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青色丝带藏玄机

天工创兽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天工创兽是江离付芷的经典作品。天倾承认,这根青色丝带并没有给她任何威胁感,也给了她这确实是她的东西的感觉。甚至,天倾也很清楚,这本来就是自己的东西,是某个对她而言很重要的人送给她的礼物。而她此时的这句...

天工创兽小说-第55章 青色丝带藏玄机全文阅读

天倾承认,这根青色丝带并没有给她任何威胁感,也给了她这确实是她的东西的感觉。

甚至,天倾也很清楚,这本来就是自己的东西,是某个对她而言很重要的人送给她的礼物。

而她此时的这句话,并没有质疑的意思,只是想要和这东西展开一段对话。

然而,很遗憾。

青色丝带随风飘舞,看起来没有任何一丝波动,也没有任何一丝异常。

“不愿意和我对话?”天倾微微挑眉,眼底没有愤怒,更没有恼羞成怒。

但似乎,藏着比这些还要令人窒息的东西。

这种令人窒息绝望的东西,甚至影响到了那根青色的丝带。

青色的丝带微微晃动,依然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但一块青色的石头从它身上掉了下来。

天倾低眸,看着地上那块石头,面无表情。

那是一块青阶创兽石,是在青漠城能引起重视的东西,也是贾守岸一开始以为她给他的东西。

这样一块石头,从她一直当做装饰来使用的青色丝带上掉落,实在是很难不让人怀疑这根青色丝带的真正用途。

也许,它是一个空间道具,上面刻有空间铭文。

但天倾内心有一个声音,在告诉她,并不是这个答案。

她并不需要空间,她手里很多创兽都有自己的空间,他们的空间,就是她的空间。

就在这时,青色丝带再一次抖了一下,有一块石头掉了下来。

那是一块蓝色的石头!

显然,天倾的沉默落在青色丝带眼中,变成了天倾对青阶创兽石并不满意,所以为了防止天倾迁怒,青色丝带又拿出了更加有价值的东西。

但青色丝带猜错了,它如果不拿出蓝阶创兽石,也许还不会有什么事情,这蓝阶创兽石一出来,天倾的表情就变了。

少女明艳的脸上勾起淡淡的弧度,她捡起地上的蓝阶创兽石,收进了囡囡的空间,然后,抬眸看着面前的青色丝带,压低声音:“糊弄我,嗯?”

青色丝带都不随风飞舞了,一动不动的样子十分像是人看到惊讶的事情呆住了的样子。

“如果我不做那个反应,蓝阶创兽石你是不是就不拿出来了?”天倾微微歪头,顺手捡起地上的那枚青阶创兽石,收了起来。

青色丝带颇为委屈地再次晃了晃,随着它的动作,又一块青阶创兽石和蓝阶创兽石掉了出来。

天倾再次捡起地上的那两块创兽石,看着青色丝带问到:“这是你的,还是我的?”

青色丝带转了个圈,指向自己。

“原来不是我以前存的东西吗。”天倾的语气听上去有些可惜。

青色丝带歪了歪一端,看上去对于天倾的反应十分惊讶。

难道是它的东西还不好吗?

它记得,天工一族里面分明很多人都十分喜欢它的,如果不是因为它是天倾的东西,天工一族都要因为它掀起争端的呢。

“要是被人发现了,那我就麻烦了。”天倾语气里面似乎含着几丝忧虑。

如果是熟悉天倾的人,那恐怕在看到天倾这样子的时候,就能够知道天倾又在忽悠人了。

但青色丝带的智商还不足以让它考虑这么难懂的事情。

所以,它只是又在原地晃了晃,表示自己不会在外人面前显露出它的这项本事的。

“这样啊,那也行吧。”天倾摸了摸下巴,看上去十分勉为其难地接纳了青色丝带这个麻烦的东西。

青色丝带伸出一端,蹭了蹭天倾的脸,表示亲近。

青色丝带这么一弄,倒是让天倾终于出现了一丝不好意思。

她摸了摸头,伸出手握住青色丝带,将青色丝带举高,遮住月亮。

月亮明亮的光芒在经过青色丝带后,带上了一丝青芒,原本还算清晰的圆月被这么一弄,顿时模糊了不少。

“走吧,我们总是要经历一些事情,才能够长大。我们也总要一起面对一些事情,才能够完成与生俱来的使命。”天倾让青色丝带再次缠绕上自己的头发,起身向房间里走去。

第二天,等待顾瑜和顾琴到来的天倾遇上了意料之外的人。

贾守岸看到来开门的天倾,笑容精明中不失友善:“陌玉,十分抱歉,昨天守都竟然让你一个人离开了。”

贾守岸没想到贾守都不过是把人带出去一会儿,竟然就把人弄丢了。

他也知道了贾守都和吴驰之间发生的事情,更是隐约猜到了一些陌玉的想法。

像是陌玉这种世家出来的备受宠爱的公子,就算是再怎么干净清冽、友善好说话,身上依然是有身为世家公子的骄矜。

这种人,根本不能够忍受分明是跟着自己一起出来的人却无视了自己的行为。

贾守岸觉得陌玉昨天的行为已经是很给面子了,至少他只是默默离开。

他见过很多气质不如陌玉的人,在遇上这种事情后表现出来的恼羞成怒与愤然反目。

那些人是没有脑子的,为了这么一点小事情就和人闹翻。

但那些人也是在世家贵族中十分常见的情况。

他们有实力,有相貌,有家世,就以为全世界的人都要围着他们转。

但他们不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

过分的自大,只会给家族带来不可预知的麻烦,甚至是毁灭。

贾守岸很喜欢陌玉,这是一个十分有分寸、懂礼节的少年。

在陌玉的身上,他感觉到了一种十分吸引人的特质。

如果可以,他希望自己能够和陌玉成为朋友。

不是和那个贾府经商鬼才贾守岸成为朋友,而是和他——贾守岸做朋友。

这两者的意义是不一样的,前者看重的是他经商鬼才和贾府子弟的身份,后者则仅仅只是因为他这个人,因为他叫做贾守岸。

“没关系,反正本来也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天倾笑着露出浅浅的梨涡,她这个样子,看上起友善无害极了。

但贾守岸敏锐地捕捉到了天倾表情中淡淡的疏离。

这丝疏离感,在之前还根本不存在。

贾守岸的心里咯噔了一下,陌玉他,在和他们撇清关系。

他们的关系,从有着共同秘密、遇事愿意找彼此帮忙的程度迅速退化到了点头之交,甚至可能连点头之交都不如。

贾守都到底做了什么?!

贾守岸此时,十分想要把自己弟弟的屁股打开花。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