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建南侯府

没有了 · 章节列表 · 第二章 老姨奶奶

闺门秀小说简介

《闺门秀》是作者Loeva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大楚承庆公元,老建南侯赵柱突然间急病离世了,享年五十三岁。说到这位老建南侯,那名号但是响当当的,别说京城中人,就连全天下的人,都明白是位开国英雄,两朝元老。想当初清兵进关,攻进北京城,兵败李闯,就要挥兵北上的时候,太祖皇帝高融正山东做一个五说起这位老建南侯,那名号可是响当当的,别说京城中人,就连全天下的人,都知道是位开国英雄,两朝元老。。...

闺门秀小说-第一章建南侯府全文阅读

大楚承庆元年,老建南侯赵柱忽然急病去世了,享年六十三岁。

说起这位老建南侯,那名号可是响当当的,别说京城中人,就连全天下的人,都知道是位开国英雄,两朝元老。

想当年清兵入关,攻入北京城,大败李闯,又要挥兵南下的时候,太祖皇帝高融正在山东做一个五品守备,老建南侯赵柱那时是他手下的把总,只是个小小的七品武官,因太祖皇帝出身嘉定,而赵柱却是奉贤人,两地相隔不过百多里路,算是同乡,两人又同在异地,因此格外亲厚些。太祖皇帝见清兵来势汹汹,不忍见山河破碎,生灵涂炭,便联合山东官军奋起抵抗,从第一场跟清兵的交战开始,赵柱就一直追随在他身边,可谓亲信。

太祖皇帝乃是奉上天钦命拯救天下百姓之人,于梦中受西王母三十三卷神兵天书,早在任职守备时,就已训练出一支人人夸赞的铁军,又借天书上所记载之秘法,制出神兵天火,清兵来袭者皆被炸为血雨,带兵的将领更是无论官位高低,身居何处,哪怕是在万人之中,都会被人无声无息地杀死,死状均是眉间一个血洞,行刺者却无影无踪,清军由此大乱。太祖大军将清军赶出山东后,就接到了南明弘光帝的旨意,受封为平北大将军,需得奉旨北征,夺回北京城。朝中大臣为了让平北大将军安心打仗,还派人将他家小都接到了南京城安置,同行的还有数十名山东武官的家眷,其中就有赵柱的父母、妻子与长女。

谁知道,就在太祖皇帝带着赵柱等人奉旨北上打清军的时候,狡猾的清军绕道打入了南京城,将弘光帝与朝臣杀死,太祖皇帝与赵柱的家眷也于乱军中失去了音信。等太祖皇帝回过头来光复南京城,一路将清军赶回北方时,太祖皇后才带着儿子与家人在义士护送下与太祖皇帝团聚,赵柱家眷却在逃亡途中与他们失散了,据说是为了帮他们引开追兵,为此太祖皇帝当场就在赵柱面前流了眼泪,答应定会找到他的父母妻女,报此救命大恩。

后来太祖带兵打下北京城,杀了清军的摄政王和数名王公大臣,将他们赶出关外,接着平定天下,已是数年后了,赵柱家眷也找到了,但他父母俱已在逃亡途中去世,妻子也百病缠身,太祖皇后特地带着儿子前去探望,与赵柱元配抱头痛哭。太祖皇帝感恩,等到他决定立国,开始封赏下属时,第一个就给赵柱封了开国一等侯,赵家荣**一时冠绝京城。

赵柱深得皇家恩**可不仅仅是因为家眷对太祖妻儿有救命之功,光复北京城后,他还随着太祖皇帝到处跟清兵打仗,立下汗马功劳。大楚立国之后,太祖皇帝曾一度在立储之事上摇摆,也是建南侯赵柱相劝,他才没有废去嫡长子的太子之位,改立**爱的幼子颖王。去岁太祖薨逝,太子顺利继位,对建南侯简直就敬重得没边了,可惜老侯爷虽然平时瞧着身康体健,跑得动快马,拉得动二石弓,一点儿都不象是位花甲老人,但年纪终究太大了,说病就病,说去就去了。也有人说,这是因为老侯爷与先帝君臣相得,先帝去了不到一年,想念故人,老侯爷才会追随而去的。

