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晚梅有香

第三章 前因后情 · 章节列表 · 第五章 姨娘庶妹

嫡长女小说简介

很多书友不知道主角小说在哪看,其实这本书名叫嫡长女,款洽文学网提供小说精彩内容阅读:“什么?你反正一遍?!”到了第三日晚饭后,清秋向沈宁复述了堂哥秋梧的话,就见沈宁失言地叫了出来,神色惊慌不己,小小的额头除了冷汗冒出,太过惊讶了。清秋也一下被很大影响了,慌忙提问道:“姑娘你怎么了?哥哥是这么说也没错的啊……姑娘……”,这主仆两秋歌也一下被影响了,慌忙回答道:“姑娘你怎么了?哥哥是这么说没有错的啊……姑娘……”,这主仆两人的声响之大,还把门外正在管教小丫鬟的柳妈也惊动了,赶紧让丫鬟婆子散了去,走了进来,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

嫡长女小说-第四章 晚梅有香全文阅读

“什么?你再说一遍?!”到了第二日晚饭后,秋歌向沈宁转述了堂哥秋梧的话,就见沈宁失态地叫了起来,神色慌乱不已,小小的额头还有冷汗冒出,太过震惊了。

秋歌也一下被影响了,慌忙回答道:“姑娘你怎么了?哥哥是这么说没有错的啊……姑娘……”,这主仆两人的声响之大,还把门外正在管教小丫鬟的柳妈也惊动了,赶紧让丫鬟婆子散了去,走了进来,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

看到柳妈,沈宁反而回过神来了,急忙掩饰:“没事呢,秋歌正在说她堂哥的混事呢。”又给秋歌使个眼色,秋歌也反应过来了,忙说是啊是啊,还不住地点头,只是那语气也略有一丝紧张,她自己都不明白为何姑娘会如此慌乱。

柳妈看到这幕,反而笑了。心想姑娘你是我奶大的,还有什么话要对我遮掩啊,却也感叹这个小女孩是长大了,特别是来到京兆后,进退容度,已渐渐了有了自己的想法,这是好事啊,有女初长成了。柳妈没有子女,这个小女孩是她全身心守护的,对于她的每一点变化,其实她都很清楚。所以她也只略责怪了一下秋歌:“大声嚷嚷,像什么话,切不可再这样了。”余的话也没有多说,就走了出去,继续对小丫鬟们训话不论。

沈从善这个伯祖父过世了?!沈宁跌坐在椅子上,回想起刚刚从秋歌处听到的话,震惊不已,又觉得茫然无措。怎么会这样?沈从善,沈宁的伯祖父,前世直到沈家倾覆,他都还在世的啊,怎么会过世了?她觉得似有巨石重压,快要透不过气来,原以为只要沈从善这个伯祖父从思过处出来,原以为只要有这个伯祖父在,沈家就有定海神针,现在,他竟然过世了?那沈家怎么办?

沈从善,祖父沈华善的嫡亲兄长,天降之才,却早在很多年前就被逐入沈家的思过处,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却没人能说得出来,只知道是大错,能危害到全族的大错,所以一关就是三十多年,他也从来没有出现过人前,甚至,沈家很多余字辈的子弟都不知道有这样一个人存在。

沈宁之所以知道,那是因为前世祖父入狱之时,以损耗全部七枚暗棋的代价,辗转给尚在坤宁宫的她传来一句话:护从善,全族安。

却没有想到,变数太大太快,她再也出不了宫。这个消息,被当时的正昭帝得知,正被沈家族人秘密护送出京兆的沈从善,也被金吾卫截杀,为了一个人出动了金吾卫,所以沈家仅剩的那些族人,也在那一次截杀中全部灭亡。

后来她才知道,沈从善之错,乃是在于他那一席“上官无道,沈氏从龙,必遭灭门”的言论,更可怕的是,他有沈氏取而代之的暗示之意。这样大逆不道的言论,使得他的父亲,也是时任族长的沈积安惊恐且惧,联同沈氏家、积、善三辈决议,以大错逼其幽居思过处。

沈宁也就知道了,原来自己的祖父一直偷偷跑去思过处去看望自己的哥哥,沈华善一直都和沈从善保持着极其亲密的联系。这三十多年来,沈华善瞒着自己的父亲和族人,一直对思过处的哥哥敬慕有加,受他影响也最多,却在入狱之后后悔不已,悔不听兄长当初反对之言,辅助了上官长治登上了帝位,没想到他嫉恨沈氏势大,这么快就开始对沈家下手了。就是在狱中,他想到给沈宁来信,让她救下沈从善,只有救下这个兄长,沈家才有一线生机。

当然也就知道,长泰三十八年祖父沈华善所献《承平八策》乃出自这位伯祖父之手,可惜的是,穷尽这位叔祖父一生政治智慧的《定乱八策》直到沈氏倾覆才成书,但随着他的死亡,最后也不知所踪。

这是沈宁前世对沈从善的所有印象,也一直和祖父认为的一样,只有这个伯祖父,才能改变沈家的命运。

可是,现在,长泰三十五年,他就过世了,那么沈氏怎么办?那么《承平八策》在哪里?那么沈家是不是还会按照既定的轨迹走下去?那么沈家最后还是逃不过被抄家灭族的命运?难道还要我眼睁睁看着前世那一幕再次发生吗?

