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节腊梅傲雪

没有了 · 章节列表 · 第002节最受宠爱

医香小说简介

《医香》是作者雨久花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第001节腊梅寒梅腊月二十六的盛京,一场大雪,屋脊树梢皆是白皑皑,银装素裹,敛尽喧嚣浮华。拾翠馆的庭院,一株红梅寒梅盛绽。梅梢雪染透幽香,轻风中簌簌坠下,暗香浮动。偶尔会秾艳花瓣落在雪色地面,锦绣般绚烂,装饰点缀了雪地的单调乏味。拾翠馆小巧精致优雅精致优雅,三间上房,带了拾翠馆的庭院,一株红梅傲雪盛绽。。...

医香小说-第001节腊梅傲雪全文阅读

第001节腊梅傲雪

腊月的盛京,一场大雪,屋脊树梢皆是白皑皑,银装素裹,敛尽浮华。

拾翠馆的庭院,一株红梅傲雪盛绽。

梅梢雪染透幽香,轻风中簌簌坠落,暗香浮动。偶尔秾艳花瓣落在雪色地面,锦绣般绚丽,点缀了雪地的单调。

拾翠馆小巧精致,三间上房,带了四间小小耳房。

天寒地冻,东次间垂了厚厚的防寒帘幕,两口青绿古铜暖炉将热气源源不断送入东次间的角落。

薛东瑗穿了件蜜合色绣玉簪花绫袄,坐在临窗的大炕上,斜靠着青锻弹墨引枕做针线。

外间传来女子低低笑语声,须臾帘栊一挑,进来两个十六七岁的丫鬟。

“九小姐……”一个穿着葱绿色碎花绫袄的丫鬟屈膝给东瑗行礼,她叫宝巾,是东瑗祖母薛老夫人屋里的贴身丫鬟,“二舅奶奶带着两位表小姐回京过年,今儿过府看望老夫人。老夫人让问一声,您身上好些了没有,倘若好些了,去见见舅奶奶。”

东瑗起身下炕,叫了声宝巾姐姐,笑盈盈道:“我不碍事,这就去。辛苦姐姐走一趟……”

然后吩咐自己的大丫鬟橘香给了宝巾一个八分的银锞子打赏。

宝巾很大方接了,说了句多谢九小姐,又跟着橘香出去。

东瑗每日都要去给老夫人问安。前几日下雪走不好走,却逢老夫人高兴留吃晚饭。回来时天黑了,琉璃宫灯光线太暗,橘香滑了一跤。东瑗眼疾手快去扶她,结果自己足下不稳,也跟着滑倒。

橘香没事,她却把脚崴了。

这种事太丢脸,只好说染了风寒。

好在下雪天寒冷蚀骨,家里好些人染了,老夫人没有起疑,还打发丫鬟送了些汤药、吃食来。

橘香送宝巾出去,橘红就开始帮东瑗更衣。

穿了件丁香色折枝葡萄纹葛云稠褙子,玉色双喜临门暗地织金褶裙,素雅大方。瞧着橘红拿出了五彩缂丝石青银鼠披风,东瑗忙道:“不要这件,穿那件石青色羽缎披风就好。”

这衣裳太出彩了。

原本,一件五彩缂丝的披风,在薛侯府很平常,簪缨望族,谁家的女眷不是衣着华丽?

可东瑗不行。

她衣橱里的衣裳大多是藕荷色、湖水色、月白色的素颜料子,只因她长相太过于打眼。

明年正月就满十五岁的薛东瑗,身量高挑,腰身曼妙。肌肤莹润白皙,上嘴唇微翘,五六分像父亲薛五老爷,跟五房的其他嫡庶姐妹也有三分相似。

与她们的甜美可爱不同,东瑗长了双奇怪的眼睛:她眼睛斜长,眼梢上挑,眸子乌黑似墨色玛瑙,轻颦浅笑间风情灼烈,妖娆妩媚。

好几次听到家里的婆子、丫鬟甚至伯母、姐妹们在背后说她天生狐媚模样。

公卿之家的嫡小姐,将来会嫁入门当户对的簪缨望族。娶妻娶德,长成这样,家里的长辈总担心太过于轻佻。

东瑗是五房的长女,快到十五岁无人问津,这跟她的长相有一两分关系吧?

