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打狗没带棍子

天工创兽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天工创兽是江离付芷的经典作品。就在天倾这边想要往狂野熊地界挺进的时候,狂野简直就要气炸了。谁能想到,他和讯风就是因为遇到了路浅稍微分了一下神,被包围的那些小老鼠竟然就用空间能力逃掉了!逃掉了!“该死!”...

天工创兽小说-第89章 打狗没带棍子全文阅读

就在天倾这边想要往狂野熊地界挺进的时候,狂野简直就要气炸了。

谁能想到,他和讯风就是因为遇到了路浅稍微分了一下神,被包围的那些小老鼠竟然就用空间能力逃掉了!逃掉了!

“该死!”狂野满脸怒气,就算是顶着一张毛茸茸的熊脸,也能够让人感觉到他的滔天愤怒。

“王,我们还追吗?”问这句话的是狂野熊一族现任族长,那是一只比狂野要小整整一圈的狂野熊。站在狂野的身边,十分像是狂野的弟弟。

之前那些创兽师盗走了狂野熊一族的小幼崽,就是这位狂野熊一族的族长在组织异兽去抓人。

现在,小幼崽已经回到了它妈妈的怀抱中,而且小家伙此时睡得香甜,根本不知道它的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

依照狂野熊一族族长的意思,这种时候是一定要追上去的,不仅要追上去,还要好好给那些家伙一个教训才可以。

不然这些创兽师岂不是要小瞧了它们狂野熊一族!

虽说它们这一族面对创兽师的时候态度还算是友好,但这可不意味着它们是好拿捏的软柿子。

狂野熊一族,在那位手里本身实力就是仅次于炽耀天狮的存在。

它们只是懒得搭理那些不三不四的创兽师,并不是说它们就没有这个实力。

“追!为什么不追!”狂野的话听上去有些咬牙切齿,可见这位是真的气急了。

不过也是,自他被创造出来这么些年,什么时候这么丢脸过。

都已经是囊中之物的东西了,竟然还会被跑了!

幸好这件事情只有讯风看到了,要是被那几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主儿看到了,他的里子面子都没了。

狂野丢下这句话就带着他的手下们急匆匆往前追去。

被留下的讯风看着狂野那急匆匆的样子,很想说一句他还在这里呢。

狂野傻愣愣往前冲,怎么就能够确定那些家伙就一定是朝前跑的呢!

还不是需要他来找人,把他落在这里算什么样子!

但讯风还有一些事情要做,所以他并没有立刻追上狂野。

“你们几个……”讯风锐利的眸子扫过面前的五个人,不管是其中的哪一个,都没有在讯风锋芒毕露的注视下露出怯意。

这样子的表现让讯风心中满意了不少,至少现在的天工一族中也不全是贪生怕死的胆小鬼,还是有一些有胆量骨气的后生的。

“看在这个男人和我的创造者长得有些相似的份上,我就放过你们这一回。”讯风强行给自己扯了个理由,偏偏眼神平静淡然,就像是真的一样。

“以后不要再明知道前面的兽群生气暴走的情况下还往里面走了,被牵连了可别怪我没提醒你们。”说完这句话,讯风展开双翅,振翼高飞,去追赶狂野了。

“就这样就结束了?”尚兰还有些懵懵的。

这算是什么事呀!

她还以为照讯风雕王和狂野熊王的意思,这一次是要不死不休了呢!

结果,就这?

说实话,尚兰有些失望。

“不然你还想怎么样?”古易提醒尚兰他们到青漠森林是有正事要做的,没必要浪费时间在这种小事上。

“路少,我怎么觉得青漠森林这些兽王好像格外喜欢你呀。”聂澈之根本就没有理会他的三位下属,而是凑到了路浅面前,眼底有着好奇,语气温和。

“那只雕不是说了嘛,因为我和他们旧主长得像。”路浅挥了挥袖子,妖孽的脸上噙着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

“是这样吗?”聂澈之有些不太相信,他能够在那种艰苦的环境中成长到如今的地步,说明他并不是一个简单的人。

在一开始的时候,他确实相信了那只讯风雕王的意思,但是很快他就反应了过来。

那不过是一个说辞。

讯风雕王和那只狂野熊王一开始看到路浅的时候,可不是看到死而复生的旧主时该有的表情,而更像是一个在他们意料之外的人突然出现。

虽然他不知道那两只青漠森林王兽分明认识路浅却说不认识的原因,但聂澈之能活到现在,也不是一个傻的,没有大大咧咧问出来。

此时路浅也坚持是这个原因,聂澈之更加不可能会缠着路浅询问真相。

他又不是不知道知道的越多死得越快的道理。

“不然呢?”路浅淡淡反问,嘴角浅浅的弧度带着三分不羁与恣意。

“我怎么知道,你又不肯告诉我。”聂澈之小声嘀咕了一句,再次抬起头依然是那个清朗如月、温润如玉的光明圣殿殿子。

“既然狂野熊都走了,那我们还是继续前行吧。封印的事情已经耽搁不起了。”聂澈之端着一副悲悯的姿态,叹了一口气。

他们这一路走来,已经看到过不少人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分明前一秒那个人还站在另一个人的身边,下一秒就不知道碰到了什么触发机制,消失无踪。

那种消失十分突兀,在此之前一点预兆都没有,这也令聂澈之心里有些打鼓与庆幸。

他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莫名其妙的失踪,如果这真的是古易说的被封印的那只家伙搞出来的,那聂澈之还真没有把握自己会是它的对手。

令聂澈之庆幸的是,他在过来青漠森林的半路上遇上了路浅,虽然路浅这家伙性子凉薄又恶劣,但是对他还是有几分真心在的,也同意了帮他解决这次的事情。

有路浅在身边,聂澈之心里的不安都消失了。

大概这就是路浅的个人魅力吧,虽然这个人表现的一副恣意随性的样子,平日里看上去也十分不着调,但他总是给人一种十分可靠安全的感觉。

那种感觉是说不清道不明的,只有身处其中的人才能够意会得清楚。

“好。”路浅轻启薄唇,他的声音和他这个人一样,听上去十分不着调,含着几分纨绔弟子的味道。

这边,路浅一行人正在慢悠悠向着目的地走去,把一切都当做游玩的路浅根本不知道,他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就在他的不远处。

天倾同样不知道,有个和她有天定姻缘的男人就走在她的前面。

此时,天倾正饶有兴致地看着面前一场大戏。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