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索厉干的好事

天工创兽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天工创兽是江离付芷的经典作品。齐越之那支队伍中竟是凭空消失了一个人。那个原本站在齐越枉身后的络腮胡子大汉十分突兀地消失了。在这之前,甚至都没有任何征兆。如果不是讯风刚好瞥到了这一幕,他都不敢相信...

天工创兽小说-第94章 索厉干的好事全文阅读

齐越之那支队伍中竟是凭空消失了一个人。

那个原本站在齐越枉身后的络腮胡子大汉十分突兀地消失了。

在这之前,甚至都没有任何征兆。

如果不是讯风刚好瞥到了这一幕,他都不敢相信人就这么消失了。

没有创兽的空间波动,说明根本不是通过空间创兽的空间通道消失的。

讯风的停顿让其他人也注意到了,当他们发现就这么一会儿工夫,竟然少了一个人的时候,所有人都惊慌不安了。

这是什么手段,竟然悄无声息就带走了一个人!

“齐、齐越悦,不、不会也是、是这样子消、消失的吧?!”齐越珍瑟瑟发抖,话都说不利索了。

“那个人带走了我妹妹?!”齐越之突然回过神来,怒吼出声的话让人怀疑他的脑子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就算是刚刚那个络腮胡子消失的方式和他妹妹一模一样,那也不能说明那个络腮胡子就是带走齐越悦的人,恰恰相反,那只能证明那个络腮胡子是继齐越悦之后的另一个受害者。

没有哪个动手的人会傻到在这个时候突然离开,这不是明摆着让众人把注意力往他那边放嘛。

只有可能是另一个和齐越悦一样被带走的男人。

“蠢货。”齐弃冷嗤一声,看向齐越之的目光就像是在看一团没有一点用处的垃圾。

齐家最出色的子弟?

就这种货色?

呵!

“你们说下一个会不会就是我们呀?”齐越枉就算是听到了齐弃那句嘲讽意味十足的话,此时也没有心思去搭理。

他现在只担心自己会不会就是下一个突然消失的人。

这个猜想实在是太恐怖了,恐怖到他都不愿意去想别的事情,只觉得心跳快得都不是自己的了。

“不清楚,不过慌张解决不了任何事情。”齐越寒倒是十分冷静,语气都保持着一贯的平稳。

此时,彻底慌了神的十来个人哪里还记得他们正被一群异兽包围着,在他们眼中,未知的恐怖才是最恐怖的。

而狂野和讯风亲眼目睹了一个人的消失,此时狂野正在和讯风进行神魂交流。

狂野:【讯风,你说这会不会是这些人故意演出来骗我们的局?】

实在是不怪狂野如此猜测,主要是万年前被某个人坑惨了,也坑怕了。

讯风看了眼那边思绪不宁的创兽师们,然后才回答狂野:【不太像,看着像是真的。】

狂野听到这话都快哭了:【看着像有什么用,难道之前我们经历的那些不也是很像是真的吗?】

狂野当初真的是被虐惨了,一次次的被人耍着玩,还美名其曰是为了锻炼他们,防止他们太过单纯被人骗了。

所以现在他不管是看多么像是真的的一件事情,总觉得里面掺了假。

想到他们之前被惨虐的往事,讯风沉默了一下,然后才开口,声音都有些飘忽:【我觉得不像是假的,像那位一样变态的妖孽世界上又有几个呢!】

听到这话,狂野倒是疯狂点头附和,是呀,那种小变态好像是不常有,就是不知道那个小变态到底什么时候才会出现。

讯风和狂野达成了统一意见,都觉得这消失应该是真的。

既然是真的,那么为什么人会在青漠森林突然消失呢?

天倾也在想这个问题。

她搜集的那些资料里面可从来没有说过青漠森林还会突然莫名其妙消失几个人。

刚刚那种现象确实是挺莫名其妙与诡异的。

一个大活人就这么突然在你眼皮子底下消失了,关键是你还没有感觉到有创兽师的力量在作祟。

天倾手腕上那条小金蛇早就不盘成一个环黏在天倾手腕上了。

他在天倾进入狂野熊的地界的时候,就已经又溜进了天倾的衣兜里。

此时,小金蛇扁扁的脑袋从衣兜里探出了一小点,那双明黄色的眸子闪了闪。

这情况,怎么感觉那么的眼熟呢!

就在吞日努力回想这份熟悉感是从哪里来的时候,讯风已经回忆起来了:“索厉!”

最近事情有点多,他都快忘了青漠森林里面一点都安分的索厉。

那几个被封印的老东西,封印了万年现在正是活跃的时候,特别是索厉那家伙一直琢磨着怎么才能够逃出封印。

而不久前,讯风就注意到了青漠森林有历练者时不时就消失不见。

但这件事情发生在他面前的时候,被狂野的事情掺杂的讯风都快忘了索厉的事情了。

讯风这声索厉并不是对着狂野在内心说的,而是直接说出了声。

这就引来了齐越之等人的注意。

“什么索厉?”齐越枉有些懵懵的听着这个一点都不耳熟的名字,不知道为什么讯风雕王会突然喊出这么两个字。

甚至他还有些怀疑,讯风雕王的这个索厉二字,真的是个人名吗?

但讯风显然是不会再说了,他抬眸冷冷瞥了这支队伍一眼,声音也十分地冷,没有任何友善:“这次的事情你们就算了,不过不管那个叫齐越悦的女人在哪里,是什么情况,青漠森林都不会放过她的。”

话是这么说,但讯风心里很清楚,被索厉带走的人,恐怕都是凶多吉少了。

不过他没有想到索厉现在竟然已经这么猖狂了。

这样猖狂的家伙,不可能还交给光明圣殿那群看上去对封印这件事情无比热衷的人。

只能够他们出手了。

讯风带着狂野准备去索厉被封印的那个地方看看,也准备找机会问一下吞日他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

当初索厉的事情大家好像是丢给了在外面的吞日,也不知道对方这段时间有没有做点什么。

青漠森林毕竟是他们的青漠森林,不可能让索厉在青漠森林胡作非为的。

将目标盯准索厉的讯风,哪里还有工夫搭理齐越之,带着狂野就走了。

被留下的齐越之等人并没有那么高兴,那些已经不是第一次进入青漠森林的人总觉得最近的青漠森林处处透着诡异。

这样子的青漠森林,甚至都让人有些不敢继续待下去。

有人离开,也有人留下。

任何时候,都不缺胆大富有冒险精神的人,也不缺脑子少根筋的蠢货。

只有自己才能够帮到自己,不管是什么时候,人总得为自己的言行负责。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