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特使到来

天工创兽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天工创兽是江离付芷的经典作品。贾远申顿时不说话了,他确实没有看到贾守岸拿到合适的压轴品。应该是没有的。在那么多贾家人的施压下,贾守岸熟悉的那些朋友们都不敢和贾守岸合作,他哪里还有可能拿得出压轴品呢...

天工创兽小说-第20章 特使到来全文阅读

贾远申顿时不说话了,他确实没有看到贾守岸拿到合适的压轴品。

应该是没有的。

在那么多贾家人的施压下,贾守岸熟悉的那些朋友们都不敢和贾守岸合作,他哪里还有可能拿得出压轴品呢!

想到这里,贾远申的心情都好上了几分。

他嘴角是压抑不住的笑容:“没找到也没关系,守岸那么厉害,相信主家过来的使者是不会怪罪你的。”

“大伯言之有理。”贾守都脸上波澜不惊,话里意有所指。

贾远申咬了咬牙,他最讨厌的就是贾守岸这一脸淡定从容的样子,好像什么事情都在他的掌控之中一样。

不过今天,贾守岸绝对没有翻盘的机会了。

想到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贾远申的心情又好上了几分。

贾守岸再怎么淡定,还不是强撑着,根本改变不了结局。

贾远申的心情愉快了,等待的过程就没有那么漫长难捱了。

他甚至还有心情注意贾远南的表情,透过贾远南一脸无所谓的表象,贾远申注意到了贾远南额头聚集的汗水以及眼底的焦虑。

贾守岸还是那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但贾远南的反应暴露了他们的底细。

想让他不安?

贾守岸你还嫩了点!

也不知道提前和你老子沟通好,就你老子的那个反应,根本骗不到我。

一刻钟后,一头看上去瘦弱无比的驴子,前面吊着一根胡萝卜,晃晃悠悠地朝这边过来。

驴子背上,是一个一袭青衫的文弱少年。

贾远申只朝着那边瞥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

在他心里,主家的使者过来肯定是坐着金碧辉煌的辇车,拉车的要么是威武霸气的兽类创兽,要么是华丽昳美的禽类创兽。

一头瘦不拉几、看上去下一秒就会倒下的驴子,怎么也不符合他对主家特使的预期。

就在贾远申打算无视那驴子和驴子主人的时候,贾守岸上前两步,一脸恭敬地说道:

“贾家青漠城分支二房长子贾守岸,在此恭迎特使。”

贾守岸疯了吧?!

这怎么可能会是从主家过来的特使呢!

主家来的特使怎么可能会这么寒酸!

贾远申十分想说服自己贾守岸认错了人,但是那驴子主人的反应似乎映证了贾守岸的判断。

贾寒明听到声音,微微睁开了眼睛,眸子里一闪而过一道绿色的光芒。

看清面前的人之后,贾寒明瞬间清醒了。

他从驴子上爬下来,顺手将驴子前面的那根胡萝卜拿下来,咬了一口,口齿不清地说道:“贾守岸?看来我是到青漠城了。”

驴子看上去对于贾寒明的动作有些不满,凑过来想要啃贾寒明手里的胡萝卜。

贾寒明将胡萝卜换到另一只手,这只手抵着驴子,再次咬了一口胡萝卜:“带我去青漠城贾府吧。”

贾远南眼底透着惊讶,但他并没有什么特别反应,还是那一脸和气的样子。

贾远申就做不到了,他看着面前一点也不符合他对主家特使预期的人,语气含着质问与怀疑:“你真是主家的特使?有什么证据吗?”

贾寒明听到这近乎质问的话,眉微皱:“你谁呀?”

“我是青漠城贾家家主长子贾远申。”说到自己的身份的时候,贾远申一脸自豪,他的眸底隐隐含着轻蔑。

在他看来,这小子怎么看也不像是主家那边派过来的特使,没准是贾守岸那小子给他摆了一道。

“贾远申?没听说过。”贾寒明嘀咕了一声,在贾远申僵硬难看的脸色中从兜里摸出一样东西,递过去,“不是要证据吗?喏,这就是。”

贾寒明递过来的是一块材质特殊的令牌,似木非木,似铁非铁,似玉非玉,似石非石。

令牌上刻着繁杂奇异的云纹,中间以一种玄秘的技艺勾勒出“贾寒明”三个字,令牌的背面则是以云纹交织而成的一个古朴大气的贾字。

这是贾家嫡系才有的身份令牌!

贾远申接过这块令牌,就跟拿着一烫手山芋似的,丢也不是,收着也不是。

“特使大人,对、对不起。小的有眼不识泰山,冲撞了你。”

贾远申脸色一下子就白了,想到自己刚刚对特使说的话,就觉得,完蛋了。

“贾守岸,带我去休息吧。”贾寒明无视贾远申,转头和一旁的贾守岸说话,声音里面带着几分温和。

贾远申看到这一幕,咬了咬牙,随后想到了什么,又一脸幸灾乐祸地看着贾守岸。

就算是贾守岸现在讨得了特使的欢心又怎么样,等下他拿不出拍卖会的压轴品,还不是完蛋。

“特使,这边请。”贾守岸伸出左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语气不卑不亢,带着一丝恰到好处的恭敬。

贾寒明看到这样子的贾守岸,才点了点头,有了些满意。

不愧是家主让他过来找的人,这态度,就很符合贾家人该有的样子。

不像那个贾远申,什么东西呀!

贾远申不知道贾寒明已经将他划为了东西那一类,但也知道现在贾寒明对他的印象不好,没有凑上去讨人嫌。

贾远南视线时不时朝远处看去,注意力根本不在贾寒明这个特使身上,倒像是在等什么人。

直到贾守岸叫了他一声,他才收回视线,无奈又焦虑地跟着他们进城。

注意到贾远南的神态,贾寒明眸光微闪。

贾守岸面临的是个什么情况他很清楚,里面甚至还有家主的手笔,目的就是为了看看这个旁支的孩子现在够不够格去主家。

他这次来,就是为了检验成果的。

如果不是贾守岸实在是很优秀,也不可能会引起主家那边的注意。

来之前,贾寒明对于贾守岸的表现还是很期待的。

见到了人,他也觉得这个人是个很优秀可以进入主家的人。

但现在,看到贾远南的反应,他突然有些迟疑。

贾守岸不会是没有拿到能够当这次青漠城即将要举行的拍卖会的压轴品的东西吧?

初次见面,他还是挺喜欢贾守岸的性格的,也十分期待人能够前往主家。

可如果贾守岸没能在层层封锁中找到合格的压轴品,那这件事情显然是不可能的。

大拇指摩擦着青衫上某一处特殊的纹饰,贾寒明陷入了深思。

他手里倒是恰好有合适的东西,只不过……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