明白这个道理后,她的衣着总是素淡,环佩简易,虽不掩容貌秾丽,总算让老夫人觉得她行事低调谨慎,对她喜欢了几分。

橘红乖顺拿了石青色羽缎披风给她穿上,橘香送走宝巾,折身回屋来。

东瑗便吩咐她:“你开箱笼,把我那对汝窑梅瓶、玻璃水晶梅瓶还有青花瓷的都寻出来,再带几个小丫鬟摘些红梅。青花瓷梅瓶装着送母亲,汝窑装着的送大伯母,玻璃水晶的,我自己带着,去老夫人那…….”

橘香目露不舍。

“送出去了,就回不来…….”她小声嘀咕,“咱们房里没几件好东西,青花瓷梅瓶另说,这汝窑和水晶的,却是咱们压箱底的。马上就过年了,摆不出来,夫人又该骂了……”

夫人,是指她的继母杨氏。

薛东瑗的父亲是薛老侯爷的第五子,永兴四十五年的状元郎,如今在翰林院任修撰。他早年娶工部尚书韩家的长女为妻,生女薛东瑗。

韩氏难产而去,次年娶建衡伯杨家的第五女为继室,生女薛东琳,子薛华逸。

听到橘香的嘀咕,薛东瑗笑起来:“如今大了,越发难调动!快去,罗嗦什么?”

语气亲昵,她对这个活泼可爱的大丫鬟很喜欢。

橘香撇撇嘴去了。

把三对梅瓶找出来,摆在临窗的炕几上,华贵灼目,橘红瞧着也心疼。

“小姐,这水晶梅瓶是老夫人赏的,要是丢了……”她亦劝东瑗。可想起她们屋里只有这三对梅瓶,不能换成别的,后面的话又咽了下去。

橘红不同于橘香,她性格温婉沉稳。

薛东瑗笑:“这个家里,不管多好的东西,都不是咱们的……”

橘香正捧着一把浓郁馥郁的红梅进来,听到这话,不免看了她一眼。

薛东瑗接过,自己摆弄着水晶梅瓶,一边插梅,一边跟橘香与橘红道:“这个家里的一草一木,甚至你我,都是老夫人、世子夫人的。这梅瓶送出去,老夫人、世子爷夫人高兴了,会有更好的东西赏回来;藏在箱底,她们不高兴,随便找个理由就能要了去。”

两个丫鬟连连点头。

东瑗索性说的更加明白:“老夫人和世子夫人高兴了,将来我出阁时压箱底多给些,那才是咱们的!”

世子夫人,是指她的大伯母荣氏。

橘红又点头,很赞同东瑗的话。

橘香却促狭一笑:“小姐,您就算计着出阁时的压箱底?”

橘红瞪了橘香一眼。

东瑗却很大方的淡然笑了笑:“嗯,要未雨绸缪嘛!”声音平静,似无波古井。虽宁静,却有难以掩饰的寒意一闪而过。

橘香和橘红顿时不说话,两人默默把梅瓶插好。

五房的主母杨氏,表面上一团和气,对九小姐薛东瑗却少了几分真心实意。若不是九小姐五年前突然醒悟,总是在老夫人跟前行走,得了老夫人的欢喜,她们哪有今天的好日子?

