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3节字如其人

第002节最受宠爱 · 章节列表 · 第004节亲事待定

医香小说简介

款洽文学网小编推荐女生小说医香,医香小说是著名作家雨久花的一本小说,小说主角是,小说精彩片段:第003节字这突人王氏是建衡伯府第五女,亦是很小的嫡女,自幼得母亲宠爱,娇生惯养。后嫁入薛家,丈夫薛景升性情柔和,对她更是万般细心呵护。她嫁回来第二个月怀孕了,生女薛东琳,半年后又生子薛华逸。五年抱两,薛府虽人丁兴旺发达,老夫人也是分外很看重的。她是老三年抱两,薛府虽人丁兴旺,老夫人也是格外看重的。。...

医香小说-第003节字如其人全文阅读

第003节字如其人

杨氏是建衡伯府第五女,亦是最小的嫡女,自小得母亲疼爱,娇生惯养。后嫁入薛家,丈夫薛子明性情温和,对她更是百般呵护。她嫁过来第三个月怀孕,生女薛东琳,一年后又生子薛华逸。

三年抱两,薛府虽人丁兴旺,老夫人也是格外看重的。

她是老夫人幼子的媳妇,不需住持家中中馈,老夫人又是慈爱性子,对杨氏很宽容。

她一辈子没有吃过苦,直到被九岁的薛东瑗算计。

薛东瑗生母姓韩,亦是盛京望族,她外公在先帝时官至工部尚书。

韩家在盛京颇有名气,除了他们家门风严谨清廉,便是韩家子嗣都很漂亮。

特别是到了薛东瑗母亲这一辈,几个女儿个个国色天香。

薛东瑗越来越大,眉眼间越来越像韩氏。个子高挑,肌肤雪白,鼻梁笔挺,樱唇微翘,最最出彩的,是她那双遗传自韩氏的眼睛。

她斜长眸子微挑,自有风流媚态,勾人魂魄。

东瑗六岁的时候,杨氏有天去看她,她午睡初醒,云髻蓬松,肌肤粉润,懵懂眸子流转着迷离的娇慵,杨氏瞧着就浑身发酥。

特别是她樱唇轻启,声音甜腻娇柔喊了声母亲,叫得人筋骨都软了。

杨氏回去后,满脑子都是她那媚态。

这还得了!

这么小的年纪,就如此美艳!她这模样,女人看了都心动,男人见了,还不对她百依百顺?

杨氏忧心忡忡回去告诉了自己的母亲:“咱们这样的人家,来往都是皇亲贵胄,要是一个不慎,被外男瞧见了她的模样,要讨了这门亲事,可怎么办?普通人家还好,要是不幸被王爷皇孙瞧见,非要去,难得薛家敢不给?有个名分也罢,要是被兴平王那种荒淫无道的讨去,薛家既不敢得罪他,自然要给的。给了,伤得可是家族的体面。到时,老夫人不说她不本分,只说我没有教好女儿!”

大嫂、二嫂当时笑她太过于谨慎,杞人忧天了。

杨老夫人却脸色肃穆,道:“你所思虑不无道理。那孩子我也见过几次,长成她那样,太过秾丽了,不得不防。要是她做出丑事,都是你这个继母的过错……还会连累琳姐儿。”

是啊,要是薛东瑗做了丑事,别人还以为杨氏教女无方,薛东琳的名声跟着受损!

杨老夫人想了想,道:“你要服侍姑爷,又要照顾琳姐儿和逸哥儿,总是防着她,岂不是要三首六臂?与其这样,不如主动一些……让薛家上下都知道,她不仅仅长得狐媚,性子亦轻佻,不服管教,将来不管她出了何事,薛家算不到你头上。”

