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吴越沈 七月沉

没有了 · 章节列表 · 第二章 破局之策

嫡长女小说简介

《嫡长女》是作者平仄客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放佛还听到正昭五年有童音在广为传唱:吴越沈,六月沉,荣华富贵萍无根……吴越沈,六月沉,荣华富贵萍无根……沈宁再一次满头大汗从梦中从梦中惊醒,无意识地拉过被子,簌簌细响闹醒了值夜的大丫环清秋。“小姐,可要起夜?”清秋的声音带了一点儿睡意,动作却极为迅速的“小姐,可要起夜?”秋歌的声音带了一点睡意,动作却极其快速的把烛台拿了过来,把烛心剪了剪,原本有些暗糊的房间一下就明亮起来。。...

嫡长女小说-第一章 吴越沈 七月沉全文阅读

仿佛还听见正昭三年有童音在传唱:吴越沈,七月沉,荣华富贵萍无根……

吴越沈,七月沉,荣华富贵萍无根……

沈宁再一次满头大汗从梦中惊醒,无意识地拉过被子,簌簌细响吵醒了守夜的大丫环秋歌。

“小姐,可要起夜?”秋歌的声音带了一点睡意,动作却极其快速的把烛台拿了过来,把烛心剪了剪,原本有些暗糊的房间一下就明亮起来。

待沈宁借着烛光看清自己粉嫩的小手时,原本惊乱不已的心瞬间冷静下来。是了,她知道的,这粉嫩的小手提醒她,她现在还只得十二岁,她也知道的,现在,也不是正昭三年七月,而是长泰三十五年三月。

长泰三十五年三月,父亲沈则敬升调至吏部,任考功司郎中,官拜五品,因而举家返回京兆,与时任工部尚书的祖父沈华善团聚,正是仕途风光时。

这时的沈氏,族人遍布南北,单是沈氏嫡枝,都已官声甚隆,呈现勃勃生机,时人皆称:吴越沈。

三品工部尚书沈华善,四品杭州刺史沈开善,从五品考功司郎中沈则敬,从六品豫州果毅都尉沈则思,从六品津南县令沈则成。

还有七品的沈则高,沈则儒……

谁会想到,这样昌荣的吴越沈氏,号称百年大族的沈氏,会在十三年后年被抄家灭族?

那时的沈氏,比现在更显赫,一门除了“一善三则七余”之外,还出了一个号称显睿的沈皇后沈宁。

可是,那又怎样?

沈宁永远都记得十三后的正昭三年七月,那是她一生的噩梦,即使重活一生,也挥之不去。她记得七月的酷热和悲恨,凌迟了她整整一生,永不可忘。

七月十二,褫沈华善一等承恩公爵,移大理寺,下狱;

七月十四,罢沈则敬岭南道观察使职,以其渎职,下狱;

七月十五,罢沈则成杭州刺职,以其渎职,下狱;

七月十八,众告沈氏一族蓄私兵五万,罪同谋反;

七月十九,沈氏一族男丁无论年幼以谋反罪全部问斩。

七月二十,废后,诏令:“皇后失序,惑于巫祝,不可以承天命。宫闱之内,若见鹰鹯。既无《关雎》之德,而有吕、霍之风,数违教令,不能抚循它子,训长异室。其上皇后玺绶,罢退居长春宫。”

至此,短短八日,沈氏一族倾覆,如那朝晨的露珠,从此消失在大永王朝的眼前。

而沈宁,则开始了在长春冷宫鬼一样的日子。长春冷宫,那是怎样的所在啊。

日日的冷饭馊菜,破败宫殿四面而来的冷风飕飕,仅可遮身的薄被,永无止尽的恶毒嘲讽,可是她还是熬过来了,还一熬就是十七年。

宫女怨恨她还不死,日日恶意在她耳边说:沈氏都死绝了,你怎么还不死?害我日日在这鬼地方伺候你,你怎么还不死?!

沈氏都死绝了,你怎么还不死?你怎么还不死?