建南侯赵柱死讯刚报到宫中时,当今圣上当着群臣的面就哭了,连声道“朕失股肱”,还带着皇子们亲自降临建南侯府吊唁,回宫后就下旨,追封赵柱为开国郡公,许其长子赵炯袭建南侯爵位,另赏赐郡公爷遗孀财帛无数。无论是开国元老还是文武大臣,能有此等恩遇已是极难得了,皇上还犹觉不足,在宫中简衣素服,每每想起郡公爷生前音容笑貌,都要哭一场,朝臣莫不感叹恩**太过,对建南侯一家便生出了几分忌惮之心。

皇上对郡公爷如此敬重怀念,万一爱乌及乌,破格提拔其子嗣,那不就坏事了么?朝中正值新旧更替,无数人都在盯着那些先帝朝的老臣们空出来的位置,怎能让旁人占了便宜?

然而世人不知,皇上对郡公爷家眷**幸有加,郡公爷的长子——那位在亡父去世后就袭了建南侯爵位的赵炯赵侯爷,心里也惶恐得很呢!

建南郡公去世满百日,刚刚出殡归来,宫里就又来人了,要知道出殡时,宫中就已然有使者跟足了全程,但皇上还觉得不足,又再派人来安抚建南侯。好不容易把人送走,建南侯赵炯就回了正院找妻子牛氏,一脸胆战心惊地说:“宫里方才又来人了。”

牛氏正喜滋滋地使唤丫头婆子调整新屋子的摆设,这正院上房原是侯府主人主母的住处,之前一直是继婆婆张氏住着,搬过来后,牛氏忙着葬礼的事,没空料理,如今她总算有空闲了,自然得用心。听了丈夫的话,她并未放在心上:“来就来,这几个月,宫里隔三岔五的就来人,早就见怪不怪了,老爷也稳重些,你如今可是堂堂一等侯!”

赵炯见妻子没明白他的意思,没好气地把丫头婆子都撵出屋去,才一把拉着妻子进了卧室,压低了声音:“你糊涂了?皇上老是派人来,万一知道了那事儿……”他没有说下去。

牛氏哂道:“侯爷有什么可怕的?除了你我,家里如今再没别人知道那事儿了。皇上派人来,只会让咱们脸上有光,你这般畏畏缩缩的,反叫人疑心呢!”

赵炯忙住了嘴,但过了一会儿又小声道:“还有一件事,我照你说的,才过头七就把老太太挪出了正院,从前皇上派人来时,拿‘男女有别’拦着没让见人就算了,皇后如今病情好转,万一想起来了,打发宫女来瞧老太太,那可怎么好?那边前儿就报上来,说他们大姐儿病了,要请太医,你也不管,还硬逼他们抱着孩子出城送殡,听说如今大姐儿病得越发重了,万一老太太生气,告诉宫里来的人怎么办?!”

牛氏这才明白过来他的用意,却是淡淡的:“这有什么?老太太的性情,你还不知道么?断不会把家里的丑事告诉外人的,况且如今你才是建南侯,她做了老太太,挪出正院是正理,即便皇后来了,也怪不得我们。再者,那时郡公爷还在家里呢,自然是郡公爷的大事要紧,大姐儿小孩子家家,有个头疼脑热的,饿两顿败败火就好了,才过了周岁的孩子,要请什么太医?没得折了她的福气!”

赵炯听了觉得有几分道理:“这么说,竟是不用管了?”

“不用管!”牛氏非常肯定地回答,“家里老人去世了,兄弟就该分家,老太太不过是继母,咱们明面上礼数尽到了就行,谁还真把她供在家里做老封君不成?赶明儿等大姑太太走了,趁着宗房大哥在,你赶紧把家分了,让赵焯他们搬出去过,省得继续沾咱们侯府的光!”

