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拆亲第一单

第二章 对面铺子里是何人 · 章节列表 · 第五章 少东家

喜拆亲小说简介

款洽文学网小编推荐男生小说喜拆亲,喜拆亲小说是著名作家牙牙的童话的一本小说,小说主角是,小说精彩片段:噼里噼……“大大清早想睡个安安稳稳觉怎么这么难?”苗弯弯听着耳边的鞭炮声,心烦意乱道。小草摸着床榻边,回到窗前,推窗一瞧,“掌柜的掌柜的,你快来瞧呀。”“不是娶媳妇的嘛。”“对面铺子正式营业了。”“对面?”揉着眼睛回到窗前。只羡鸳鸯相亲对象铺?一瞧这匾额小草摸着床榻边,来到窗前,推窗一瞧,“掌柜的掌柜的,你快来瞧呀。”。...

喜拆亲小说-第三章 拆亲第一单全文阅读

噼里啪啦……

“大清早想睡个安稳觉怎么这么难?”

苗弯弯听着耳边的鞭炮声,心烦道。

小草摸着床榻边,来到窗前,推窗一瞧,“掌柜的掌柜的,你快来瞧呀。”

“不就是娶媳妇的嘛。”

“对面铺子开业了。”

“对面?”

揉着眼睛来到窗前。

只羡鸳鸯相亲铺?

一瞧这匾额,骂人的话都涌了上来,“谁如此混账,我今天非要去撕了他。”一路骂骂咧咧冲下了楼。

一到楼下开了门,顿时傻了眼,外头堵的那叫一个水泄不通,人声鼎沸到自己就是喊破嗓子也不会有人让路的,小草瞧着松了一口气,“掌柜的,打扮打扮再出门吧!”

等上楼打扮好再下来,门外人少了许多,正在门旁送往迎来的池路直瞧见有人在门口张望,走到近前,问道:“姑娘……”

一回身,栀绣粉衫,面若桃花,怎有些眼熟?

倒是弯弯一眼认出他“你是昨天……”

池路直这才想起,喜道:“姑娘是你呀!”

真是冤家路窄,弯弯白了一眼没好气道:“知道这铺子是谁的吗?我怎么没瞧见哪个是媒婆。”

“是我的铺子,在下池路直,姑娘若要寻亲找我便是。”

弯弯倒还是头一次见男人做这生意,但眼下不八卦这些,瞪眼问道:“我不寻亲,池公子是吧,我就问你这匾额怎么回事,我先开的铺子,你后来的为何偏要起个跟我家名字极像的”指着他家铺子的匾额问道。

“巧合”

“巧合?四个字重了三个你告诉我这是巧合?你干脆把我家这匾额摘了挂你家去,还能省下些银子。”

“姑娘听我慢慢说,不羡鸳鸯和只羡鸳鸯虽一字之差,但是意思天地之距,就像姑娘铺子是拆亲生意,我这铺子是相亲,也是一字之差,但我这就是喜事,姑娘那里去的就是……衰事。”

“哈…喜事衰事……我苗弯弯还是头一次见有人这般胡搅蛮缠……简直不可理喻。”

“池兄……”

靠前走来一位俊美男子,剑眉高鼻,目中含情,晃着扇子瞧着负气走开的苗弯弯,眉头一抬,“这姑娘是?”

“打听什么,你跟那兰儿姑娘不都要成亲了吗?怎么老毛病还是不改?走,里头喝茶。”

屋里只有两三人在跟小虎问着什么。

俩人绕到后面桌前坐下,池路直冲着茶,这南无歌无聊打量着铺子,闲问道:“怎么?那姑娘跟你很熟?”

“不熟,但是知道是个惹不起的。”

“你这儿不是能相亲吗?帮我说合说合。”

池路直端了茶递上,摇头无奈道:“你这副俊美的皮囊若是配个痴情的心该多好。”

“你怎么不接我话呢?”

