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来自吞日的不满

天工创兽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天工创兽是江离付芷的经典作品。吞日明黄色的眸子瞪得溜圆,一动不动的样子就跟被冻傻掉了的蛇一个样儿。这个人怎么会知道他有人形?!不对,应该说为什么这个人对他一副了如指掌的样子!他和苍青那些家伙这些年一直...

天工创兽小说-第98章 来自吞日的不满全文阅读

吞日明黄色的眸子瞪得溜圆,一动不动的样子就跟被冻傻掉了的蛇一个样儿。

这个人怎么会知道他有人形?!

不对,应该说为什么这个人对他一副了如指掌的样子!

他和苍青那些家伙这些年一直守着这片森林,从来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从兽形变成人形。

按理来说,根本不会有人知道他们的秘密呀!

“嗯?”天倾语调微微上扬,那双澄澈干净的眸子里分明没有威胁,但是这语气硬生生让吞日感觉自己置身寒冬腊月,快冻死了。

一个激灵,吞日从天倾的手腕上脱落,在即将坠地的那一刻,青色的光芒闪过,金色小蛇的身躯被青芒笼罩。

身形不断拔高,从只能够绕着人手腕盘成一个环的样子变成了一个一米七的人形。

随后,青芒渐渐消散,一直被笼罩看不清具体模样的吞日的真面目终于显现在了人前。

那是一个有着一头金色短发的少年,明黄色的眸子立在白皙的脸上,没有给人灵动之感,反而是透着一份懒散。

面部轮廓并不偏向于棱角分明,少年脸上也没有粗犷,反而每一处都带着精致细腻。

微微下耷的眼皮表明着他还没有睡醒的不耐与散漫。

靠近少年,甚至感觉不到任何温度,就像是在面对一个没有生机的傀儡人偶一样。

唯一让人感觉到少年是个鲜活存在的大概只剩下那充满哀怨的声音了:“这下满意了?带一个人过去对你有什么好处呢,还不如一条蛇不引人注目。”

“可我要的就是引人注目呀。”天倾伸出手牵起吞日的手,那样子十分像是面对一个脆弱的小弟弟。

天倾的话让吞日勉强抬了抬眼皮子,但很快又垂下了。

变成人形,他就不能光明正大地缩在天倾的衣兜里睡觉了,这真是一件不那么愉快的事情。

吞日在变成人形的那一刻就后悔了。

他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就鬼迷心窍在一个认识没多久的少年面前展现出了真实的自己。

要知道,现在的创兽师创造的那些所谓的创兽根本就没有太多的形态。

别说是变成人了,有些创兽甚至就连自己的大小都不能自如控制。

最可笑的就是这样子的创兽,竟是让那些洋洋自得的创兽师以为形体的大小就是决定创兽实力强弱的规则。

紫阶创兽师、蓝阶创兽师被捧成了宝,而赤阶创兽师的待遇却是连草都不如。

“在想什么?团如小弟弟。”天倾低眸,随口就来一个名字。

“你叫我什么?!”吞日听到这话,就跟炸毛的鸡一样,跳了起来。

“啧,团如小弟弟这么兴奋吗,不就是叫了一下你的名字嘛。”吞日能够看到天倾那双澄澈干净的蓝色眸底透露出的威胁。

那就像是在说:这就是你的名字,不接受反驳。

吞日表情十分难看复杂,到不全是对这个名字的不满,主要是这个名字让他想到了一个人。

一个万年前就喜欢逗他玩的少女。

那位天工一族的少族长,那个古灵精怪的少女。

吞日看着天倾,时不时就会产生一种他就是那个少女的错觉。

两个人给人的感觉实在是太像了。

但吞日心里有一个声音在告诉他,这个少年不可能会是她。

因为两人性别就不一样。

可是那种熟悉感让眷恋过往的吞日舍不得放手,这才是他为什么分明有能力离开却还是留在这里的原因。

“不要叫我小弟弟,算了,随你吧。”吞日没有对团如这个名字说什么,只是觉得自己不应该被叫做小弟弟。

他一个万年前就被创造出来的创兽,年龄就算是个零头都比这个小少年要大,怎么能被人叫做弟弟呢!

但吞日话一出口又后悔了,实在是团如小弟弟这个称呼,让他格外的留恋,简直勾起了他对于美好过往的所有回忆,让他舍不得丢弃。

“团如小弟弟会演戏吗?待会儿可不要穿帮哦。”不只是吞日对这个称呼十分别扭的喜欢,天倾对这个称呼也有一种源自记忆深处的喜爱。

此时,天倾的眸子笑眯眯的,她几乎已经断定了自己与面前这只创兽曾经必然认识。

她不傻,那么诡异的熟悉与亲近感,相互之间诡异的默契与自然,无一不在说明他们曾经就认识,并且熟知。

所以此时天倾提出让吞日配合自己的时候,她甚至都没有告诉吞日她到底想要做什么。

“放心,我知道怎么做。”好在吞日并没有丢失万年前的记忆,多年的相处让他很快就代入了他和少族长一起玩弄时的行为。

“有团如小弟弟这句话,我自然是放心的。”天倾眨了眨眸子,灵动与狡黠自然流露。

但那也仅仅只是一瞬,下一秒,天倾又恢复了那个干净清冽的陌玉形象。

天蓝色的眸子一尘不染,里面含着的是世界上最纯澈自然的色彩。

每一个看到这双眸子的人,都会下意识对眸子的主人升起一种好感与保护欲。

此时,这双眸子的主人却在以一种保护的姿态保护另一个少年。

那个少年皮肤白皙细腻,眼底蓄着几分困意与懒散,走路的姿势都透着几分困顿的混乱。

两人往前走去,很快就被外围警戒的人员发现了。

“什么……原来是陌玉公子呀!”原本一脸敌意防备的佣兵在看清走过来的少年的脸的时候,瞬间松下了戒心。

陌玉公子回来了,自己人有什么好防备的呢!

“你好。”天倾朝着佣兵微微颔首,举止间带着矜持与清傲,“苍勒是在前面吗?”

“对,不过苍勒大人现在正和苏稚大人、幻姬大人商量事情,陌玉公子的事情如果不急的话,最好还是等一下再过去吧。”

“多谢。”天倾再次颔首,礼貌中带着矜持与疏离。

说完这句话,天倾就牵着吞日往里面走去。

也是等到天倾走进去了,守卫的佣兵才想起来,陌玉公子的身边好像跟了一个陌生的少年。

嘶,不经苍勒大人的允许将外人放进去了,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引起苍勒大人的不满。

在外圈戒备守卫的佣兵忧愁的思绪在想到队伍现在的情况后,又雨过天晴了。

队伍里面莫名其妙少了好几个人,现在正是缺人的时候,苍勒大人路上都接收了好几支小队,应该是不会在意陌玉公子带回来的这一个小少年的。

成功说服了自己的佣兵再一次尽职尽责地守着队伍的外圈。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