先去嫡妻的女儿,在主母面前还不如庶女,能打压的时候,杨氏绝对不放过东瑗。

不算计,能活得像今天这么体面?九小姐多么不容易,只有两个丫鬟知道。

五年前,九小姐才九岁,不谙世事的天真,不爱读书、不习针黹女红,只知道带着丫鬟四处玩闹。

后来带着庶出的十小姐去后花园摘桑葚,不知哪个丫鬟撺掇,九小姐亲自爬树,结果摔下来。

她性子鲁莽,模样又太过于妖媚,家里的长辈都不太喜欢她,觉得她举止间轻佻,将来只会丢薛家的脸。

一向不管媳妇房里事的老夫人好几次破例,对五夫人说东瑗太不懂事,让她对薛东瑗严加管教。五夫人很委屈,说这孩子天性如此,管不好。

老夫人就更加不喜东瑗。

从树上摔下来后,薛东瑗昏迷了三天,老夫人和世子夫人勉强来瞧了一回,便不再管她。

三天后她醒了,在床上躺了两个月,整个人变得沉默内敛。

而后,就慢慢好了起来,言行举止沉稳大方,比好似换了个人。

老夫人喜欢佛经,九小姐就隔三差五抄佛经给老夫人,还陪着念经,一坐三个时辰不动,比老夫人还虔诚。

老夫人一开始很狐惑她怎么变化这么大。

所喜的,是越变越好,也打心眼里高兴。后见她行事内敛隐忍,没有幼时的轻浮粗莽,一派世家小姐的婉约文雅,便更加喜欢。

特别是东瑗耐得住性子念佛,最打动老夫人。

别说东瑗不到十岁,就是到了世子夫人四十多岁,亦耐不住这份寂寞。单单这份韧性,老夫人就决定好好教养她,跟当初的四小姐薛东婷一样。

东瑗虽常帮着写佛经,字却不好,老夫人请了西宾,隔着屏风教了她两年;她女红不善,老夫人又从宫里的针线局请了最好的嬷嬷。

东瑗好学,而且领悟力极高,这些年总算不负老夫人,读书写字、针黹女红不说出彩,至少不拖后腿,能赶得上从小学习的诸位姐妹。

那时,老夫人发现东瑗的乳娘汤妈妈看人时眼珠子转来转去的,以前没有留心,发现之后就心中不喜。汤妈妈是五夫人的人,老夫人寻不到合适借口把人撵了,有些踌躇。

后来东瑗若有所指对老夫人道:“我让汤妈妈教我女红,她却教我绣戏水鸳鸯……祖母,我绣不好……”话未说完,脸上一片艳红,羞惭不已。

教没出阁的小姐绣戏水鸳鸯!

老夫人大怒,把汤妈妈打了出去,换了自己身边最得力的罗妈妈给东瑗使。

东瑗原先的两个贴身丫鬟,一个叫木棉,一个叫杜梨,都是五夫人杨氏赏的,好几次在她写字时,撺掇她:“小姐,您不想瞧瞧先生长什么样子?”

年纪小的姑娘总是充满好奇心。

可她是千金大小姐,教书时还隔着屏风,怎能随意见先生?

东瑗听完丫鬟的话,只是单纯眨着大眼睛,不回答。

转身却告诉了老夫人:“家里的哥哥们能见。先生虽是授业恩师……可他总是外人……木棉和杜梨两位姐姐又是母亲跟前得力的,母亲恩赐给我使,定是不会犯错的…….我有些迷惘,祖母……”

生怕说错了,结结巴巴的。

老夫人一瞬间变了脸,拿了木棉和杜梨,叫了外院管事来,当着五夫人的面,怒不可竭道:“把这两个小娼妇打三十板子,然后卖到娼寮去!”

两个小丫鬟,居然敢教姑娘不守本分?

老夫人冷哼,拿眼睛瞟五夫人。

五夫人一瞬间面若死灰。

次日,当着世子夫人、二夫人、三夫人、四夫人的面,老夫人对五夫人道:“我知道你忙,不说你肚子里出来的琳姐儿、逸哥儿要亲自照顾,就连姨娘们生的婉姐儿、姝姐儿、妍姐儿和娴姐儿,哪一个不用操心?瑗姐儿年纪大些,你顾不过来也情有可原。罗妈妈是我最看好的,行事懂轻重;橘香、橘红本分老实,让她们去服侍瑗姐儿,你也省心…….”

口气很明显,告诫杨氏不要再管东瑗的事,老夫人会亲自照顾她。

四夫人沈氏当即掩袖而笑。

杨氏太不厚道,让身边的人把前任留下来的女儿教成狐媚子。用这种法子害瑗姐儿,不过是仗着老夫人从来不管媳妇们房里的事罢了。

哪里知道,这小姑娘突然明白过来,在老夫人面前把杨氏的手段抖了出来。更加没有想到,老夫人这样维护这个孙女!

一向宽容的老夫人把媳妇们都叫过来,当面说五夫人,虽没有一句责骂之词,可句句都说杨氏失了品德,对瑗姐儿太过于歹毒。

倘若不是真的气急,老夫人大可向从前一样,私下里跟杨氏说,给她留几分体面。

杨氏脸上似开了颜料铺,对东瑗亦不敢再使手段。

东瑗对杨氏也越发恭敬忍让,行事又沉稳,杨氏对她虽不喜欢,却也抓不到她的错处,总算相安无事过了这些年。

想到这些,薛东瑗眼底便有了几分暖色。

梅花插好,让罗妈妈亲自给大伯母荣氏送了汝窑梅瓶装的,橘香给五夫人杨氏送了青花瓷梅瓶装的,又叫了两个小丫鬟捧着水晶梅瓶,跟在橘红身后,随着她一起,往老夫人住的荣德阁去了。

*************************

开新书了,求收藏O(∩_∩)O

没有了 · 章节列表 · 第002节最受宠爱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