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路远且长

农女锦绣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农女锦绣是寂寞的清泉的经典作品。再次穿越成农家小萝莉,爹死娘痴。面对自己一家孱弱,钱亦绣则表示淡定,爬起来靠的是实力,除了当“阿飘”时的运气。携同小哥哥,左手发迹左手护美人……牙人看到婆娘弄回来个傻子,气道,“你傻呀,弄个傻子回来作甚?卖不出去不说,咱还要倒贴吃食养着她。”。钱老太先还开心,听了汪氏的话就沉了脸,骂道,“吴氏那个败家娘们婆娘,刚卖了麦子就买肉吃。那点钱,别说欠债,怕是连去年的日子都这坎。不明白好好的谋算着过日子,就这么残害了。哎哟,气疯我了。我三儿可伶呀,咋讨了那么个会过日子的败家娘们婆娘。锦娃在长身钱亦绣严重鄙视老太太的重男轻女,钱亦锦在长身体,自己和小姑姑就没长身体了?汪氏也够厉害,几句话就把老太太的气给撩拨上来了。。...

农女锦绣小说-第五十一章 路远且长全文阅读

钱老太先还高兴,听了汪氏的话就沉了脸,骂道,“吴氏那个败家婆娘,刚卖了麦子就买肉吃。那点钱,别说还债,恐怕连今年的日子都过不去。不知道好好算计着过日子,就这么祸害了。哎哟,气死我了。我三儿可怜呀,咋讨了那么个不会过日子的败家婆娘。锦娃在长身体,偶尔馋了就让他来亲戚家里打打牙祭,剩下的人也该勒紧裤带过日子啊……”

钱亦绣严重鄙视老太太的重男轻女,钱亦锦在长身体,自己和小姑姑就没长身体了?汪氏也够厉害,几句话就把老太太的气给撩拨上来了。

赶紧解释道,“太奶,这肉不是我们卖粮食的钱买的。是我们在山里摘了些霞草和花去县城卖,得了几两银子买的。这点心也不是我们花钱买的,是张老太太赏的。”

钱亦锦马上要上学,得把银子的出处说一说。

“山花也能卖钱,还能卖几两银子?”许氏吃惊不已。

钱亦绣摇头道,“昨天我们是第一天卖,抢了个先机,所以卖了几百文。其它的就是保和堂的张老太太看我们可怜,我又无意帮他们家找到了老太太埋的酒,又赏了几两银子。以后肯定卖不了那么多钱了。”

便挑着能讲的讲了些。

汪氏笑道,“那感情好,满川媳妇和蝶姑也去山里摘霞草和花去县城卖。虽说卖不了多少,但多一个是一个。”

钱老太听了气得不得了,暗骂道,贪心的婆娘,自己的日子这么好过了,还去跟三房争这点子小钱。她不好明目张胆瞪汪氏,便使劲甩了几个眼刀子给钱亦绣,真是个缺心眼的二傻子,跟她娘一路货色。这赚钱的好法子,咋能随便乱说呢。

钱亦绣看老太太瞪自己郁闷不已,不招人待见,咋做都不对。

汪氏看到钱老太“吃里扒外”的样子,又是一阵胸闷。

钱大贵也是钱老太一样的想法,说道,“三房不容易,好不容易有了个赚钱的营生,咱们何苦去跟他们抢?”

汪氏红了脸,嗓音也大了起来,“当家的说的是什么话,咱们咋是跟他们抢?满山遍野的花他们三房一家人能摘得完?那么大个县城他们一家能卖得完?”

