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挑战

我将埋葬众神小说情节在线试读

我将埋葬众神是见异思剑的经典作品。暴雨之夜,道门圣女追杀而来。 宿命决战的尾声,神明于未知中降临,尘封的王朝向他们敞开—— 腐朽的大地深埋着不死的骸骨,幽冥的汪洋藏匿着狰狞的邪灵。 人类修真者开宗立派,以铁铸的剑对抗世间的一切古老。 少女于棺椁沉眠,少年于此间苏醒…… …… ……(已完结作品《神国之上》276w字 在其他站更新的)(新书读者群:961095758 欢迎大家加群讨论)身前的寺楼足有两层高。。林守溪回到了自己的新房间里。新房间虽也狭小,却也没了呛鼻的霉味,也也没被泡烂的木柜和坐上来就嘎吱直响的床,他对这一切大致不满意。宁静的夜间,林守溪心里想夜间突然发生的事。云真人与他们说的境界区分、杀妖院与一旁又高又厚的白墙、挑选出的剑经与剑、被锁链缠新房间虽也窄小,却没有了刺鼻的霉味,也没有被泡烂的木柜和坐上去就嘎吱作响的床,他对这一切大体满意。。...

我将埋葬众神小说-第二十章挑战全文阅读

林守溪来到了自己的新房间里。

新房间虽也窄小,却没有了刺鼻的霉味,也没有被泡烂的木柜和坐上去就嘎吱作响的床,他对这一切大体满意。

安静的夜里,林守溪想着白天发生的事。

云真人与他们说的境界划分、杀妖院与一旁又高又厚的白墙、挑选的剑经与剑、被锁链缠绕的诡异心魔……

过去,他一直以为所谓心魔是心头恶化的执念,从不曾想过这东西竟还能演化成实体的鬼妖。

‘我也会有心魔么……’

林守溪按着自己的胸口,想着。

他的伤势已经痊愈,真气在体内运行无阻,境界也已回到了巅峰,但他也知道,自己非但没有被云真人忽视,反而被怀疑着,所以他没有急着测试自己的境界,防止被暗处的眼睛看到。

几日后去孽池清除妖浊或许是最好的机会。

不再多想,他从怀中取出了剑经。

每个人只有三天的时间背诵它们。

他将剑经摊在膝上,目光却未黏在书页上,而是有些茫然地散开。

他开始回忆今日看过的所有剑经。

光凭记忆记住所有的剑经是不可能的,但他在阅读了数十本剑经后,从中理出了一条脉络,一条巫家剑法万变不离其宗的脉络。

藏经阁的上百本剑经都是从这条脉络上衍生出的。

若时间足够,他甚至可以顺着这条脉络,反向推演出巫家所有的剑经要诀。

但他没有时间。

林守溪短暂地回忆一番,手指在袖中轻轻划动。

有人来了。

依旧是悄无声息的步伐,雪发青裙的少女像是从缝隙间流入的月光,她罩着黑披风,不知不觉间便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脸颊挂着微笑。

她是来学习剩下三式的。

“有人在偷看吗?”林守溪问。

“师兄放心,我来的时候很小心的。”

小禾褪下了黑色的斗篷,踮起脚尖将它挂在窗上,她灵巧地转身,顺手拿起了林守溪膝上的书,看了一眼封面,淡蹙起眉。

“立甲剑御术?你怎么看这种东西?”

“因为这本书比较新,所以我就挑了它。”林守溪说。

“当然新呀,因为根本没什么人会练它,这种以防守为主的剑法是不受待见的。”小禾说。

“师父将宗门托付给了我,我当然要尽可能好好活着。”林守溪认真地说。

“一味的防守可没有好下场。”小禾说:“最好的防守之术永远是将敌人杀死。”

“无妨,挑都挑好了,不练浪费了。”林守溪淡笑着说。

“哼,那你就练你的乌龟防御术吧,不听师妹言,黄泉路上见。”

小禾话语刻薄,眸中却闪过了一丝怜惜之意。

她一如既往地在他身边坐下,替他渡真气疗伤。

疗伤完毕,林守溪开始传授小禾剑经心法。

两人用只有彼此才能听清的声音交流着,林守溪以指模拟剑比划,小禾听得聚精会神。

待到讲完之时,夜已三更。

小禾长长地松了口气,心满意足。她敛衽行礼,谢过了师兄。

林守溪点点头,说“今夜已这么晚了,师妹别回去了吧,我们不如留在这里……”

“什么?”小禾惊诧,打断道:“我虽理解师兄想要振兴师门的心,可这……会不会快了些呀?”

