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囡囡不好吃的

天工创兽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天工创兽是江离付芷的经典作品。随着声音落下,一个温柔舒婉的女子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中。女子看上去很年轻,显然是被岁月优待的那一小部分人。此时许是因为一路奔波,隐隐有些狼狈,眼底是掩饰不住的疲惫,但她的声...

天工创兽小说-第25章 囡囡不好吃的全文阅读

随着声音落下,一个温柔舒婉的女子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中。

女子看上去很年轻,显然是被岁月优待的那一小部分人。

此时许是因为一路奔波,隐隐有些狼狈,眼底是掩饰不住的疲惫,但她的声音却十分清楚响亮,生怕贾寒明没有听到:

“特使大人,请等一等。”

“莞莞!”

贾远南看到出现的女人,眼睛微亮。

莞莞终于来了!

但想到现在的情况,看到莞莞因为一路奔波掩饰不住的疲态,贾远南又有些心疼。

莞莞其实可以迟点到的,并不影响结局呀!

不对,要是知道儿子有后手,莞莞她就不应该跑这一趟。

与贾远南心疼又纠结的表情不同,贾守都就是纯粹的开心,娘亲她终于回来了呀。

贾守岸看到母亲出现的时候,心中暗道,来的正是时候!

“贾寒明特使,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母亲——齐莞。”

贾守岸说这话的时候,还特地看了一眼从陌玉打开檀木盒子,露出那枚蓝阶创兽石之后就一直沉默不语的贾远申。

这就被打击到了?

那不好意思了,大伯,接下来你可能还要再怀疑人生!

贾寒明哦了一声,似乎猜到了什么,顿时来了兴致。

“特使,这是我们二房之前就在准备的本次拍卖会的压轴品。”齐莞朝贾寒明微微点头,并没有因为对方的年纪露出轻视的表情,将怀里的东西递上去。

“这是什么?”贾寒明看着齐莞递上来的包裹,眼底配合地露出了一丝兴趣,同时,也朝贾远申看了一眼。

这个被临时任命阻止贾守岸顺利举行拍卖会的人有些弱呀,二房的当家夫人消失了这么长时间竟然都没有察觉到什么。

“匕首,刻有青阶铭文师攻击铭文的匕首。”齐莞说这句话的时候,眼底是掩饰不住的骄傲自豪。

“青阶铭文师呀。”贾寒明听到这句话,倒是真来了几分兴趣。

铭文师的数量比创兽师还要稀少,差不多一万个创兽师中才会出现一个铭文师。

没想到贾守岸他们竟然能弄到刻有青阶铭文师铭文的武器。

唯一可惜的就是这武器只是一把匕首,用匕首的人可是不多呢!

贾寒明打开包裹,朴实无华的木质匕首鞘没有什么吸引人的。

将匕首取出来,青色的冷光一闪而过。

贾寒明伸手掂量了一下,并不是很重,适合那些用巧劲的人。

贾寒明轻轻转了一下匕首,嘴里突然发出咦的一声:“这匕首……”

“特使大人,这匕首适合在夜晚使用。”齐莞笑了一声,自然是知道贾寒明发现了什么。

“有趣倒是有趣,但你不觉得这东西放在青漠城,恐怕拍不出多高的价格吗?”

贾寒明对于这把匕首的设计有那么一丝意外,但并不觉得这适合放在青漠城接下来的那场拍卖会上。

首先,就像是之前说的,青漠城聚集的都是佣兵,这些佣兵依靠毗邻的青漠森林讨生活。

佣兵们比较喜欢的大多是大刀之类的重武,有些佣兵甚至更倾向于让自己的创兽辅助自己战斗。

对于匕首这种偏向轻巧的东西并没有多少人用得顺手。

其次,这把匕首的各方面设置并不适合佣兵那种膀大腰粗的群体,而是偏向于文弱娇小的群体,比如说是少女,文弱少年。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是这把匕首最出色也是最大的限制,那就是这匕首适合在夜晚使用。

它那种与黑暗融为一体的感觉,是属于暗夜之子的。

青漠城的佣兵怎么可能大晚上的拿着匕首出去晃悠?!

这匕首,最适合的群体分明是那些暗杀者,而不是青漠城里面的这些爽朗直接的佣兵。

“特使大人不要忘了,这把匕首上面还有铭文呢。青阶铭文师的铭文,足以令一些人疯狂,也足够作为这次拍卖会的压轴品。”

齐莞也知道这把匕首的劣势,但是它有个最大的优势,那就是这把匕首上面有青阶铭文师的铭文。

“青阶铭文师本身就是一个噱头,就冲着青阶铭文师的铭文,就有很多人愿意一掷千金。就算是家里没有人适合这把匕首,拿作收藏也是十分有面子的一件事情。”贾守岸在一边解释。

这是他一开始打算用这把匕首作为压轴品的理由。

他知道,这个理由足够说服主家过来的使者。

唯一遗憾的一点就是,这么做有些大材小用了。

是的,和陌玉那枚蓝阶创兽石一样,这把有着青阶铭文师铭文的匕首放在这个场合,实在是有些委屈了。

贾守岸能想到的事情,而且还是这么浅显的道理,贾寒明没道理想不到。

只是想到这一点,他看向贾守岸的目光就有些不对劲了。

这家伙几个意思,拿出来的压轴品一样两样的都是能够在这次的拍卖会上卖,但是放在别的地方的拍卖会上价格能够更高的东西。

莫不是想要向主家证明他适合更高更广的舞台,不应该屈居于这个小小的青漠城?

就算是这样,也不必这么暴殄天物吧!

贾寒明看着手里的匕首,将匕首收了起来,轻咳了一声,脸上难得出现一些不好意思:“我用别的东西和这把匕首的主人换可以吗?”

这话一出,齐莞还没有感觉到什么。

经历了之前那一幕的贾远南和贾守都就有些复杂了。

囡囡拉了拉天倾的衣袖,在人耳边问到:“哥哥,这个哥哥怎么总喜欢拦下压轴品吖?”

囡囡的声音不算大,但是在场的所有人都能听到。

齐莞还是一脸懵,明显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表情,但贾远南和贾守都的表情就充满了诡异,他们两个偷偷瞥着贾寒明。

贾寒明:……

维持着脸上的笑容不变,贾寒明说话的时候总让人觉得有几分咬牙切齿在里面:“贾守岸,可以帮忙联系一下这把匕首的主人吗?”

“哥哥,我觉得这位大哥哥他想咬我,囡囡不好吃的。”囡囡说这话的时候,还往天倾身后躲了躲,显然自己也知道自己这句话造成的影响。

贾寒明瞥了眼囡囡,有些想放卜卜怎么办?

想到卜卜对这个小女孩的态度,以及这个小女孩还是陌玉的妹妹,贾寒明深呼吸了一口气,将心里的各种情绪压下去。

“特使大人想要买这把匕首?”

这次说话的是齐莞,虽然不清楚之前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齐莞很清楚,如果东西是被主家过来的特使买走,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一方面,守岸的考验肯定是过了的,另一方面,卖了主家的这位特使一个好,到时候他们去了主家,也能够轻松一些。

还有很重要的一点,那就是齐莞也是有自己的私心的。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