杨氏大喜。

回来之后,便跟身边得力的商议,最后把自己身边的两个二等丫鬟木棉和杜梨换给东瑗。

东瑗的乳娘汤妈妈虽不是杨氏的陪房,亦不是韩氏的,很好收买。

就这样,三年下来,薛东瑗轻佻粗莽的性子名声在外,阖府上下都避着她,杨氏心情甚悦。

哪里想到,她九岁时从树上摔下来,昏迷了三天就突然醒来,看着杨氏的神情很奇怪。

她躺在床上,杨氏却感觉她的目光深敛,看不出一点情绪,不似少女的欢快与单纯,令人发憷。

她当时没有深想。

半年后,就出事了。

先是杨氏努力培养的汤妈妈被撵了,老夫人还私下里言辞告诫她一番,说她疏忽了对东瑗的照顾,把汤妈妈那种毫无德行的放在嫡小姐身边。

没过几个月,木棉和杜梨被卖到娼寮。

老夫人一向宽容,把做错事的下人打个半死,还要卖到娼寮,是第一次。杨氏也是第一次知道老夫人手段如此果决强悍。

这都不算什么。

第二天薛老夫人当着家里的妯娌教训她,言语里,句句暗示杨氏迫害东瑗,这才是杨氏一生中受过最大的屈辱!

她从未这样失过体面!

都是薛东瑗!

这些话,杨氏自然不会跟自己的二嫂说。

她只是很气愤说汤妈妈、木棉和杜梨误会了她的意思,对东瑗出手,结果薛老夫人把账算在她头上。

一副无辜模样。

杨二夫人听了心中直笑。

当时婆婆给杨氏出主意,并没有避讳她和大嫂,难道杨氏没有听进去?

见杨氏把过错都推给下人,杨二夫人明白她不想多谈这个话题,随着她的意思,把话题绕开。

从镇显侯府薛家回去,杨二太太忍不住摇头轻笑。

六小姐杨彤很活泼,见母亲独自发笑,忍不住问:“娘,您笑什么?”

杨二太太宛如自言自语:“……我笑你们五姑姑,跟你们祖母一个性子,真是谁生的像谁…...那个九小姐,是个厉害的,你们五姑在她跟前做不得一点鬼……”

她说的含含糊糊,杨彤一头雾水:“娘,五姑姑什么性子?”

杨二夫人摸着她的脑袋,含笑不语。

杨彤很不满意母亲的敷衍态度,又问:“娘,那个漂亮的九小姐,她怎么个厉害法儿?我瞧着她和和气气的,比琳表姐讨人喜欢……”

杨二夫人将爱女搂在怀里,笑感叹道:“当初那个韩氏做出那种事……薛老夫人可不糊涂……她居然还宠爱薛九小姐,足见九小姐的厉害。”

这回,杨薇也糊涂了,笑起来:“娘,韩氏是九小姐的生母吗?她曾经做了什么?”

杨二夫人回神,觉得自己的话说得太离谱了,便端正神色,对两个女儿道:“小孩子不要总是刨根问底……”

***************

东瑗坐在老夫人东次间临窗的炕上练字,一练一下午,既不烦躁,亦不喊累。

老夫人睡了两刻钟便起来,正好二夫人带着五小姐薛东蓉过来问安。

外面天色越来越沉,没过半盏茶的功夫就下起雪来。

“今年的雪可真大……”二夫人愁苦道。

五小姐薛东蓉却笑:“瑞雪兆丰年,明年定是风调雨顺……”

老夫人最喜欢听这种乐观的话,当即笑起来,问了冯氏和薛东蓉几句,就道:“外面下雪,天怪冷的,你们娘俩陪我摸牌,晚上留在这里吃饭。”

二房的二老爷病逝将近十年,二夫人冯氏有一子二女。儿子薛华轩在薛家兄弟中排行老三,前年外放四川知府,带着妻儿上任,不准备回京过年;一个女儿叫薛东婷,薛家姐妹里排行老四,四年前嫁到定远侯府,成了定远侯的第三儿媳妇。