林守溪沉默了会,才继续说下去:“我们不如留在这里,将前九式复习一遍。”

“……”

“不用了,师妹记得可清楚了。”

小禾羞着跑了出去。

林守溪只睡了两个时辰就醒了。

他推门而出时,不少灰褐色衣裳的少年已聚集在院子里。

孙副院站在他们身前,虽远比他们矮小,但那妖异的气质却能隔着人群让人一下感知到。

林守溪、小禾、纪落阳、王二关陆续出门,融入了队列里。

“师兄,你的脸怎么有些白?”小禾问。

林守溪摸了摸自己的脸颊,他今天确实觉得有些虚弱,但并未太放在心上。

“许是没休息好。”他说。

小禾露出了内疚的神色。

杀妖院的弟子们皆穿着深色的衣裳,他们白色的道衣在其中显得刺眼,孙副院喊了个老婆婆,给了他们一身黑色的衣裳换上。

这是适合行动与搏杀的劲装。

杀妖院并不严格,除了孙副院每日清晨组织的早训之外,其他时间都由他们自己练习,弟子之间可以比武切磋,但必须征得对方同意,且不准死人。

林守溪本想找几个弟子问问更多的情况,但这些弟子们对他们几个陌生弟子颇不友善,尤其是孙副院给他们发了一套黑色的衣裳后,许多弟子望过来的眼神就充满妒恨了。

黑色在杀妖院象征着尊贵,唯有杀妖榜上前三的高手才配穿着。

知道了这点后,林守溪立刻意识到,孙副院给他们这套衣服,并不是多么器重他们,而是想让他们成为真正的众矢之的。

果不其然,他们的名字也很快出现在了杀妖榜上。

杀妖院中的弟子们大都是未满十八岁的少年少女,他们虽都锤炼了一身不俗的杀手技巧,可单论境界,很多却都还未成功凝丸。

林守溪也愈发明白云真人口中‘幸运者’的含义了。

十数天的努力便超越了他人数年的苦修,这对大部分普通的修道者而言,是根本无法理解且接受的事。

新的杀妖榜上,王二关与纪落阳的名字分别出现在了第四、第五,小禾的名字出现在了第七,林守溪的名字出现在第十七。

院中一共三十人。

“对这个排名,你满意吗?”

林守溪在看榜的时候,一个灰衣裳的少年来到了他的身边,冷冷地问。

“不满意。”林守溪摇头。

“我知道你们都是神选者,个个心高气傲,但这个排名对你已很不错了。”那少年说道:“你之前的十六人皆已成功凝丸,在未凝丸之人中,孙副院已给了你最高位,当然,你未必配得上。”

林守溪没有说话。

他并非不满意自己的排名,他只是觉得,小禾的排名不该这般低。

他正要转身离去,灰衣少年却将剑一横,拦在了他的面前。

“只要你愿意,杀妖榜随时随地都可以改写。”灰衣少年冷冽的眼睛盯着他,“我是十三名。十七,只要你赢了我,你就是十三。这是院里的规矩。”

“我不是十七,我叫林守溪。”林守溪回答。

灰衣少年愣了愣,随后,他眼眸中的冷冽化作了愤怒。

杀妖院中的弟子皆是巫家从一些偏远小城中买来的奴,巫家将他们从小养大,其中能修行的送来杀妖院磨练,不能修行的则沦为奴才。

可哪怕来到杀妖院,他们依旧是奴。

奴没有名字,他们在杀妖榜上的排名便是他们的名字,只有跻身前三或者获得更高的职位后,他们才会获得属于自己的名字。

林守溪这句话在灰衣少年耳中有着强烈的嘲讽意味。

“在这里,你就是十七!”灰衣少年凶厉道。

“好。”

林守溪觉得入乡随俗没什么问题,他点了点头后绕过灰衣少年的拦截,去了别处。

灰衣少年看着他离去的背影,皱紧了眉,只觉得哪怕是神灵也会偶尔眼瞎,要不然怎会挑上这样的懦夫?

