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此事,天定

天工创兽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天工创兽是江离付芷的经典作品。“天倾呀!”云池卓的表情有一瞬的恍惚,如果是天倾身上的婚约的话,倒也不是不可能。“吓死我了,你早说是天倾呀。”云天沫拍了拍胸口,早说呀,她还以为是她的婚事呢!都怪清月,乱传消息...

天工创兽小说-第28章 此事,天定全文阅读

“天倾呀!”云池卓的表情有一瞬的恍惚,如果是天倾身上的婚约的话,倒也不是不可能。

“吓死我了,你早说是天倾呀。”云天沫拍了拍胸口,早说呀,她还以为是她的婚事呢!

都怪清月,乱传消息,害她都误会了。

“这位小姐不是云天倾小姐?”聂澈之看到这里,算是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了。

他还以为这位突然跳出来表达对这门婚事不满的人就是云天倾呢,结果并不是,只是一个乌龙。

“我怎么会是天倾,我是云天沫。”云天沫下意识回答。

等到意识到自己面前这位其实是天倾的未来伴侣之后,她的表情就变了。

从一开始的警惕不喜变成了打量,慢慢地竟然是多了一丝满意。

“原来是云天沫小姐呀,不知云天倾小姐现在在哪里,是否方便出来商量一下解除婚约的事情。”聂澈之注意到云天沫的表情,心里一惊,迅速开口。

这位可不是好脾气的人,万一惹恼了,不仅仅是这个小小的云月城要吃不了兜着走,就是他,恐怕都要被怪罪。

听到聂澈之的话,云天沫终于想起来这个妖孽俊美的男人并不是过来商量婚事的,而是要和天倾解除婚约。

她的表情一下子又变了,从还算是友善的打量表情,变成了怒视。

有一张好看妖孽的皮囊又怎么样,还不是一个没有眼光的男人!

竟然敢看不起天倾!

是,天倾是还没有创造出任何一只创兽,但是就天倾那张脸放在那里,就足够令人迁就她,关心她,宠爱她!

“你什么眼光呀!竟然看不起我家天倾!”云天沫翻了个白眼,对于面前的妖孽男子没有一丝好脸色。

“姑娘,我想你是不是忽略了一点,我并没有见过那位云天倾小姐。”路浅对于云天沫的敌意感到莫名其妙。

他见过女人因为他的容貌、身份、地位、实力斗得你死我活、争风吃醋的样子,但是还从来没有遇见过一个人说他没有眼光。

对于那位天定姻缘、但并没有任何相处的云天倾,路浅唯一的想法就是赶紧把这婚事解除了。

云天沫翻了一个白眼,表示不想和这个没眼光的男人说话。

“这位……”云池卓看向路浅,想要说什么的时候突然意识到自己并不知道面前这两位的名字。

“他是路浅,我叫聂澈之。”幸好聂澈之发现了云池卓的困境,立刻补上自我介绍和替路浅介绍他。

“路浅公子,我能问一句,你和天倾的婚事是怎么回事吗?是两家长辈定下的吗?”云池卓询问,他觉得,能给天倾定下婚事的,大概也只有他那个下落无踪的大哥了。

“不是,是天定的。”路浅嘴角微勾,一个十分妖孽惑人的笑容出现在他的脸上。

“天?”云池卓十分想说别开玩笑了,但是对上路浅那双认真的眼睛,他突然意识到,路浅并没有开玩笑。

但是天?

那怎么可能呢!

“这么说吧,路少和你们云府的云天倾之间的姻缘,是命中注定的,是天定姻缘。”聂澈之十分好心地在一边解释。

“天定姻缘?那不是传说中的东西吗?”

云天沫听到这个解释,愣住了,传说竟然是真的?

那那些必须依靠契约才能够让玄兽什么的为他们战斗的修士也是真的吗?

还有一颗药丸就能够止血、进阶的故事也都是真实存在的吗?

她从大伯房间里翻出来的那本书上记载的东西并不是一个幻梦,而是真实存在的世界吗?

聂澈之嘴巴闭上了,眼底有不易察觉的懊悔。

真是的,他忘了这片大陆并没有召唤师也没有炼丹师更没有剑修等等,这片大陆上的修炼体系与他之前熟知的任何一个体系都不一样。

这片大陆,可是九位帝尊联手下了封印,阻止里面的生灵往外面跑的大陆呀!

一个被九大帝尊齐齐抛弃的大陆,怎么可能会知道天定姻缘的存在。

想到这里,聂澈之看向路浅,眼底有些古怪。

这位的天定姻缘怎么会出现在这样一片大陆呢!

“是不是传说中的东西我不清楚,但是我和云天倾的这姻缘,确实是天定的。”路浅无视聂澈之的目光,对于聂澈之的疑惑没有任何兴趣。

而且就算是他想要给聂澈之解答,也解答不了。

因为他也不知道原因。

“你说是天定,不知有没有什么证据能够证明你们之间有着婚约呢?”

云池卓的眼神有些不信任,如果不是觉得这两位的穿着打扮不像是骗子,可能他都要喊人将这两个男人丢出去了。

因为他们现在说的这些话,实在是听起来太匪夷所思了。

婚姻,不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吗?什么时候还有天定这一说了!

要是真有天定姻缘,为什么天工大陆都没有多少人知道这件事情呢!

“知道你们不会信,实际上,在这之前,我也是不信的。”路浅露出一个无奈的表情,甚至还摊了摊手。

路浅这样子的反应令云池卓感到可信了一些,就是嘛,天工大陆从来没有天定姻缘一说,突然出现第一反应就是不相信呀。

“那你后来为什么会相信呢?还跑来云月城找天倾?”云池卓对路浅的感觉好了很多,再看这个妖孽俊美的男子,突然觉得这个男人当天倾的夫君,好像也不错。

打住打住,这位男人可是上门退亲来了的,就算是他想要,人家也不愿意呀。

“这事情呀,就说来话长了。我先给你看一样东西吧。”路浅见云池卓和云天沫的样子,确实是不知道那姻缘到底是怎么回事,也就耐着性子给人解释起来。

路浅先是伸出手指转了一下左手食指上的一枚古朴玄奥的戒指,一块墨玉出现在他的掌心。

他手指勾着玉佩上的红绳,将玉佩展示给云池卓和云天沫看。

玉佩上是一只龙兽,龙兽盘踞,微微下看的龙首里面带着睥睨与高傲,就像是在俯视一群蝼蚁,带着天然的尊贵与高高在上。

玉佩没有任何残缺,也没有任何破损,但是每一个看到这枚玉佩的人,都能够感觉到这只是一半,还有另一半。

这种感觉,不是玉佩上某种特征提醒了他们,因为玉佩本身是十分完整的一个个体,而是玉佩上存在的某种玄而又玄的气息,强烈又霸道地昭示着它还有一半。

“不知你们看到这玉佩,是否有种熟悉的感觉呢?”路浅收起玉佩,俊美邪肆的脸上带着一丝笑意。

龙形玉佩是完整的个体,但见到这枚玉佩的人,都能够感觉到这枚玉佩还有另一半。

同样,见过凤形玉佩的人,只要看到这枚龙形玉佩,就能够明白,它们,同根同源。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