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撇清

农女锦绣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农女锦绣是寂寞的清泉的经典作品。再次穿越成农家小萝莉,爹死娘痴。面对自己一家孱弱,钱亦绣则表示淡定,爬起来靠的是实力,除了当“阿飘”时的运气。携同小哥哥,左手发迹左手护美人……牙人看到婆娘弄回来个傻子,气道,“你傻呀,弄个傻子回来作甚?卖不出去不说,咱还要倒贴吃食养着她。”。夕阳的最后一丝余辉渐渐地丧失光泽,夜色如潮水般席卷而来,半圆的明月在星星的陪伴下会出现在夜空中。蔷薇如天上的星星般密密麻麻,粉红色的花瓣在清辉中更为朦朦胧胧的美丽,散发出着阵阵的花香。几个人都缄默下去,院子里静悄悄的,没办法听见院外的虫鸣蛙叫。钱亦绣望着群山蔷薇如天上的星星般密密麻麻,粉红色的花瓣在清辉中更加朦胧美丽,散发着阵阵的花香。。...

农女锦绣小说-第五十二章 撇清全文阅读

夕阳的最后一丝余辉渐渐失去光泽,夜色如潮水般袭来,半圆的明月在星星的陪伴下出现在夜空中。

蔷薇如天上的星星般密密麻麻,粉红色的花瓣在清辉中更加朦胧美丽,散发着阵阵的花香。

几个人都沉默下来,院子里静悄悄的,只能听到院外的虫鸣蛙叫。钱亦绣望着群山发呆,程月望着蔷薇发呆,钱满霞则不时东张西望。

门突然响了起来,还有大山的叫声。

钱满霞起身开了门,大山一下蹿了进来。钱亦绣过去拍了它一下,骂道,“越来越过份了,咋这时候才回来?”

钱满霞也说,“是呐,这些天它总是早出晚归的,天不黑就不归家。”说着瞪了它一眼。

若平时大山挨了打骂是要躲在一边生气的,今天却围着她们转不停。钱亦绣仔细一看,惊道,“哎呀,大山好像要当娘亲了。”又笑道,“大山天天往外跑,原来是找相公去了。”

钱满霞的脸都羞红了,瞪了一眼钱亦绣说,“姑娘家家的,胡说咋呀?”低头看看大山,肚皮和****的确大了些。

几人都有了几分高兴,盼着大山能多下几个崽看家。

天更晚了,几个人更坐不住了。门终于响了起来,“是我,开门。”是钱亦锦的声音。

钱亦绣跑去开了门,钱亦锦风一样冲了回来。他的脸涨得通红,也不理妹妹,跑到程月面前大声说,“娘,以后没有儿子的陪伴,不许出院子。”

程月没反应过来,愣愣地看着儿子。

钱亦锦急得青筋都涨出来了,拉着她的衣襟吼道,“听到没?没有儿子的陪伴,娘不许出去。娘要听话。”

程月还是有些怕霸道的儿子,见他急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还是瘪着嘴点点头。

钱三贵和吴氏也随后走了进来,两口子的神色都不好。钱三贵明显累着了,脸色不好,吴氏和钱满霞赶紧服侍他洗漱、睡觉。

钱亦绣的心沉下来,感觉有不好的事发生,但看看程月,也只得按下心中的疑惑。

等了一会儿,见小正太缠着小娘亲去了左厢房,才问起吴氏他们去钱家大院的事情。

吴氏食指点着她的头嗔道,“人不大,操的心还不少。”还是告诉了她经过。

钱老太看到三儿子终于走出了家门非常高兴,都激动哭了。

钱二贵被请到了钱家大院,听说唐氏干的缺德事很生气,难得硬气了一回。回家押着唐氏来给钱三贵和吴氏赔礼倒歉。唐氏先还撒泼,钱二贵当众打了她一嘴巴,并说出了要撵她回娘家的话,唐氏方才不情愿地道了歉。

钱老太和钱大贵夫妇及钱二贵虽然觉得唐氏想把侄儿媳妇卖给方阎王的做法损阴德,但对程月的态度也好不到哪里去。

说钱满江死了,却不是战死的。程氏成了一个寡妇,却连个阵亡将士遗孀都算不上。若真招惹到了哪个他们钱家惹不起的人咋办?他们不可能为了一个脑袋不清醒的程氏把自家搭进去。

又说上次惹事的范二黑子只是个村里的一个小混混,汪里正就能搞定,所以他们老钱家才敢上门讲理。若是方阎王之类的恶人打上了程氏的主意,那他们钱家就惹不起人家了。

他们劝钱三贵夫妇最好找个好点的人家把程氏嫁了。这样,也算对得起程氏和她的一双儿女了。少了这个惹祸精,三房自家的日子也能好过得多。

钱三贵和吴氏当然不愿意了,又说了钱满江走之前求他们照顾好程月的事情。说儿子虽然死了,但他们答应了儿子要护好他的媳妇,咋能失信呢。再说,程月跟他们相处这么久,他们早拿她当亲闺女待了,咋舍得把她嫁出去?她的脑子不算很清醒,去了别家是会被欺负的。

特别是钱亦锦,哭得伤心极了。他说,“我和妹妹已经没有爹了,你们咋能再让我们没有娘呢?我娘虽说不算太精明,但还是爱我们的呀。每天晚上知道给我们盖被子,还知道从嘴里省一口给我吃,我们若是受欺负了,她会哭好久。没了娘亲,我们可怎么活……”

见钱亦锦这样,钱老太先不落忍了,其他人也不好再说什么了。只是让钱三贵两口子要拎清楚,不要感情用事。程氏现在是寡妇,若是有那惹不起的人打上了她的主意,切莫为了她害了自己一家人。

听了这些话,钱亦绣的心跌入谷底。钱家人的意思是,若是有恶人找小娘亲的麻烦,他们会选择自保而袖手旁观。为了怕招惹麻烦,还让爷奶找个人家把小娘亲嫁了。

若方阎王或是比他还横的恶人真打上了小娘亲的主意该咋办?

现在老钱家那两房又想撇清,单凭他们三房这一家病弱,别说那些横的,就是普通人家都能把他们压死。虽然家里有了大山,但牲畜再厉害也比不上人的智商。

钱亦绣发愁了,她抱着吴氏的腰哽咽道,“奶,别把我娘嫁出去,我和哥哥离不开她。”

吴氏摸着孙女的头说道,“绣儿莫哭,你娘是你爹的媳妇,你的亲娘,爷和奶不会把她嫁出去。”

钱亦绣又问,“若是方阎王真想娶我娘咋办?他会不会明目张胆来抢亲啊?”

吴氏叹道,“明抢他倒不敢。再说,这只是唐氏的一厢情愿,那方阎王也没说要娶你娘。记着,离那些蛮横不讲理的人家远着些,看见他们绕开走。以后你娘不仅不能再出门,你和锦娃也要小心些,门一定要锁好、插好……”

夜里,钱亦绣心里有事睡不着。想着跟张家的关系虽然拉上了,还没有那么紧密,要继续加固。再说县城离这里还远,有时候远水是解不了近渴的。还得想办法攀上宋家庄子的王管事,那里离得近,不到两刻钟就能走到。王管事也算附近最有势力的人,那些大地主、镇上的财主都不敢惹他。

还有就是要把跟大房、二房的关系打理好,让他们舍不得撇清,真遇到事了,多个帮衬……

钱亦绣想了很久很久,后半夜才睡着。

………………………………

谢谢赫拉@芊琳的荷包,谢谢!谢谢各位亲的支持和推荐!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