林守溪将杀妖院逛了一圈。

院中供修行的有三处,一处为静修打坐之处,中置巨大的无口佛,一处有数头铁树精为活靶帮着训练剑术,中置无头千手佛,一处为冰窖,冰面上有铁桩、刀山等物,帮着训练步法,中置裂目佛。

路途上,林守溪又遭遇了数人的刁难,其中大部分是排名低于他的。

在杀妖院,许多人将向比自己排名更低者挑战视为耻辱。

林守溪谁也没有答应。

王二关与纪落阳倒是与人打得火热。

王二关境界最高,他打架没什么章法,全靠一身雄浑的真气硬碰硬,但就是这样的王八拳,倒真的打退了不少挑战者。

纪落阳的武道修为极高,向他挑战的人没有尝到任何甜头。

小禾一整天没有出现。

今日早修之后,她就把自己关在屋里,苦修‘白雪流云剑经’。杀妖院的弟子们当然会认为这是个胆怯弱小的姑娘,已有不少人等着她出门,夺取她第七的位置。

林守溪在杀妖院逛了一圈,记住了所有的道路与地形后,准备回到屋子静修。

有人堵住了他房间的大门。

堵门者穿着褐色的衣服,怀中抱着剑。

“我是杀妖榜第九,你可以叫我小九。”褐衣少年说:“他们总觉得向低排名者挑战很羞耻,我从不觉得,高傲经常会让人葬送性命,尤其是我们这样注定终身与剑为伴的人。”

林守溪静静地看着他,等待他说完。

褐衣少年看着他,继续说:“真正的生死搏杀里,境界反而不是多么重要的东西。你长得好看,我也不会因此觉得你是绣花枕头,来战一场吧,若你不应,我就立在门口不走。”

自称小九的少年朗声地说着。

杀妖院中,不少人聚集了过来,饶有兴致地看着他们,许多人开始起哄,言辞不乏羞辱之意。

林守溪听着那些嘲讽与辱骂自己的词,内心并无什么波澜。

先前不接受他们的挑战,是因为他始终觉得有人在盯着自己,那个人或许是孙副院,也或许是云真人。

他们始终没有放下对自己的怀疑。

但现在,他忽然意识到,一味的退却反而有可能加重他们的疑心。

“好,我同意。”林守溪平静地看着小九,说。

小九微怔,随后他笑了起来,他环视了一圈众人后,才将目光挪回了林守溪的脸上。

“我还有个条件。”小九变本加厉道。

“说。”

“若我赢了,你必须将你这身黑衣裳当众脱下送给我。”

小九咧嘴笑着,他知道对方已骑虎难下,若此刻拒绝,必会承受数不尽的谩骂和白眼,可若是答应下来,他稍后要承受的屈辱更甚。

可出乎小九意料的是,林守溪只是简单地想了想就答应了。

“若你输了呢?”林守溪也问。

“你想怎样?”

小九觉得他在佯装藏拙强撑颜面了,若不出所料,现在对方应该会提出一个极无理的要求唬住他,想将他吓退。

可小九又猜错了。

“若你输了,以后不准再扰我修行。”林守溪说了一个极其简单的要求。

“你认真的?”小九以为自己听错了。

林守溪嗯了一声。

“你整日闲逛,哪里有修行的样子了?”小九质问。

“你不懂。”林守溪不会与他解释。

这句话将小九气得不轻,他踏出一步,脚下的青砖都微微碎裂,“你找死……”

此时,王二关与纪落阳也聚了过来,王二关表现得异常兴奋,他举起手臂扯开嗓门大喊:“林兄弟,今天我与落阳兄可揍了不少人啊,你与我们好歹是一个院子里出来的,千万别丢人现眼啊。”

纪落阳神色沉静,他盯着林守溪,似乎在寻找什么端倪。

人群让开了一条道,林守溪与小九来到了中央的空地上,两人相对而立,似弓弩拉开。杀意的张力扩展的瞬间,忽有不和谐的音调响起。

那是开门声。

“你们在吵什么呢?”

小禾的屋门闭了一天,此刻却是开了,少女立在门口,青裙已换成了紧身的黑衣劲装,她身材娇小纤细,曲线姣好,初见时的端静已然不见,略显清冷的眉眼间透着掩不住的英气。

她出现的刹那,杀妖院似为她所慑,静了静。

小禾在众目睽睽之下走到了林守溪的身边,仰起小脸望向他,似在询问。

林守溪简单地与她解释了一番发生了什么。

小禾望向了挑衅的褐衣少年,冷冷道:“你不配。”

“你说什么?”小九松开了抱剑的手,站姿肃然。

“我说,你不配与我师兄交手。”

小禾揉了揉眼睛,话语懒洋洋的,她微微仰头,看着那比自己高了不少的褐衣少年,忽而正色道:

“我替师兄来吧。”