一时间,沈宁错乱了,不知今夕何夕,好像又看见坤宁宫之乱,秋歌她们血肉模糊的样子,又好像回到了长春冷宫破败宫墙内,听见宫女恶毒的诅咒,祖父、父亲、叔叔、哥哥一一在她面前倒下,斩首无头的情景……

不可以!沈宁倏地睁大黑亮的眼睛,这样的情景不可以再发生!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再让这样的情景在发生!既然我已经重生了,还重生在所有事情的开始,这一切就都有了改变,我既然可以阻止二哥进入五皇子府任职,那么我就可以改变沈家的命运!

这一世,必要阻止上官成长登上帝位,必要改变沈家七月沉的结局,这,才是我重生的意义!慌乱过后,沈宁迸发出浓浓的斗志。

她重生,他而死,这其中,冥冥是不是有所注定?不然伯祖也不可能在她重生那一日过世。伯祖已过世,这是沈宁意料未及的事情,但是,这又何有可惧?何有可慌?我都重生而来了,已经是先天之机,过后一切,也不过是见步行步,水来土掩而已。

凡今之后,只能靠我自己了,不对,我还有祖父,还有父亲,还有那么多兄弟,这一世,必和前一世是不同了的。沈从善的过世,更是夯实了沈宁本就沉稳的内心。

第二日又是个晴天,沈宁很喜欢晴天。在阴冷幽暗的长春冷宫待了那么多年之后,沈宁更喜欢看见阳光,让人暖和舒服。只有经历了那等永远暗沉的时光,才发觉这天地最无私的阳光,是那么让人感激。

她还是一副清浅的装扮,带上四大丫鬟中年纪最小的冬赋,准备去给和鸣轩给母亲沈俞氏请安。和鸣轩,是沈则敬和沈俞氏居住的院落,位于沈家的东南,离沈宁所在的青竹居也有一段距离。

从青竹居出去,穿过几个小花园,再绕过一翠湖,顺着翠湖东南行,就能到达和鸣轩。这条路是沈宁走惯了的,可是今天,她却带着冬赋,在翠湖边拐了个弯,往另一个方向走去,那是通往沈家思过处的方向。

思过处,顾名思义,那是沈氏一族犯了过错的族人家仆居住的地方。沈家每一个人都知道,却甚少有人去,沈华善上京兆任官之时,把思过处也从杭州迁了出来。说不出是什么心思,就算为着沈从善这个从未谋面的伯祖父吧,她今天很想去思过处那里看一看。

冬赋跟在身后,小声提醒:“姑娘,走错了……”

没有走错,怎么会走错呢,她前世已经走错了,今生绝不会再走错了。沈宁笑了笑,继续带着冬赋前行,不一会,就在思过处门前站定了。看着门匾上挂着的“思过处”三个大字,也不知是出自谁手,细一看,竟觉出凛然的气势来,仿佛万马千军肃然蓄势待发,再看两边挂着的对联“花落犹香知前后”“雪融仍寒问有无”,也是同样的感觉。

花落犹香知前后,雪融仍寒问有无。

前后,有无,思过之意义,就是这样吗?身前身后之事,得失有无之间,控制贪念,控制**,到最后,在艰难困苦之地,想一想所来之路,顾一顾所为之事,值得不值得?思过处,是为了警醒族人?前一世她做了皇后,身份地位之尊崇,无人能比,可是那又怎么样呢?得到了什么?

思过思过……竟是前后和有无四字吗?沈宁沉寂了。

院子高高的围墙边,还有一株梅探出枝条来,还零星点着几朵梅花,那姿态妖娆,甚是让人欢喜。这都春三月了,这梅花还开着啊,沈宁好像还嗅到了梅花的香气。

原来这就是思过处啊,沈宁说不出是什么感觉,怔怔,仿佛无限惆怅,又仿佛无限欢愉,终于有机会来这里看一看了,终于有机会知道思过处是怎样的了。前世今生,她都没有来过这里,原来,这就是思过处啊,思过处原来是这样的啊。

她就这样站定,就这样看着那紧闭的大门,也没有让冬赋推开门进去,还有什么必要进去呢。想到沈从善在这里度过了一生最鼎盛的岁月,就是为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大错,他有什么错呢?沈家已经以灭族的代价,沈宁已经以囚居十七年的代价,证明了这个伯祖父说的话没有错的啊。

沈从善伯祖父都已经不在了,思过处对于她来说已经没有意义了,她就在门外,就已经完成了这次来这里的意义。是来这里寄托祭奠的心意,为着早早就过世的伯祖父,甚至,是为了前世幽居冷宫的自己。

然后转身往回走,往翠湖东南方向走去,依旧静默不语,好像真是来看一看而已,只看一看,就够了。身后的冬赋困惑不已,这有什么好看的?

晚梅有香,终不算迟。伯祖父,你放心吧。沈宁也没有说话,只在内心里完成了对沈从善的敬拜的仪式,也是,对自己的交代,更是,对自己决心的坚守。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第五章 姨娘庶妹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