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孤家寡人一只

天工创兽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天工创兽是江离付芷的经典作品。“小天倾,不管你看到了什么,不管你对于现在的这个种族有多失望,我希望你记住,那都是我们的种族,是寰宇最强大、与天道同高的天工一族。”男人的声音突然严肃了很多,天倾甚至能够想...

天工创兽小说-第54章 孤家寡人一只全文阅读

“小天倾,不管你看到了什么,不管你对于现在的这个种族有多失望,我希望你记住,那都是我们的种族,是寰宇最强大、与天道同高的天工一族。”

男人的声音突然严肃了很多,天倾甚至能够想象到,那张一贯慵懒的脸上严肃的表情。

“能告诉我当年的事情吗?你知道的,我没有记忆,如果将这个使命强加给不知道一切的我,我有资格选择放弃。”天倾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丢进了不远处的水中。

水面泛起淡淡的涟漪,终于打破了平静的水面,也终于给这个世界增添了不一样的色彩。

“我不能说。”男人说完这句话,生怕天倾产生什么错误理解,又迅速补充,“时机未到,等时机到了,你自然就会知道一切。”

“哦,所以我在等待时机的时候,就已经被敌人给摁死了。”天倾一脸冷漠。

“你不会死的。”男人说完,又重复了一遍,语气莫名自信,“你不会死的。”

“这么肯定?”天倾再次捡起一块石头,放在手里掂了两下,眸光微移看向男人。

“当然,你现在在的时间点,是我们的敌人最松懈的时间点呢。万年的监视,万年的控制,他们终于进入了疲惫期。”男人随手捏起一朵花,花在他的手中划为一只漂亮缤纷的蝴蝶。

“这是柳曦那家伙好不容易算出来的一个时间点,你放心吧,你有足够的时间去成长。

小天倾,我希望你记住,你是天工一族的少族长,也是天工一族仅剩的希望。

也许现在你所处的时间节点,天工一族已经不是那个令你倍感亲切的天工一族了。

但是我想要告诉你的是,这些人,拥有着天工一族的血脉天赋,他们,全部都是你的族人。

对自己人宽容一些吧,不记得过去不是他们的错,遗忘了一切走上了错误的道路也不是他们的错。

天倾,我希望你担起天工一族少族长的使命,也希望你不要放弃他们。

当然,我相信我教出来的孩子,不是那种轻言放弃的人。

虽说现在的天工一族,到处都不尽如你意,但我知道,你不会放弃的,也不会抛下自己的使命。

不过你确实缺少一些伙伴。

让你一个人存在那个时间节点,到底是我们自私了。

虽说我们是不可能陪在你的身边,但我相信,以小天倾的人格魅力,应该很容易找到同伴吧。

先别急着否定,天工一族之所以强大,靠的永远都不是一个人的单打独斗,而是群体的力量。

虽然说我们单打独斗也很厉害,不过还是打群架更加有意思,不是吗?

你也不用担心,偌大的一个种族,会找不出几个合适的人。

我不相信我们会落到那么可悲的地步。

不管在什么时候,总有一些继承了天工之魂的人,在昏暗无光的时代努力带去一抹光。”

男人说了很多,而在他说到光的时候,他手中那只蝴蝶扑闪着翅膀,朝着天倾这边飞来。

“你就这么肯定我会答应你说的一切?我可不是一个有责任心的人。”天倾无视要飞过来的小蝴蝶,她眸光直视那个看不清面容的男人,语气含着几分笑意。

“当然信,我还知道我被你骗了。”男人说这话的时候,眼底还满是宠溺与无奈。

显然,被天倾骗了这种事情男人也不是第一次经历了。

天倾还想说些什么,或者说是还想问些什么,但此时男人已经在摇头了:“你该出去了,这场不该出现的梦该结束了。”

在男人最后一个字落下的时候,那只色彩缤纷的小蝴蝶也终于飞到了天倾面前。

蝴蝶身上漂亮的鳞粉落下的瞬间,天倾发现,自己被迫离开了梦境。

面前,圆月依然明亮,照亮迷途者的路,而那个看不清面容的男人,在天倾的脑海中愈发模糊,但那种熟悉亲昵感,以及他说的话,却越发明显了。

“真是,演了这么大一圈,竟然没有得到什么有意义的东西。”天倾叹了一口气,此时的少女眼中,哪里还有迷惘与怅然。

那双明亮的天蓝色眸子里,狡黠一闪而过,留给人的是灵动的溪流之感。

【倾倾,刚刚那个人……】

囡囡的声音带着几分模模糊糊,就像是从睡梦中挣扎着醒过来的一样。

【天工一族的族长,我的“父亲”。】

天倾语调里面含着几分笑意,虽然没有看清男人的脸,但是那种熟悉感是做不了假的。

在看到男人的那一瞬间,天倾就知道了这个人的身份。

唯一令天倾有些困惑的是,这个男人竟然是以这种形式出现的。

天工一族的族长,天工一族历史上少有的金阶创兽师。

每每想到这个人,天倾就会有一种心如刀绞的感觉,就好像她已经彻底失去了这个人,那个会笑着摸她的头的“父亲”,那个对她有着无尽耐心的师父。

而从这位天工一族的族长话中的意思判断,她失去的不仅仅是他,而是更多的曾经熟识的人。

她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孤家寡人。

曾经熟悉的人,都不在了。

只剩下她一个人,还留在这个世界,看着这个支零破碎的种族,承担着修复一切、让一切回归正轨的重任。

【果然是他呀……】

囡囡就是感觉到一股很熟悉的味道,才会挣扎着醒过来的。

虽然没有见到人,但她也很满足了。

对于那个男人的记忆,不仅仅是天倾有着美好不愿舍弃的故事,她和那个男人之间也有温馨和谐的过往。

知道还有一抹这个男人的执念留在这个世上,囡囡已经很满足了。

囡囡的苏醒十分短暂,她到底还是太虚弱了。

而天倾,抬起左手,五指缓缓收拢,那为了支撑她而变大的青色丝带,再次划为一根普通的丝带,准备缠上天倾的头发。

天倾按住了那活跃的丝带,眼底带着打量与猜测:“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