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我说朋友你信吗

天工创兽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天工创兽是江离付芷的经典作品。将桌上剩下的东西装起来带走,贾守都觉得自己就没做过这么丢脸的事情。“大哥哥,浪费粮食是不对的。”偏偏囡囡看到贾守都的表情,还在一边一本正经地教育。天倾低头看了眼抱着一...

天工创兽小说-第11章 我说朋友你信吗全文阅读

将桌上剩下的东西装起来带走,贾守都觉得自己就没做过这么丢脸的事情。

“大哥哥,浪费粮食是不对的。”偏偏囡囡看到贾守都的表情,还在一边一本正经地教育。

天倾低头看了眼抱着一堆吃的傻乐的囡囡,略微有些沉默。

她以前也是这样子的吗?为什么她觉得手里不应该有这么贪吃的创兽?

贾守都倒是脾气很好,面对小囡囡的教育也没有多说什么。

也许是看在天倾能够拿出来解决他麻烦的东西的份上。

“到了。”

在前面带路的贾守都突然停下脚步,紧跟着他的天倾与囡囡也下意识停下脚步,抬头看向眼前这宅院。

门口放着的狮子是用一块一人高的古韵石雕刻而成,门用的是上好的檀木。

牌匾上贾府两个字则是用稀有的矿石镶嵌而成。

宅院每一块砖、每一根木头都在昭示着四个字:我很有钱。

天倾:……

囡囡眼睛瞪大,一脸惊奇:“天啦,大哥哥,你们家门口弄得这么豪华不怕遭贼吗?”

“青漠城没有人敢打贾家的主意。”说这话的时候,出现在贾守都脸上的是身为贾家人的自豪与骄傲。

贾家虽然不是青漠城的城主世家,但他们掌握的是整个青漠城的经济命脉。

就算是城主府的人,面对贾府的人也要礼让三分。

“真厉害,那如果是外来人呢?”囡囡十分配合得张大嘴,下一秒指了指自己,表示自己这种不知道贾府地位的人就可能会打这个主意。

贾守都想起之前天倾回答的打劫来钱最快,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不应该把这两个人带到家里来。

“外来人也不敢打我们的主意。”

一个声音突然在身后响起,囡囡回头看去。

那是一个穿着蓝色长袍,蓄着小胡子,眼神十分精明的男子。

体型不是很瘦小,但恰好处于那种合适的位置,不会让人觉得这个人给人一种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味道。

不过要是与青漠城行走的佣兵们比,那个男子的身形又显得有些瘦小,因为那些佣兵中膀大腰粗、强壮健硕的太多了。

“这是我哥哥,贾守岸。”贾守都在囡囡困惑的表情下解释。

他的哥哥,是父亲最看重的一个孩子,因为贾守岸是天生的经商之才。

贾守都也就是沾了哥哥的光,才能够那么安稳度日。

“你们好。”贾守岸的目光划过囡囡,最后落在了天倾身上。

这个清冽干净的少年,给他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总觉得这个人没有表现出来的那么简单。

贾守岸的直觉曾帮助他一次次判断局势,做出最正确的选择。

所以他十分信任他的直觉。

朝天倾露出一抹友好的笑容,贾守岸撇头看向贾守都,询问:“守都,这两位是?”

“朋友。”天倾在贾守都出声之前率先回答,嘴角的弧度清冽纯粹,就像是一块精心雕琢的翠玉,带着自然与清凉的味道。

“原来是守都的朋友呀。守都的朋友那就是我二房的朋友。”贾守岸目光微闪,朝着天倾做了一个请的动作,“既然来了,那就进门小叙一番?”

天倾十分配合地点头:“贾大哥是十分讲义气的一个人,理应见见伯父伯母。”

被扔下的贾守都看着交谈甚欢的天倾和大哥,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头。

果然,大哥才是适合和人谈生意的人,瞧瞧这几句话的工夫,就让陌玉和人相处如此融洽。

“大哥哥,我们也进去吧。你不是和囡囡说你家有好吃的吗?”囡囡说这话的时候,目光下意识往某个地方瞄了一眼。脸上挂着软萌乖巧的笑容。

“好。我和你说,我娘做东西可好吃了,你这次绝对有口福了。”贾守都点头,将囡囡抱了起来,同时笑着说道。

“真的吗?那囡囡要多吃一点。哥哥出门都不知道带幻铢,幸好遇到了大哥哥你。”囡囡语气轻快喜悦,说着还拍了拍胸脯,一脸庆幸。

比起贾守都与囡囡之间轻松和谐的氛围,贾守岸与天倾之间就有些沉默了。

但沉默中又透着某种默契,就像是有些东西都心照不宣。

贾守岸将天倾带到他们这一脉在贾府的住处,然后给人泡了一杯茶:“尝尝,芹跃城的新茶。”

“茶不错,比饕餮楼的要好。”天倾轻抿了一口,赞叹道。

“青漠城的饕餮楼去的人大多都是去喝酒的,茶这一块确实不怎么样。”贾守岸将手里的茶叶递过去,“你要是喜欢,这罐就送你了。”

“那怎么好意思。”天倾婉拒,转了一个圈,将茶叶又递了回去,她就是尝个味,可不想因为这个落于下风。

“这有什么,守都的朋友那就是我贾守岸的朋友。送朋友一罐茶罢了。”贾守岸说这话的时候,还向外看了一眼,“守都和令妹怎么还没有来,不会是遇上什么麻烦了吧?”

天倾闻言也向外面看了一眼,嘴角微勾:“这不是来了嘛。”

在天倾话音落下的那一刻,贾守都和囡囡出现在了贾守岸的视线中。

“守都,没遇上什么麻烦吧?”贾守岸看了眼贾守都抱着囡囡的动作,顿了一下,脸上笑容弧度不变。

“没有,其他那几房给我们弄了那个大一个麻烦。正开心着呢!哪还有空来找我麻烦呀!”

贾守都先将囡囡放下,然后才回答道。眉宇间的忧愁怎么也掩饰不了,但忧愁苦恼之下,又有着一丝隐隐的喜悦。

“那就好。”贾守岸松了一口气,既然是这样,那就意味着那些人应该就是认为这对兄妹是守都偶然遇上结交的朋友。

想到这里,贾守岸不动声色地瞥了一眼天倾。

要不是这个人发现了藏在暗处窥探他们的人,就贾守都的性子,都要把这对兄妹的真实身份说出来了。

到那时候,可就麻烦了。

贾守岸根本不相信这对兄妹会是贾守都的朋友。

因为贾守都的朋友他都知道,其中并不包括这对见过就不可能会忘记的兄妹。

要说是新认识的朋友,忽悠其他几脉的人还可以。

但他是不信的。

他的弟弟他了解,在知道他们现在面临的困境和压力的情况下,不可能还有心情去交朋友。

所以这两个人……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