钱亦锦忙说道,“大奶奶说得没错,山里的花多的是,便宜了外人不如便宜咱们自己人。我爷和我奶就是让我们特地来告诉你们这件事,说这几天或许还能卖点钱,过些天就更卖不起价了。不过,主要是卖霞草,别的花都是给霞草做个陪衬。”

钱亦绣气得翻了一下白眼,这种讨好的话又被他给先抢了去。

果真一家人都露出了笑脸,钱老太给了别人一个看我没白疼锦娃的表情,把钱亦锦拉到怀里说,“乖重孙,难得你爷和你有心,挣点钱儿还想着亲戚们。”

钱亦绣又是一阵郁闷,咋干活最多的人没得到表扬呢?这种在前世单位里经常出现的戏码,在这里也出现了。

钱亦锦忙为吴氏拉着好人分,“不光是爷和我想着,奶也想着,”他瞥了眼嘟起嘴巴的妹妹又说,“还有妹妹也想着。”

众人似乎都没有听到他的话,讨论起明天去山里摘霞草的事情来,又问了钱亦绣一些细节。

小兄妹走的时候,汪氏难得地主动装了一小碗干豇豆烧肉给他们带回家吃。多多小盆友大口吃着回锅肉,也不心疼自家的肉送人了。

两兄妹到了家,爷奶及小娘亲、小姑姑还坐在桌边等他们吃饭。

一小碗回锅肉,一小碗干豇豆烧肉,一碗白菘大骨汤,桌上的几个菜是这个家最好的一次晌饭。一家人品尝着这顿难得的美食,欢笑声不绝于耳,唐氏的闹剧被甩在了脑后。

这个笑声有别于他们数钱时的笑声,数钱时的笑声是兴奋的,压抑着的,生怕被别人听见。而此时的笑声,却是轻松的,惬意的,随心所欲的。

下晌,吴氏领着钱亦锦去地里忙活,钱满霞则把家里的衣裳拿出去洗。钱亦绣补昨天夜里的磕睡,一直睡到太阳偏西才起床。

今天吃了个早夜饭,因为钱三贵要去钱家大院,他要请钱大贵和钱老太作见证,向钱二贵夫妻讨要说法。

钱三贵这么多年来第一次拄着拐走出了家门,吴氏和钱亦锦陪着他一起去。

站在院门口目送三个人向村里走去。夕阳下,荒草中的小路上,钱三贵拄着拐一摇一晃的走着,走得极慢,还不许吴氏扶,宽大的衣摆被风吹得飘起来,显得更瘦。但此时他在钱亦绣眼里却是高大有力,家主立起来了,这个家的日子应该好过些了吧?

还有旁边的小男子汉钱亦锦,他挺着小胸脯走在钱三贵的身旁,通过这两次打击,他也成熟内敛了不少。

远看,吴氏的背佝偻得更厉害了。

这三个人的背影依然是老弱残,却是这个家的顶梁柱和中坚力量。

路,又远且长。

钱亦绣叹了口气,把院门关上。回过头,看见小娘亲手足无措地站在院子中间,眼睛湿漉漉地望着女儿,想说什么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她似乎也知道自己“闯祸”了,让公公婆婆难过了。

钱亦绣过去抱住她,脑袋贴在她的肚皮上,其实钱亦绣更想贴在她的胸口上,只是自己此时还太矮。

程月的身子有些微微发抖,好一会儿才平缓下来。说道,“绣儿,他们想把娘卖了,娘怕。”

钱亦绣蹭了蹭她的肚皮说,“娘莫怕,爷爷、奶奶、哥哥、姑姑,还有绣儿,我们都喜欢娘,都离不开娘。”

钱满霞洗完碗出来,笑眯眯地说,“嫂子,咱们家可舍不得卖你。你有一双好儿女,绣儿现在会挣钱了,锦娃读了书就会有出息了,咱们就等着享他们的福吧。”

程月听了才好过些。

几个人坐在院子里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主要是钱亦绣和钱满霞说。表面看着平静,其实心里都很忐忑不安,不知钱三贵几人在钱家大院能不能维护自家的权益。

…………………………

谢谢米兰二号、简和玫瑰、鹿姐的荷包,谢谢众位亲的支持和推荐!今天要带女儿去医院抽饿血,所以提前上传了。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