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身世

第5章 失忆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论国师的倒掉小说简介

格陵南作家的一本男生小说是论国师的倒掉,目前处于连载,款洽文学网已经上架论国师的倒掉,下面是精彩章节片段:时景但是不明白再次穿越时空这种诡秘匪夷所思的事到底是如何突然发生的,但她心里有一种非常强烈的直觉:她再也没有回不去以前的世界了。与此较为的,真正的庆阳郡主怕是也泯然逝去在了未知里。要她完全恢复记忆是不可能会的,这辈子都不可能会。有了失去记忆这个冠冕堂皇的借口,她实际上也也可以与此相对的,真正的庆阳郡主恐怕也泯然消逝在了未知里。。

论国师的倒掉小说-第6章 身世全文阅读

时景虽然不知道穿越时空这种诡谲离奇的事究竟是如何发生的,但她心里有一种强烈的直觉:她再也回不去从前的世界了。

与此相对的,真正的庆阳郡主恐怕也泯然消逝在了未知里。

要她恢复记忆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

有了失忆这个冠冕堂皇的借口,她其实也可以无所谓这具身体的过去,只要从现在起,认真生活便就好了。

可是一想到自己占用了别人的身体,却什么都不做,难免会有几分歉疚。

至少……

她也该将庆阳郡主的死因给找出来,有怨报怨,有仇报仇,这样才好问心无愧。

而性子急又冲动的二皇子萧祁,无疑是打开庆阳郡主过去的最好人选。

果然,少年人最好哄了。

还没有等时景说出更多忽悠人的话,萧祁便红了眼眶:“好好好,小景想听,我就跟你说,什么都跟你说!”

小丫头果真机灵,听到这话茬,立刻便引着赵院判出去:“院判大人这边请。”

赵院判也是个人精,知道什么能听,什么不能听,挎着药箱就健步如飞地跑了出去。

屋子里只剩下时景和萧祁这对表姐弟。

萧祁叽叽喳喳,像倒豆子一样将他知道的所有事都说了出来。

原来,庆阳郡主的父亲名叫时彦卿,乃是从前的京都城四公子之一。

他出身镇国公府,是老镇国公捧在手心上长大的独子,年纪轻轻,就执掌了时家军,手中握有十万兵力,整个庆国,哪怕是皇子,也无人比他锋芒更闪耀。

那时,当今陛下还只是个籍籍无名的冷宫皇子,因为与时世子交好,渐渐得了镇国公的青眼,还娶了时家唯一的小姐,得到了镇国公一脉的支持,这才有了夺嫡的资本。

时彦卿娶了威远伯府的大小姐苏云芷为妻,也就是庆阳郡主的母亲。

后来陛下登基,封了时家小姐为后,镇国公府的权势煊赫,一时风头无两。

不久之后,时皇后生下了太子。

太子诞生那日,镇国公因为太高兴了,一时激动从马上摔了下来,当时就没了气。

镇国公去世之后,时彦卿便彻底执掌了时家。

彼时,新帝登基不久,边疆到处都有战事,时家作为后族,乃是太子的母家,自然责无旁贷。

时彦卿无奈,只能舍下刚怀了身孕的妻子,保家卫国,领兵出征。

这一去,就是三年。

最后那一战,是收复早在百年前就独立出去的锦国。

陛下御驾亲征,威势蔓延千里,再加上时彦卿领兵有方,很快就攻破了锦国的国门。

大军压境,一路长驱直入,用不了多久,便将锦都拿下。

锦王自刎,百姓臣服。

庆国时隔百年收复了失地,这是记在时彦卿名下的不世之功。

就在班师回朝之际,锦国的余孽贼心不死,埋伏在了大军回庆国的必经之地。

一场伏击,让庆国军士损失惨重,虽然最后尽数将那群乱党诛杀,但时彦卿为了要救陛下,用自己的身躯挡下了必杀之箭,以身殉天子。

大军回朝,得知丈夫死讯的镇国公夫人苏氏一头撞死在了时彦卿的棺木之上,殉情而死。

从此,庆阳郡主便成了无父无母的孤儿。

陛下感念时彦卿卓绝的功勋和救驾之恩,追谥他为王,同时还下了隔代承爵的许诺。

为了给小时景一个家,他不仅将她带进了宫亲自教养,还纳了苏云芷的妹妹苏云若为淑妃,将时景养在了姨母身边。

萧祁叹口气说道:“母妃从小就对我耳提面命,让我一定要对你好。虽然你是姐姐,我是弟弟,照道理来说,你得让着我才是。可是从小到大,都是我让着你,照顾着你,有什么好的都优先给你挑剩下了,才是我的。”

他顿了顿:“母妃常说,若是没有你,便不会有我。”

时景听了半晌,心想这是什么荡气回肠的史诗身世啊!

至强家族扶持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皇子上位之后,该死的就都死掉了,只剩下一个备受陛下恩宠的弱女子,这剧情……

啧啧,有点意思。

她迟疑地问道:“陛下对我很好?”

萧祁一听这话,连连点头,语气里的羡慕简直都快要溢出来了:“那是自然!你虽然是异姓的郡主,但是宫宴时,只有你能坐在父皇和母后的身边。”

他忍不住撇起嘴来:“宫里的皇子公主中,除了太子哥哥外,恐怕没有人比得过你在父皇心里的地位!”

出于一名警察的直觉,时景总觉得这段往事并不简单。

不过,现在当务之急,是要搞清楚昨夜庆阳郡主到底为什么会出现在那个水池子里。

她想,这应该就是原主死亡的关键了。

大晚上的,周围一个人也没有,总不可能是她心血来潮突然想去泡个澡吧?

“表弟,还有什么别的有趣的事吗?”

萧祁想了想,忽然嘿嘿一笑:“有趣的事吗?我和小景在一起十四年了,一起做过的趣事可多了去,什么一块儿去掏鸟蛋啊,偷偷拔了陛下的胡子找小太监顶锅,还有还有……”

少年心性好玩,提到这些,话匣子就关不上。

时景越听,总觉得有些不怎么对劲:啊,这庆阳郡主好像不咋靠谱啊!

任性妄为、嚣张跋扈、仗势欺人。等等,她还欺男霸女,强抢民男?

她小心翼翼地问道:“那什么雾月是我抢来的?”

萧祁说到这个就来气:“什么呀!你当初是看他被继母赶出家门可怜,就好心收留了他。结果倒好,他家里人到处说你看上了他的美色,强抢他入府做小。女孩子的名声多么重要,就为了个娘们兮兮的男人,外头都差点把你说成女色魔了!”

他一副愤愤不平的模样:“以你的身份,就是想娶京都城四公子,那还不是父皇一道圣旨的事吗?柳雾月这种寒门子弟,换了平时哪有资格进郡主府的门?”

时景敏感地抓住了一个字眼:“娶?”

萧祁点点头:“你爹娘都不在了,整个时家就你一条独苗苗。父皇早就说过,你将来的夫婿必定是要入赘时家的,生的孩子都跟你姓时,第一个男孩还可承袭你父亲的王爵。”

哇哦……

虽然不是女尊时代,但原主的身份地位极高,甚至能享有男性的特权。

这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吧!

时景眸光微动,忽然开口问道:“表弟,那你知道,我想娶的人是谁吗?”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