热门

  • 御夫

    最新章节:第四十三章 别把我当女儿!
    拿回来的未婚夫飞到了人家锅里,她忍!闪电定亲,被嫁给了个二十六岁的老男人。是可忍,孰不可以忍!十七岁后,她的志向是残害苍生十七岁后,她只想先残害掉这个装作纯良的腹黑大叔。%%%这是琴儿的第六本书,坑品看的见,快所有收藏吧!谢谢您!“御”字系列此外四本《御佛》《御人》《御主》《御宠》,评论交流大家赏鉴!夜凰一把扯下盖头张口打了个哈欠,便伸手锤她的腰杆,口里小声的嘀咕:“都亥时了,怎么还不来?难道我要坐等一晚上?”。

    粉笔琴01-21 完本

  • 重生后我成了拼爹界杠把子

    最新章节:第六章节 幸灾乐祸
    晏七寻五十二岁那一年丧命实验室事故,投胎转世成一个中国古代耕读之家的小农女,八岁那一年家中一场大火后,她莫名的感觉完全恢复了上辈子做为科学方法家的记忆,接着她意外发现,真巧,她全家都完全恢复前生记忆了。 再接着她意外发现,她亲爱的我的家人们个个皆大佬们。 爹是祖龙,娘是泰斗,大哥是始皇太子,姐姐是绝世神医,妹妹是良阆仙葩,二哥直接是神仙。 晏七寻会觉得自己经常因为还不够牛X看起来与亲爱的我的家人们格格不入。 但是没关系,狠狠的打脸升级后靠你们,种地基建还看我。学神则表示,拼爹躺赢的日子,挺好的滴。晏七寻倚在茅草土房的堂屋门框边,看着外面的沥沥秋雨,心里万分惆怅。。

    郭怕肥01-21 连载

  • 我的2吨钢铁直女

    最新章节:第6章 林枫被揍
    【体重2吨内心却是小可爱的的外星超能机器人VS表面稳重但内心疯狂爱疯狂吐槽的地球人类】数字编号JF409战争结束严重受损掉入地球,被某逃犯人类机械研究员捡回去了家。自从把这个机器人捡回去来后,林枫每日就过上了易燃品易燃易爆的日常……第四天,阳台炸了。第二天,电视炸了。第四天,厨房炸了。林枫捂额:都给我住手!你什么都不许碰!409:哦~~好叭~~望着缩在角落里画圈圈的409,林枫突然心里一软:也不是,我是说了什么都不许碰,除了我!从身型来看那是一个男人的身高和体型,他从草丛中跑出来后,露出了一张带着些许污渍却不失英俊的面庞。。

    一缕冥火01-21 连载

  • 亲爱的安东尼

    最新章节:第六章 霖大1
    据说,那个时候我们都曾是某个人的初恋又也许是,爱着某个人的少男少女安梓杰:“你好,林栖,我是安东尼”。林栖始终我以为自己的笔友是个女孩,没想起会是眼前这个阳光帅气逼人的男生。性格相反地的两个人在信里是知己,在现实中又会如何?下课铃一响,同学们突然就活泼起来。数学老师还在黑板上继续讲解着未说完的题。。

    徐木栀01-21 连载

  • 这个皇后要翻天

    最新章节:第6章 见二伯
    顾露晞恨毒了顾露景这个名字,顶着这名字,她一刻都不能够忍。本来她想改回本名,可当然这身体是顾露景的,顾露景了捂死了自己,再任她抢自己的名字,确实不最合适。因为顾露晞勉为其难,将自己的名字改成顾露晚。伴着“咯吱、咯吱”的响声,雪地上留下一串串脚印,直延伸到湖中的八角亭。。

    珞小淼02-07 连载

  • 妙手天医之锦绣医女

    最新章节:第6章 她所求
    (双宠爽文,双强,你要的这里统统有。。)上辈子,木槿有眼无珠,被人借助落个个家破人亡的悲惨结局。复活后木槿说自己,她要定要护住家人已不再重蹈覆辙。仇人位高权重?没关系,那就给他们一无所有,体会到云泥之别。一双妙手,医行天下,想死的她不让,不想死的看心情。报仇雪恨路上,一不小心捡了顺心郎君,图了个名满天下个千古流芳。......“世子,真要娶魏犯花痴吗?据传粗痞不堪入目..”笑眼迷蒙满面柔情,“不堪入目?不妨事,爷一个人独赏芳华。”风云诡异的京都城、终于等到意外发现个有趣的的人。“小姐,您真要嫁那纨绔世子?据传一无是处...笑吟吟伞轻轻上挑,忍冬朝对方微微颔首,随即迈步从对方身旁走了进去。。

