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失踪,下落不明

天工创兽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天工创兽是江离付芷的经典作品。幻姬给天倾的是暗夜血殿众人之间用来相互联系的暗夜血石。作用不是很多,但光是可以与最近的暗夜血殿成员联系并且找到他们,那就是这块石头最大的优势。这暗夜血石也不是每个人...

天工创兽小说-第93章 失踪,下落不明全文阅读

幻姬给天倾的是暗夜血殿众人之间用来相互联系的暗夜血石。

作用不是很多,但光是可以与最近的暗夜血殿成员联系并且找到他们,那就是这块石头最大的优势。

这暗夜血石也不是每个人都有的,就连幻姬手里也只有三枚,为的就是以防丢了一两枚无法与苍勒等人联系。

此时幻姬将这东西给天倾也是怕天倾最后找不到他们。

毕竟这人选择留在这里,但苍勒等人肯定是不会选择走这条路线和狂野熊撞上的。

给一枚暗夜血石也是为了方便陌玉能够重新找回来,不然幻姬可不会如此大方。

给了天倾一枚暗夜血石,幻姬也不再犹豫,带着王棋和顾瑜就走了。

王棋对天倾没有什么多余的想法,唯一有的也只是对强者的敬畏,再加上还有幻姬的魅术干扰,此时当然是毫不犹豫就跟着幻姬离开了。

而顾瑜,他微微转头,对上天倾那双天蓝色的澄澈眸子,无声道了一句保重。

顾瑜比幻姬看得清楚,他知道,这一别,陌玉不见得还会回来。

毕竟陌玉的目的地从来都不与他们一致,那位也不可能会一直在苍勒这支队伍中浪费时间。

当然,他也不会一直待在这支队伍里,时机成熟他也是要离开的。

天倾微微歪头,眨了眨眸子。

这次顾瑜倒是猜错了,她确实不会在暗夜血殿这支队伍中待很久,但是说好了在经过水蚀犀角兽之后再分开那就是那个时候再分开。

天倾可没有觉得她单枪匹马闯青漠森林有什么有趣的。

虽然青漠森林给她一种很熟悉的感觉,她也不觉得自己会在这里出事。

但人是群居动物,能够跟着大部队混日子为什么要想不开单干呢!

想她之前那小日子,还别说,挺滋润的。

伸出舌头舔了舔唇瓣,天倾将注意力重新放回到面前的异兽与创兽师对决中来。

狂野他们发现躲在不远处的四个人了吗?

自然是发现了的。

不过是没有心思搭理那四个人罢了。

他和那四个人又没有恩怨纠葛,没必要去主动招惹。

所以就算是那四个人中三个人突然后退了,狂野也没有什么反应。

唯一令他反应大一些的就是面前死活不愿说出自己妹妹下落的齐越之了。

说实话,这样子的齐越之在让狂野愤怒的同时,还有些淡淡的欣赏。

护着血亲的人,是狂野十分欣赏的那一类人。

只可惜他们关系对立,齐越之不愿意说出他妹妹的下落,那他就不可能会放过这支队伍。

刚刚飞过来的讯风就看到狂野用他那身慑人气势威胁压迫那支小队的人。

虽然对狂野竟然歪打正着找到了这支队伍有些惊讶,但看到狂野这样子,讯风还是感觉到了一股幼稚。

是的,幼稚。

都多大的兽了,竟然还用威逼恐吓那一套。

“狂野,还是我来吧。”讯风停落在狂野的肩头,声音如刚出鞘的剑,锋利,危险。

狂野看到赶过来的讯风,什么话也没说,但那姿态分明就是将所有的事情交给讯风来处理。

狂野也知道自己的斤两,不会在这种时候逞能。

“你们有谁愿意说出那个不见了的女孩子的下落的?愿意说的人我们可以放他一马。”讯风眸子微眯,直接将主意打到了这支队伍其他人身上。

小队并不全是齐家人,就算是齐家人之间,因为父母不同立场不一,也并不是拧成一股绳的。

齐越之是齐越悦的亲哥哥,在这种时候会护着齐越悦没什么好说的。

但他们想要知道齐越悦的下落,却不一定要靠齐越之。

只要是这支队伍中的人不就好了。

齐越悦不可能是悄无声息就消失了的,总有人看到她是什么情况。

而讯风打的正是这些看到了这个过程的人的主意。

但讯风这次要失望了。

那些跪在地上的人听到了他说的话,一开始齐齐眼睛发亮,就像是看到了生的希望一样,但很快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这些人又都神色灰暗。

那样子,就像是根本不知道要怎么拿到这生机,反而觉得处处都是绝境之后的无可奈何与自暴自弃。

这样子的反应并没有在讯风的预料之中,他锐利的眸子微微眯起,视线在面前这些创兽师之间绕了一圈,最后停在了齐越寒的身上。

这些人中,也只有这个少年给人的感觉比较合他的胃口:“你来说。”

被突然点名的齐越寒并没有慌张,而是恭敬不失矜傲地开口:“齐越悦去了哪里,我们也不知道。”

没等讯风询问,齐越寒看了一眼站在狂野身边的齐弃,继续往下说:“那时候齐越之开启了空间传送通道,将我们传送到了这里不远处。

刚传送过来的时候,齐越悦还跟在齐越之的身边,她当时还拽住了齐越之的衣袖。

齐越之不愿意将自己的妹妹交出去,为了躲避你们的追击,我们决定离开青漠森林,于是我们就往这边走,最后在这里被你们拦下了。

也是直到你们喊人,我们才发现齐越悦不知道什么时候竟是不见了。

哦,对了,齐越之自己也不知道他妹妹去哪里了,不管你们怎么问都问不出什么结果的。

我也算是和齐越之一起长大的,对于他表情之下的意思还是很了解的。

刚刚你们询问齐越悦下落的时候,齐越之明显也是惊到了。

这说明他都不知道齐越悦是什么时候不见的。

身为哥哥,他现在应该是正担心着他妹妹的安危却苦于无法离开去寻找。”

齐越寒说齐越之也不知道齐越悦去哪里了,狂野和讯风也不知道该不该相信这个男人。

人类奸诈狡猾,他们也不是第一次知道这点。

有着万年前多次被骗经历,狂野和讯风现在可不是那种几句话就能够被哄住的创兽。

“讯风,你觉得可信吗?”狂野用自以为十分小声,其实连躲在远处的天倾也能够听到的声音询问。

“我觉得……”讯风十分认真地思索了一下,刚要给出一个答案,这时候变故纵生。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