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鄙夷

没有了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戏精娘子总想毒死我小说简介

楚千墨作家的一本男生小说是戏精娘子总想毒死我,目前处于连载,款洽文学网已经上架戏精娘子总想毒死我,下面是精彩章节片段:皇甫景宸追在夏文锦身后,厉声:“贼子,你遇上什么与我毫无关系。你偷我的银子要不然不还,我就抓你去送官!”贼子两个字可也不是什么好听啊的称呼,却夏文锦却而已轻轻地一哂,上辈子所以她的非常出色,被对手怒骂贼婆子,土匪婆娘,女山匪……更不好听的都有,皇甫景宸的这小贼两个字可不是什么好听的称呼,然而夏文锦却只是轻轻一哂,上辈子因为她的出色,被对手怒骂贼婆子,土匪婆娘,女山匪……。

戏精娘子总想毒死我小说-第6章 鄙夷全文阅读

皇甫景宸追在夏文锦身后,喝道:“小贼,你遇到什么与我无关。你偷我的银子要是不还,我就抓你去送官!”

小贼两个字可不是什么好听的称呼,然而夏文锦却只是轻轻一哂,上辈子因为她的出色,被对手怒骂贼婆子,土匪婆娘,女山匪……

更难听的都有,皇甫景宸的这一声,直接被她当成小孩子闹别扭了。她一边闷头跑一边敷衍道:“好好好,我还我还,等有银子了就还!”

“那么多你就用光了?”这才两天不到吧?皇甫景宸脚下不落分毫,追着问。

夏文锦一边跑,一边扳着手指给他算:“买了个宅子花了四千三百两,买个铺子花了三千两,添了些家具花了三百两,买了两个婢女花了五十两,抓药花了三十五两,送出去一百两,现在剩七两,全都在这里了!”

这都什么跟什么?一天时间,她就去买个宅子,还是在锦州城买宅子和铺子,城外宅子价格只要十分之一。还买婢女?他恼怒,一把将她抓停:“地契房契呢?”

夏文锦两手一摊:“送人了!”

送人?七千多两说送就送啊?敢情不是自己的不心疼是吧?

“这个本公子管不着,本公子只认一样,还钱!”在府里这些银子于他只是个数字,但现在他在外面。而且,这少年毫无愧疚之意,让皇甫景宸看着就来气。

夏文锦翻了个白眼,转眼却笑道:“不就七千七百九十二两吗?给你凑个整,还你八千两。不过现在没有,你就算把我卖了,也卖不到八千两!”

她对银子也没有什么概念,八千两也好,八万两也好,想要多少老爹都会拿给她。

可架不住现在穷啊?

两个人都一穷二白,大眼瞪小眼。

皇甫景宸被气到了,目光像刀子,上下打量他。

夏文锦立刻双手抱胸,一脸警惕地道:“你干什么?我卖艺不卖身的啊!”

皇甫景宸:“……”

他鄙夷地打量她一眼:“你太高看自己了!”

这死小子什么意思?

夏文锦下意识地先打量了一眼自己身前。咳,束得太紧了,看不出来!

她目光一动,转头又一脸恳切,满面无奈地道:“黄公子,你既然知道净闲,就该知道她的身世,她是一个好心人,为了救一个弃婴,让自己无家可归。可她仍然没有放弃那个弃婴。更惨的是,那弃婴身患顽疾,一个弱女子和一个婴孩,生活无着,三餐不继,都快要饿死了。那宅子铺子银子什么的都送了给她们,这也算是做了功德不是?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可是两条命,黄兄,只花了区区八千两,你就得了十四级浮屠,你赚大发了!我都不要你的感谢,你还跟我要银子?难道你的银子只可以花在青楼姐儿的身上,就不肯用来救人吗?”

“本公子什么时候把银子花到青楼姐儿身上了?”皇甫景宸怒,不是,他跟她争这个干什么?他更怒:“我的银子,怎么花由我决定,轮不到你做主!”

“那你想怎么样嘛?要银子没有,要命一条!”夏文锦很干脆,很干脆的耍无赖。

皇甫景宸咬牙道:“你……”

怎么会有这么无y耻的人啊?先是装得一脸憨厚让他引为知交,结果就卷走他全部的财物。等他追踪到人,对方却是抵死不认,胡搅蛮缠,缠不过去了,就开始卖乖卖惨,最后干脆不管不顾地耍起无赖来。

他再一次认真打量面前这个少年。

眉目如画,眼睛如黑宝石一样璀璨闪光,眼里带着几分黠笑,几分无赖,几分调皮,几分……纯真?

没错,真的是纯真。很憨厚的,让人一眼就忍不住想信任的纯真。

这些表情是怎么集中到一个人身上的?竟然还神奇的很和谐?

要不是他被坑了,他可能立刻就相信这人了。

夏文锦目光滴溜溜地转,突地又春风满面,转而换了一脸娇羞扭捏道:“黄公子,你这么打量我,莫不是看上我了?呀,真讨厌,你这么直勾勾的看人家,人家会不好意思的嘛!”说完捂了捂脸一跺脚。

皇甫景宸脸都黑了,哪怕长得再俊俏,你一个少年,又不是女人,扭扭捏捏专门来恶心他的吧?

对不起,他没这爱好!

在皇甫景宸被雷得外焦里嫩的时候,夏文锦目中黠光一闪,毫不犹豫转身就跑。

皇甫景宸反应过来,敢情这小子刚才扭捏造作,只是为了迷惑他?这是故意恶心他让他分散注意好金蝉脱壳?你看他跑起来那叫一个干脆利落,动如脱兔。

“哪里跑?”皇甫景宸拔腿就追。世上有这么便宜的事?他皇甫景宸从生下来起还没吃过这样的大亏,他管这小子把银子花到哪里了,非得让他全部吐出来不可。

一个逃,一个追,离那片林子越来越远。

夏文锦在那官道上吃了亏,这次是往相反的方向去。

她对自己的身法还是有几分自信的。

没想到皇甫景宸竟然也不弱,不但没被甩下去,她先跑的优势也没能保持。皇甫景宸盯着她倒也没有别的动作,只是一句:“还钱!”

夏文锦很硬气,道:“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又回到原点。而且表情更无辜,语气更无赖,神色更气人了!

皇甫景宸气得脸色都黑了。五指成钩,想将她抓回来。

夏文锦早就防着他了,她身法滑溜,只是一转一斜,就堪堪避过,还回头语重心长地道:“黄兄,现在咱们是在逃命,你得有点逃命的觉悟。你在这儿跟我捣乱,就是杀人害命,懂不懂?”

皇甫景宸冷冷的:“银子还来,本公子自然离你远远的!不然,那些人放过你,本公子也不会放过你!”

夏文锦直摇头,一边摇头一边鄙夷地看他一眼,鄙弃地道:“黄兄,你知道什么叫为富不仁吗?银子是什么?银子都是特玛龌龊肮脏的王八蛋,你为了龌龊肮脏的王八蛋,就要做杀手的帮凶,你自己不惭愧吗?”

没有了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