另外一个女儿,便是五小姐薛东蓉。

薛东蓉今年十七岁,尚未出嫁,是薛家的老姑娘。她娴静和善,薛府上下都很喜欢她。

五年前她跟陈国公府的世子爷定了亲。

陈国府是四皇子的外家,先帝晚年体弱多病,四皇子起了弑父篡位的歪念,陈国府帮衬着。计划落败后,陈国府被抄家灭族。

薛家是太子的外家,自然划清界限,主动退亲。

当时风头不好,薛家不敢给五小姐再议亲,拖了两年。然后就是国丧,一直耽误至今。

如今二房,只有冯氏和五小姐薛东蓉,老夫人可怜她们母女孤寂,总是留她们母女在身边说笑。

一听要摸牌,薛东蓉附和笑:“好啊。”然后看了眼在一旁安静练字的薛东瑗,“九妹也来。”

薛东瑗抬头,一双邪魅眸子里熠熠生辉,微挑的眼角使她的五官别样妖娆。她盈盈照人的眸子滢动,微带羞赧道:“我不会……”

老夫人也道:“不要她。她不会摸牌,跟她摸牌累死了,总是要等着她……”

冯氏和薛东蓉都笑。

听说老夫人要摸牌,老夫人房里的管事妈妈詹妈妈就吩咐丫鬟在厅堂支起牌桌。

老夫人就喊詹妈妈:“让宝巾她们伺候,你来凑个席。”

詹妈妈没有推辞,便跟着凑了数。

她们在厅堂摸牌,不时有老夫人的笑声传到东次间。东瑗依旧安静一笔一划写字。

两圈没有打完,听到丫鬟说老侯爷回来了。

老夫人笑:“今天回来挺早的……”

然后外面悉悉索索裙摆移动的声音。

东瑗把放下笔,起身下炕。

在一旁伺候的橘红忙帮她穿鞋。

镇显侯是东瑗的祖父,三朝元勋。新帝登基后,感念薛老侯爷的功勋,封他为当朝太师,以示新帝对老臣的恩宠。虽是三公之首,却并无实权。

六十多岁的薛老侯爷身体健朗,紫红色御赐蟒袍玉带,格外精神。他脸颊黧黑中微带着健康的红润,看着儿媳妇和孙女等人,笑着让她们起身,道:“摸牌呢?”

老夫人由詹妈妈扶着,道是。

“你们继续玩……”老侯爷声音洪亮有力,然后转身去了净房更衣。

丫鬟们忙去服侍。

老夫人便道:“离吃饭还有一个时辰呢,侯爷要去书房的,不妨事,咱们继续……”

几个人又坐了回去。

东瑗也回东次间继续练字。

片刻,薛老侯爷从净房出来,看到乖巧的东瑗,便笑着坐到她对面的炕上。

东瑗忙起身行礼。

老侯爷让她坐下,然后拿起她的字看。

“进益了……”老侯爷点头,“字越写越好……”

这样的夸奖有些违心,东瑗的字真的不敢恭维。她讪然笑了笑,道:“我一直在练,先生说锋锐有余,圆润不足,不像女子的字体,让改改……”

老侯爷又看了一眼,哈哈大笑:“谁着女子的字就一定要娟秀?我瞧着瑗姐儿的字饱满苍劲,甚好!”

东瑗汗颜。

因为是自己的孙女,老侯爷自然觉得好,外人可不会这样认为。字如其人,写了一手这么粗犷的字,旁人看了,只怕嫌弃她不够温婉贤良。

这个时代背景下,女子的品德之一,便是谦恭。

如此霸气的字,与女子美德背道而驰,东瑗努力改进。

老侯爷又问了她的学问,两人说了半天的话,他才去书房。

晚上吃了饭,东瑗辞了老夫人和老侯爷,带着丫鬟回了她住的拾翠馆。

东瑗等人告退后,原本笑呵呵的老侯爷脸色一瞬间阴沉下来。

老夫人瞧着,便知道他有事要说,遣了屋里服侍的,自己给老侯爷倒了杯热茶,复又坐在他的下首。

“今日下了早朝,皇上把我叫去御书房,说了三个时辰的话,还让御膳房赐了午膳…..”老侯爷的语气很沉闷,甚至有些沉痛。

老夫人心中咯噔一下。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第004节亲事待定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