“如何接?你耍的姑娘还少吗?前几日不是说跟兰儿姑娘都要成亲了,将姑娘夸的绝世无双,现在就瞧了人姑娘一眼就又要相亲?那姑娘可是对面拆亲铺子的掌柜,她那性子若是知道你如此风流,怕是能直接过来将我这铺子点了。”

这南无歌回头望着外头站着正在与人说话的弯弯,想着方才她那白眼负气的俏皮劲儿,越觉有趣,眼尾一翘:“就要她了。”

“南无歌,你干嘛去?”

南无歌不听池路直的啰嗦,放了茶杯,奔了外头。

“姑娘”

苗弯弯正与问路的人刚说完话,回头瞧他。

“你不是刚才跟那位池公子说话的人嘛?”

“在下南无歌,与路直是发小,敢问姑娘芳名?”

“你有事儿吗?直说便是,可是他又要说什么损我的话?”

“与他无关,只是听说姑娘开的是拆亲铺,我这正好遇了难事,想烦姑娘帮忙。”

这南无歌心想,果然不是个好说话的姑娘,直来直去毫无造作之态,与她说话自己竟还有些慌。

“奥,小女苗弯弯,公子里面请吧!”

屋里小草手脚利索倒了茶,盯着这南无歌,默默的上下打量着。

弯弯桌下翘着脚心想,那池路直人那般狡猾让人生厌,他的发小肯定与他是一路货色,冷声道:“公子说说吧,我这铺子小,倒也不是什么拆亲的生意都敢接的。”

南无歌进门前就想好了,自己前些日子处的那位兰儿姑娘性子娇腻,说话缠人,一般人都会被她又娇又弱的绕进去,自己一时冲动应了亲事,还正愁如何推脱呢。

“她叫阚兰儿,人美心善,我们是在灯会相识的,她爹就是花州城的知府,我们家做点小买卖,这门不当户不对,自是时日久了自觉配不上她,想着应快些断了,不能耽误人家姑娘,可这兰儿心痴,非我不嫁,苗姑娘你说,这如何是好?”

小草在一旁瘪嘴,心想,配不上你一开始跟人家纠缠什么。

苗弯弯手指在桌上敲了几下,慢道:“不是配不上,你是不想娶了。”

南无歌不想她回的如此直接,只好道:“我觉得她的性子我受不住,成了亲两下皆苦,碍于她爹那地位,我也是得罪不起,若是姑娘你能去说说,将这亲事推了那岂不是都好。”

“这活儿我接了,三两银子,事成再追一两,不成银子也不退。”

这南无歌可是不差钱,掏出四两拍在桌上,推到弯弯跟前:“事成我再追五两”便晃着扇子潇洒起身走了。

出了门,朝着还在铺子里端坐的池路直喊了一声,“这是随礼。”将手里一袋银两扔到门口小虎手里。

“你怎么……”

池路直跟出来,他已经上了马车走远了。

“公子,这对门掌柜的原来就是昨儿那位姑娘呀,果然这铺子也像她的性子,不过这南公子跟她认识吗?聊那么久。”

池路直一把抓过钱袋,“闲的他。”

…………

“掌柜的,这南公子出手倒是阔绰,只不过,那可是知府的女儿,怕是不好惹。”

“九两银子的大生意,够我们这两年多的铺金了,我管她是知府的女儿还是皇帝的女儿,上山下海也要去试试,晌午饭你别做了,去东家酒馆点上俩菜,吃饱了下午去会会那兰儿姑娘。”

“好”

小草握着银子欢喜出了门,一出去碰见小虎也出了铺子往那东边走。

小虎挪步靠上前,弱声道:

“姑娘,我是对门铺子里的小虎,昨儿我见过你,拽我家公子发髻的时候。请问姑娘怎么称呼?”

小草不瞧他只道:

“不管你是小虎还是大虎,都别跟我搭话,我可不想让我家掌柜瞧见了误会。”

说完瘪嘴快步走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第五章 少东家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