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驴驴也不能乱跑

天工创兽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天工创兽是江离付芷的经典作品。天倾和囡囡一大早就被贾守都拉上了街。囡囡眨着睡意朦胧的眸子,打了个哈欠,走路的姿势都有些飘忽。天倾注意着囡囡的脚步,防止这小家伙摔倒了,同时,她抬眸询问贾守都:“贾守都,这么...

天工创兽小说-第21章 驴驴也不能乱跑全文阅读

天倾和囡囡一大早就被贾守都拉上了街。

囡囡眨着睡意朦胧的眸子,打了个哈欠,走路的姿势都有些飘忽。

天倾注意着囡囡的脚步,防止这小家伙摔倒了,同时,她抬眸询问贾守都:“贾守都,这么早把我们叫起来是要做什么?”

“我带你们去街上逛逛,逛逛。”贾守都神色讪讪,说这话的时候眼神都有些飘忽。

这一看就知道他在说谎骗人。

而且这个借口找的也是十分没有诚意。

天倾脚步微顿,直视着贾守都的眼睛,嘴角微勾,露出浅浅的梨涡:“就逛逛?”

贾守都啊了一声,避开了天倾的目光,语气有些底气不足:“是、是呀。”

“贾守都哥哥,囡囡不想逛,囡囡想睡觉呐。囡囡可以回去睡觉吗?”小囡囡强撑着精神,问了一句。

“不行!”听到囡囡这句话,贾守都声音猛地拔高,拒绝。

“你小声点。”天倾捂了一下自己的耳朵,对于贾守都这么激烈的反应没有太多的意外。

想也知道不会是简单的出来逛个街。

街有什么好逛的,对于贾守都来说,最重要的分明是他家里那些破事。

贾守都听到天倾的话,压低了声音,再次重复:“不行。”

“为什么不行吖?”囡囡本来就软萌的声音因为困意,更添了三分绵意。

“不行就是不行,你们就听我这一回吧。”贾守都左右看了看,压低声音说道。

“这里没有其他人,你有话可以直说。”天倾伸出手揉了揉自己的眉心,提醒。

前两天演戏演出后遗症了?这时候说话都犹犹豫豫的。

见贾守都半天憋不出一个字,天倾有些头疼地按了按自己的头,她也没睡醒呀!

“是不是你家那件事情?你是不是想带我们去贾府?”天倾直接将事情挑明,含着几分困倦的声音没有任何气势,就跟蒙了一层雾一样。

“是。”贾守都表现出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他解释,“我知道我大哥的反应让你很生气,也知道你不想去贾府,但是……”

天倾一听到这话,就知道这人没把她那句附近没有人听进去,她迅速打断这人:“我们去。”

真是的,周围又没有人,表演给谁看呀!

她好困呀!

还是早点去贾府,早点把事情解决了,早点回去睡觉吧!

“啊?”贾守都有些惊讶,这回答是不是太干脆了一些,会引起怀疑的吧。

“别啊了,早点弄完,好让我早点睡觉!”天倾语气有些不耐烦了。

早知道就把那个檀木盒子打开再给贾守岸了,省得今天还要再跑一趟。

“哦哦哦。”这样子的语气好像就不会太令人怀疑了,贾守都心想。

乖乖在前面领路,贾守都没有想到在前往贾府的这路上,还会有意外发生。

囡囡看着跑到她面前的驴子,一脸懵逼。

昨天刚吃了仓鼠,今天就有驴驴送上门吗?

这么好的吗?

伸出手摸了摸驴子,那驴子也很乖,十分温顺地任囡囡摆布。

直到囡囡脱口而出一句话:“哥哥,我们今天吃驴驴吧!”

驴子蹬蹬蹬后退了好几步,眼底满是不敢置信与惊恐!

贾守都看到这突然出现的驴子这么人性化的表情,咦了一声。

天倾伸出手摸了摸囡囡的头,语气含笑:“恐怕不能呢!这应该是谁的创兽,不能随便吃的。”

驴子听到天倾的话,在一边疯狂点头,就怕自己动作慢了,那个身上有着好闻气息的小女孩就真的把它给吃了。

“原来是创兽呀!”囡囡有些遗憾地看了驴子一眼,这小表情让驴子又后退了好几步。

“囡囡不吃你,你是谁的创兽吖,他怎么那么不负责,把你丢在这里?”

囡囡朝驴子招了招手,但是驴子已经被她吓坏了,根本不敢过去。

“囡囡很吓人吗?”看到驴子的反应,囡囡抬起头,一脸不解地看着贾守都和天倾。

贾守都表示:不,你一点都不吓人,但是你刚刚那句话,吓到这头驴子了!

“卜卜,你突然跑那么快干什么?”

就在这时,一个急匆匆、一袭青衫的少年跑了过来,看到驴子安然无恙,他松了一口气。

伸出手敲了卜卜脑袋一下,贾寒明嘀嘀咕咕:“你跑什么呀!不就是吃了你一根胡萝卜嘛。到了贾府,你想吃多少都可以。”

天倾捕捉到了少年口中的贾府二字,向少年后面瞥去。

果然看到了跟过来的贾守岸等人。

“特使大人,你别担心,就算是你的驴子丢了,只要它还在青漠城,我们就一定能找到的。”

贾远申远远地就在安慰,等到看到站在贾寒明身边悠闲的甩尾巴的驴子时,他的话停住了。

眼珠子转了转,注意到驴子身边除了特使的另外三个人。

咦,那个不是贾守都吗?

发现贾守都竟然也在这里,贾远申的脸又难看了几分。

难道是贾守都帮特使找回了他的驴子?!

如果是这样子的话,那二房可是在特使面前刷足了好感度。

“守都?”

贾远南也对贾守都竟然出现在这里感到十分意外。

今天一大早,二子就不见了。

他还以为又跑到哪里去玩了,心里还有些埋怨这么重要的时候,二儿子竟然还跑出去。

但没想到现在竟然看到了贾守都,而且还是和特使站在一起。

贾远南和贾远申想的差不多,都以为是贾守都帮忙找到了驴子,下意识忽略了贾守都身边的两个人。

只有贾守岸,看到天倾的时候,露出一抹友善的弧度,眨了眨眼睛。

天倾打了个哈欠,眼神看上去有几分幽怨。

贾守岸愣了一下,看到旁边正在打哈欠的囡囡,终于明白了什么,眸底多了一丝歉意,他有些无奈地眨了眨眼睛。

这不是陌玉给的那个檀木盒子,竟然只有他才能打开嘛。

在发现这一点之后,贾守岸就让贾守都一大早过去找人了。

“爹,大哥。”贾守都朝贾远南和贾守岸挥了挥手。

“守都,这两位是……”贾远申终于看到了天倾和囡囡,他的眸光闪了闪。

“我朋友。”贾守都眼底满是戒备地看着贾远申,语气警惕。

“今天贾府有贵客,不方便招待你朋友,你看要不还是让他们先回去吧。”

贾远申说道,这两个人,绝对不能进去。

虽然说是不打算掺和贾府的事情,但是他们身上有能帮到贾守岸的东西,就让他不想放人进去。

“既然你们有贵客,那我和囡囡还是……”天倾倒是十分配合,因为她确定有人会拦下她们。

“不必,在下也说不上是贵客。既然来了,不如一起?”贾寒明这话看似是和天倾说的,看向的人却是囡囡。

刚刚卜卜告诉他,这个小女孩身上有一股很好闻的气息。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