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道谢离开

天工创兽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天工创兽是江离付芷的经典作品。顾琴看着天倾喝粥,只觉得漂亮干净的男孩子,就算是喝粥都喝出了一种清冽矜持。而实际上,被一个少女盯着吃东西,天倾并没有她表现出来的那么镇定。虽然少女没有什么恶意,可是这个人...

天工创兽小说-第7章 道谢离开全文阅读

顾琴看着天倾喝粥,只觉得漂亮干净的男孩子,就算是喝粥都喝出了一种清冽矜持。

而实际上,被一个少女盯着吃东西,天倾并没有她表现出来的那么镇定。

虽然少女没有什么恶意,可是这个人,是不是有些过于热情,目光过于炽烈了。

天倾实在是有些尴尬,只不过她把这份尴尬很好的掩饰了。

终于,天倾的救星到了,是去佣兵大厅递交任务回来的于良和于森。

于森是个热情淳朴的性子,一回来就惦记着要来看看救回来的那对兄妹。

而于良,打着什么算盘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你终于醒了呀!”于森看到天倾醒了,一脸诧异。

总觉得他的表情和语气十分像是在说你怎么会醒一样。

天倾沉默了一下,有些勉强地扯出一抹笑容:“谢谢这位大哥的关心,玉没事。”

所以,可不可以不要用这种看死人竟然还会活过来的表情看她,她一直都是一个活人啊!

“没事就好,小兄弟的身子还是太弱了呀。”于森就是上去拍了拍这位小兄弟的肩膀,哪里知道小兄弟竟然这么弱鸡,差点一头栽到喝完的粥里。

听到于森的吐槽,天倾突然觉得有些牙疼。

这个大块头佣兵是不是不知道他其实没有解除他身上他那创兽的能力,刚刚那一下有多大力气!

“于森,他是刚醒过来,好不容易醒过来有些虚弱是正常的。”顾琴为天倾辩解,虽然这辩解好像没有太大用处。

于森就是坚信天倾的身子骨太弱了,瞧那脸,惨白惨白的,还有那小身板,弱不禁风瘦胳膊瘦腿的,看上去就是没吃好发育不良。

于良则是不管怎么说,只要天倾在这里一天,他就不可能会看这个小白脸顺眼一秒。

“这位公子刚醒没多久,需要静养,还是不要这么多人围着他了。于森,于良,你们和兰尼嫂子一起出去吧,任务刚刚完成,正好晚上大伙儿好好吃一顿。”

顾瑜走进来就开始赶人。

于森摸了摸头,哦了一声,十分体谅地走了出去。

于良撇撇嘴,根本不在乎围着这个小白脸会不会出什么事情,但他还是走了。

不能给小琴留下不良印象,也不能给小琴哥哥留下不好的印象。

兰尼嫂子更是没有一点意见,晚上要吃一顿好的,那她就要去想想吃些什么,买些什么食材回来才能让十三张嘴都满意。

顾瑜上下打量着天倾,有这样气质的人,不可能会是平民出身,也许是哪家世家贵族的小少爷。

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两兄妹跑到了青漠森林边缘,并且险些丧失生命。

在顾瑜上下打量天倾的时候,天倾嘴角含笑,清冽干净的笑容带着落落大方,任顾瑜打量。

实则她正在分神和囡囡聊天。

【说是要静养不能有太多人,可你看看,这才少了几个?】

囡囡听到天倾的话,水润的大眼睛立刻悄咪咪扫视了一圈。

额,就少了一个吶。

于良、于森和兰尼是离开了,但是顾瑜又加了进来,还有那个面冷心热的钟文晋。

少了一个,好像也是少吧。

不过人确实是有些多吶。

囡囡眼珠子转了转,开始考虑要不要赶一些人出去。

“不知公子……”顾瑜打量着天倾,越看越觉得这个人不像是简单的人。

就这身临危不乱的气质,落落大方的姿态,就注定不会是池中之物。

“在下陌玉,大哥称呼我为玉即可。”天倾淡然一笑,动作间矜持自然,同时带着几分干净清澈。

顾瑜觉得天倾不简单,天倾又何尝不是觉得顾瑜不一般。

少年剑眉星目,目光坚定,脸上带着正气,那微微染上一丝古铜色的皮肤显然是最近才出现的。

而且少年举止间都是良好的家教,显然出生不错。

但最吸引天倾注意的不是这个隐隐透着贵气的少年,而是他身后那个一直沉默但是目光始终没有离开她的中年男子。

那个中年男子,步伐沉稳,可是眼中却隐隐带着警惕与戒备。

天倾能感觉到,这戒备与警惕并不是针对她,而是周围的一切。

一对少爷小姐,跑来当佣兵,身边只跟着一个忠诚的老仆,看来这对兄妹的事情比她想象中还要复杂呢。

天倾不喜欢管闲事,就算这是她“救命恩人”的闲事她也不想管。

所以虽然看出了不对劲,但是既然这对兄妹不说,那她就不问。

其实,抱着这个心思的哪里只是天倾一个,顾瑜也是这么想的。

这对兄妹身上肯定有秘密,但那不关他什么事情,他连琴儿都保护不好,可没有时间精力去多管闲事。

“陌玉公子为何会出现在青漠森林边缘?”

说是不管这对兄妹的事情,但顾瑜对这一点还是很好奇的。

是什么让这对兄妹出现在那里呢,那里可不是一个安全的地方。

要是没有他们,可能人就死了呢。

“是呀,玉你怎么会在那么危险的地方昏迷?”

顾琴同样好奇这一点,这种一看就家世不凡的人,怎么会和妹妹孤零零出现在危险的青漠森林外沿。

“这事,容玉不能告诉你们。”

天倾脸上带着丝丝为难,那俊秀的脸上眉毛微微皱起,整个人有些纠结。

顾琴可舍不得干净纯粹小哥哥皱眉苦恼,当即表示要是不能说那就不用说了。

天倾就是把握住了顾琴这一心理,才敢说这样子的话的,因为她很确定这句话一出,这两个受过良好家教的人肯定不会再追问下去。

“陌玉公子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吗?”

一直沉默打量陌玉的钟文晋突然询问,实际上是变相的逐客令。

他可不敢让这么危险的人留在少爷小姐身边,万一没有被那些人找上门反而是先被这个半路救了的人害死了,哭都没地哭去。

“玉其实并无大碍,且天色尚早,玉和家妹还是与诸位就此别过吧。”

天倾何其聪明,自然能听懂钟文晋的逐客令,当即十分识时务地提出离开。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