听到她这么说,赵炯又有些迟疑:“分家的事……还是过些日子再说吧,皇上三不五时就打发人来,若让他知道,又要多事。老太太虽是继母,但……”他看了妻子一眼,“我的身世如何,宫里未必不清楚,没得叫人家说闲话。”

赵炯虽然记在老郡公爷赵柱元配发妻名下,算是嫡长子,事实上是二房贵妾所生,元配死后,郡公爷又续娶了与长子同岁的继室张氏,张氏生了一个儿子赵焯,这才是郡公爷真正的嫡子。若不是郡公爷无意改变世子人选,赵炯的地位早就不保了,饶是如此,如今外头还对他继承侯爵之事有不少争议呢。

牛氏一想起这件事,心里就憋闷得慌,她嫁进赵家做长媳,进门才一个月就死了婆婆要守孝,好不容易拿捏住管家大权,又生了儿子,本想着建南侯府再无人能压在她头上了,居然又来了一个与她年纪相仿的婆婆,把她手里的中馈大权抢了过去,她处处矮那女人一等不说,在外人面前还要毕恭毕敬的,私下更要担心丈夫儿子地位不保,这口气她无论如何也吞不下,忍到如今,已经能扬眉吐气了,凭什么要再继续忍?

“不行!”牛氏也顾不得丈夫会怎么想了,斩钉截铁地否决了他的想法,“侯爷忘了?若真让老太太见到宫里来的人,你就管不了她嘴里会说什么话!孙女生病之类的小事她或许不会告诉外人,但如果不是小事呢?”她用满含深意的目光看着丈夫:“若是她知道侯爷从前曾经资助过颖王,参与过改立皇储之事……”

赵炯的脸色顿时变了:“休要胡言乱语!她如何能知道?”

牛氏逼近他,压低了声音:“郡公爷都能知道,她为何不能?郡公爷会气得急怒攻心,难道她会轻轻放过?只要你有罪,建南侯的爵位就是她儿子的了,傻子才瞒着!退一万步说,即便她不知道,可郡公爷之死,她是怀疑过的!她不止一次在大姑太太和宗房大老爷面前说,郡公爷去得太急,你收殓也急,竟没让她见到最后一面,因此对你埋怨得紧,侯爷你都忘了么?!”

赵炯的脸色已经白得跟纸一样了。他心里清楚,当今皇帝仁厚宽和,因郡公爷之故,对赵家人另眼相看,若只是颖王之事,或许还能从轻发落,但涉及到老父之死……

他曾铸下大错,虽然心中悔恨无比,但事到如今,已经回不了头,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了。

“夫人说得对。”赵炯眼中射出异样的目光,“还是尽早将老太太和二弟打发回老家的好,他们离得远了,见不到宫里的人,咱们才能安心。”

牛氏将夫妻俩打算明日就分家的决定传到继婆婆张氏那里的时候,赵焯夫妇正为女儿高热终于退去而松了口气,闻言复又气愤不已。

“父亲还未入土,就在城外家庙里看着呢!”赵焯恨恨地道,“他们怎能如此无情?!”

张氏皱着眉头,叹了口气:“这是迟早的事,分就分吧,早些分了也清净些。”

赵焯看了看闭目沉睡的小女儿,也沉默下来。张氏站起身:“孩子虽说退烧了,但吃的药只是我娘家祖传的方子,稳妥起见,还是要请大夫来瞧一瞧。我去找玦儿媳妇说说。”赵玦是赵炯与牛氏的嫡长子,娶妻蒋氏,乃是京中世族出身,素来还算知礼恭顺。

张氏带了丫环随行,赵焯之妻米氏安抚了丈夫,便去了邻屋照看五岁的大儿子,赵焯独自坐在外间生闷气,留下乳母在里屋照看女儿。乳母百无聊赖地打了个哈欠,没有瞧见,炕上那年方一岁的小女孩睁开了双眼,露出复杂的表情。

没有了 · 章节列表 · 第二章 老姨奶奶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