    莫西凡02-07 连载

  • 恩人是条鱼

    最新章节:第6章 荷包
    在自己地盘活得好好的的锦鲤妖,突然之间被拉进另一个世界里——鲤鱼:天道,你出!你究竟要干啥?!天道:……用户不在服务区……众人:这、这么是传说中的——众妖:瑟瑟发颤……某人:啊,活回来了!一条鱼被拉进另一个世界,有意间救孩子后被“以身相许”的故事……凌晨的老城区没有了白日的喧嚣,居住在这里的都是老年人和上班族。不存在什么夜生活也就没有通宵营业的娱乐场所,除了路灯之外,就只有便利店的灯光还亮着。。

    醋拌小米辣02-07 连载

  • 第45章 出发

    最新章节:第6章 荷包
    心里存着修炼和柳知意那回事,孟则衍今天完成工作的时间特别早,不到五点钟就已经坐在靳璃现在住处的沙发上。知道他心里想什么,靳璃也没说别的。难得当了一回体贴的老大,示意张嬷嬷跟林宝泉,可以开饭了。六点钟,靳璃三个人去到孟则衍和赵辞亦现在的住处。知道他心里想什么,靳璃也没说别的。难得当了一回体贴的老大,示意张嬷嬷跟林宝泉,可以开饭了。。

    醋拌小米辣02-07 连载

  • 嫁冠天下

    最新章节:第六章 双双归家
    她小心翼翼、未雨绸缪,是太后的掌上明珠,武朝很难得的贵女,却依旧被人谋算而死。她再次归来时,却只想活一回自己,再次穿越到一个品行道德败坏的妇人身上,没关系,正好她也不想做贤良妇。不闹个风生水起,让那些害她的人严禁宁静,怎么对得住老天获赠给她的这条命。——————————本书粉丝值2000 或全订教主任何一本书只需提交申请入v群,群号:542814025这些年她过的太舒坦了,办了自己的画展,在市话剧团客串临时演员,每年排几场话剧,生活可谓多姿多彩。。

    云霓02-07 完本

  • 末世玄学大佬在年代文躺赢

    最新章节:第6章传说中的黑市(1)
    龚菲菲,末世生存王者,死了之后睁开眼睛眼睛,很好,她又活了回来,活在缺吃少喝的年代。雷系异能还在,吃吃喝喝不愁,一切都很完美的。而已,这世道是怎么了?成精的东西也不是一件两件,还明明都被她碰上,能咋办?来都来了,收就收了吧,顺道给自己挣点饭钱好了。但是是随手救了一个羸弱的男人,怎么就甩不掉了?“谢清隽,你现在的很安全的。”龚菲菲没好气的说。英俊男人点了点头,但是溺爱的眼神是几个意思?ang~还能不能够好了?她而已一个放荡不羁爱自由的的少女啊……谢清隽:夫人最好是夫人最棒夫人最健忘o(╥﹏╥)o房间里没有人,周围很安静,只有微弱的光线从狭小的窗户里透过。。

    两只大手手02-08 连载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最新章节:第3章 同是天涯穿越狗
    一句话简介:沙雕修仙,快乐……无边众所周知,云天宗是出了名的剑绝,陆相欢做为其中的翘楚,本想仗剑而行,踏天下,观世间,以剑证道。却突然意外发现整个修界好像都不太对劲儿——宗门内,师尊是卖自像画维持生计的商演小明星,师兄是从UC惊讶部本科毕业的教育家,师姐更是走在八卦前线的资深瓜民;宗门外,有靠写虐恋情深话本子赚灵石的剑修;除了致力于于开半夜食堂,只为能吃上一口能满足肉的佛修;陆相欢:……露着她坚强微笑,做为“剑”道巅峰第一人,她还能再苟苟!【生食指南】1.1V1(主剧情流,感情线慢热);2.沙雕自由飞翔修仙文(陆尽欢脸色有些苍白的盯着少年,忽然抬起脚踢了踢少年的头,少年的眼皮微微动了下,似乎下一秒就要睁开的样子。。

    暗雎02-08 连载

  • 侯府遗珠

    最新章节:第006章
    一梦醒来,林婉意外发现自己竟然成了一个与家人走散且失去记忆的小孩子。数年后,林婉才明白自己竟然是震南侯府庶出二房的掌上明珠。站在高川河岸仰望大青山,可见青山绿树之间蜿蜒曲折的山道、若隐若现的庙宇飞檐,隐约可闻空灵的梵音在山间回荡,庄严肃穆之感扑面而来。。

    隽眷叶子02-08 完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