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海选

没有了 · 章节列表 · 前传.楔子1

降生记小说简介

《降生记》是作者东荒尚桃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五百年的日前太晨宫告示一张“司命星君海选”通告,要在仙界海选一批新司命星君。海选身份、性別,年龄不明确规定,凡贤能者匀也可以报名参加。“司命星君海选”通告一出,让平时冷闲的太晨宫登时忙绿了出来!太晨宫的宫女出出进进,搬搬抬抬,飞上飞下,手脚麻利地布置海选的场地。就连“司命海选”通告一出,让平日冷闲的太晨宫顿时忙碌了起来!太晨宫的宫女进进出出,搬搬抬抬,飞上飞下,麻利地布置海选的场地。。...

降生记小说-第一章 海选全文阅读

三百年后

近日太晨宫张贴一张“司命海选”通告,要在仙界海选一批新司命。海选身份、性別,年龄不规定,凡贤能者匀可以参加。

“司命海选”通告一出,让平日冷闲的太晨宫顿时忙碌了起来!太晨宫的宫女进进出出,搬搬抬抬,飞上飞下,麻利地布置海选的场地。

就连平日喜欢自己和自己下棋的东华帝君,也开始筹忙起来。今日朝会天君向东华帝君,要“司命海”选的报名名单,看样子对这次“司命海选”特别关注。

三百年前,天君从来不会过问东华帝君内府的事,就算决定提升谁为大司命这样重大决断,天君也会毫无疑义地由东华帝君来决定。

然而三百年后,一切生了变化,天君不再那么亲信东华帝君,甚至还有几分猜疑!

东华帝君就不咸不淡地回应天君:“司命海选”报名时间还没截止,等“司命海选”报名时间截止,我定会让少司命,将“司命海选”参赛名单呈上。

东华帝君不咸不淡的回复,天君心里当然有些不爽,但脸上没敢显露出一丝不悦。因为天君知道自己的君位,乃是东华帝君禅让的。

朝会后,东华帝君回到太晨宫立即命,少司命—子过,呈上“司命海选”的参赛名单亲自过目。

东华帝君轻熟地翻开“司命海选”参赛名单的书卷,密密麻麻的参赛者名字,看来这届“司命海选”参赛者,要比往届要多许多。

东华帝君目光定注在‘东方玉儿’这个名字上,喃喃的说道:“玉儿,她怎么会来参赛司命海选?”

在身旁的少司命好奇问:“帝君,这参赛名单有何不妥吗?玉儿是谁?”

东华帝君督了一眼少司命,吓得少司命微怔悚。

少司命知道东华帝君,向来不喜欢别人揣摩自己的心思。

“子过又犯错了,帝君曾教训子过,不该问就不要问。”

东华帝君深叹道:“玉儿,是大司命东方塑的女儿。”

少司命惊诧道:“可我与大司命共事百年,从来没听大司命讲过他有个女儿。”

“其实,我也是在大司命被天君降罪后,去了一趟蛮荒看望,才知道他竟有一个女儿叫东方玉儿。不知为何……他似乎对这女儿很是冷漠!”

突然东华帝君像似意识到,会有什么重大事要发生一样。“子过快去文昌殿,请文昌帝君来太晨宫一趟。说我有急事要与他商议。”

少司命抱拳一礼就速速赶往文昌殿,请文昌帝君了!

片刻后,文昌帝君腾着他那朵七彩祥云来到太晨宫,见徐司命正挥斥着宫女,布置“司命海选”的场地。

文昌帝君也不用宫女们接待了,直接进太晨宫,见此时的东华帝君坐在梨花塌上,一脸闲情逸致自己与自己下棋,不像少司命说得那么急切。

文昌帝君咧嘴哈哈大笑道:“东华老哥,找文昌老弟有何事?”

东华帝君与文昌帝君的级别一样,都是帝君。但东华帝君乃是上古的正神,辈分比文昌帝君要高许多,而且曾经还是三界共主。东华帝与文昌帝君私交甚好,在私下都是兄弟相称,那东华帝君辈份高当然称为兄,文昌帝君辈份低称为弟。

“文昌老弟先坐下,老哥今日找老弟有一事相求!”东华帝君回道。

文昌帝君不客气地坐了下来,拿起一枚棋子与东华帝君边聊边下棋。

“东华老哥竟会有事求文昌老弟帮忙,这是开玩笑吧!”

文昌帝君说这句话是因为他知道,东华帝君威震三界的,就连天君都要敬让三分,这天下还有东华帝君办不成的事?”

东华帝君一脸凝重地说:“文昌老弟你看我,今天像跟你开玩笑吗?”

文昌帝君听了东华帝君这句,抬头仔看东华帝一眼,果然今日东华老哥,那张脸变得十分凝重,甚至还有几分忧愁。

以万年的老友经验,文昌帝君知道东华老哥,今日确实有事求助自己。

文昌帝君拍着胸膛道:“那有东华老哥求文昌老弟有何事,老弟定赴汤蹈火……”

“赴汤蹈火就不需要,就是从你那借一个人。”

哈哈哈!

借人啊!小事!小事!

不知,东华老哥要借谁?

东华帝君想也不想直接应道:“文曲星君—司马傲”,这语气像似要定这位文曲星君—司马傲。

文昌帝君当听到东华帝君嘴里,吐出“文曲星君司马傲”七个字愣住了,文曲星君司马傲乃是文昌帝君的爱徒,也不知东华帝君借此人,要借多久,会不会一借就不归还……

东华帝君见文昌帝君有些迟疑了,知道文昌老弟不舍得借人。不过也对,像司马傲那种千年奇才,不仅文采斐然,法术卓绝,换作自己也会舍不得。

东华帝君用试探的语气问:“看来文昌老弟不舍得了?”

“不不不,老哥求到,老弟没有舍不得的!人我借!”

“放心!我只是借此人,来担这次“司命海选”的主考官而已,等“司命海选”完毕定会完璧归赵。”

文昌帝君疑不解了。历以来任司命一职都是由东华老弟一人决定;就算东华老弟不亲力亲为,下面还有少司命和徐司命;自己内府的事不交给内府人办,却借找个外府人办。

“东华老哥,“司命海选”乃是你内府的事,应该由你们内府人担任主考官才合适,为何借一个外府人,来担任主考官呢?”

“我要避嫌,我对少司命办事不是那么放心,对徐司命更是担心……”

说完此话,东华帝君从衣袖中,拿出一卷书卷,递给到文昌帝君。

文昌帝君知道东华帝君有难言,也就不再问了,轻熟地接过东华帝君的书卷,打开一看,是“司命海选”参赛名单。

在名单中看到“东方玉儿”这四个字,文昌帝君怔住了。深知东华老哥,为大司命东方塑被天君降罪一事,满怀愧意,至今难以释怀!

这都是三百年前那场恶梦,然而三百年前的恶梦,至今未了……

东华帝君仰天感叹:“我东华帝君,从未愧对于谁,唯独我的大司命……“

“那东华老哥要司马傲怎么做?我交代他便是!”

东华帝君淡然地应道:“只需做到公证就行了”。

“公证?”文昌帝君不解地问。

东华帝只是微微嘴笑了笑,没回应文昌帝君。

文昌帝君虽不明白东华帝君的用意,但还是爽快地应了,向东华帝君道别,腾着他那朵七彩祥云回文昌殿。

没有了 · 章节列表 · 前传.楔子1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