地里干活,小正太钱亦锦也要去。

由于这几家没有牛或者驴子,就一起出钱借了谢虎子家的驴子来三家轮着梨地。

钱家几房的坡地是挨着的,大房和二房是各四亩,三房只有两亩。

那三个人不在家,钱亦绣就在家里守着,偶尔会出去在附近溪边挖点肥嫩的野菜。

三房只有两亩坡地,三天也就忙活完了。不像大房和二房,忙完了这边的坡地,还要去忙活洪河边的水田。

一忙完了地里的活,吴氏第二天就去许家肉铺割了一条两斤重的五花肉,又拿着张家送的一包糖果,领着钱亦锦去私熟拜见张先生。

…………………………

谢谢小祺祺祺祺飞的礼物,谢谢简和玫瑰、鹿姐、小P悠悠、赫拉@芊琳的荷包,谢谢!谢谢亲的支持和推荐!

今天有事,一早起来改文,发文。祝亲们周末愉快!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