我怎么能死?!沈宁喃喃笑着对自己说,国丧的钟声还没响起,她怎么能死?她要活到最后,与他斗命长,看一看,借吴越沈氏之势尚上位,承吴越沈氏之才登上大宝的他,能苟活几年,在什么时候才能去黄泉陪她的至亲,她的父族,她的儿子,必得是他死了,她才有面目去见他们。

这都是她的罪孽啊!

是她,嫁给了他,为了助他登上帝位,她以沈氏嫡长女之身,以沈氏百年安稳为诺,为他谋来一个又个才华洋溢的沈家人,一个又一个的沈家隐才对他全心全意相待,才成就了他的至尊之位。

先帝长泰三十八年,工部尚书沈华善献《承平八策》,助他得圣上青眼,使他在诸皇子中先拔一筹;

长泰四十年,司天丞沈余乐卜钦安殿大火,他趁机火中抢救祖宗牌位,以至孝有功立太子;

长泰四十二年,陇右卫将军沈则思率兵三百,于北疆乱军之中护他无恙,中箭身亡;

长泰四十五年,太子舍人沈余宪替他喝下毒酒,以终生残疾的代价令他反击有名,是以帝立;

正昭元年,国子少监沈则儒编《正昭实录》,为他隐恶扬善,使他承主之位名正言顺;

正昭二年,岭南道观察使沈则敬平南蛮之乱,至此,正昭之功,再添一笔,始现中兴盛世之象。

……不一而足。

可是,最后他回报沈家的是什么?

谋反之罪,叛国之害,灭族抄家,沈氏数代积善,却留下了这个永生永世的污点。一门彦才,从龙之功,怎么就被抹灭了?

沈氏有什么错?功高震主?不是,沈氏错在她啊。

是那个女人的出现,惊人之姿,绝世红颜,所以沈宁成了挡在她面前的枯骨,为了给她腾位置,才有沈氏灭族之祸,连她腹中九个月大的男胎,也被他让人灌下堕胎药生生落下。

她仿佛还记得自己在哀嚎求饶之时,他拥着那个女人就这样冷冷看着她,口吐诛心之言:沈家谋反叛国,我怕他生下来也要日日怨恨你出自沈家。

那个女人笑得极其绝丽妩媚,令天地黯然失光,却成了沈宁眼中的夜叉恶鬼。

是了,她出自沈家,沈氏灭门之错,在于她,沈氏嫡长女沈宁!

这是沈宁所记得的沈氏结局。只是她不明白,明明前一刻她还在长春冷宫瑟缩数着日子等待国丧钟声响起,怎么一醒来,就回到长泰三十五年了呢。

她终究还是没有听到国丧的钟声,却重生在十二岁,重生在一起都还没开始之前。

是天都看不过眼了吗?给我重活一生的机会,让我可以在我愧疚一生的族人面前赎罪的机会?让我可以偿前世之错还前世之因?

哈哈,沈宁似笑非笑,那人,彼时的正昭帝,现今的五皇子上官长治,我这灭族之恨杀子之痛的滔天之怒,你可承受得了?

这一世,我必让你无缘登上那至尊之位让你高高在上,这一世,我必不要再听到有人传唱那吴越沈七月沉之音,这一世,我要让那荣华富贵像那根深叶茂之树长在沈家之上……

“小姐,小姐,你怎么了?”秋歌有些焦虑的的声音,唤回了沈宁的神智,她深深一呼吸,转过头来看着自己的丫鬟,随即轻轻一笑道:“我没事,做了个不好的梦而已。”

是啊,大梦一场,前世今生。

“小姐定是白天听柳妈说的故事害怕,吓得做恶梦了吧,柳妈也是的,小姐那么小,怎么能听这些呢……”秋歌把烛台边移开,边小声嘀咕道。

沈宁听着秋歌的絮絮叨叨,看着她梳着双丫髻的稚嫩脸庞,试图看出十三年后坤宁宫那个威严肃穆的秋歌姑姑的影子。其实秋歌,只比她大两岁,最后只活了二十七岁而已,那一夜坤宁宫之乱,她和春诗、夏词、冬赋一起,以“惑后巫蛊”之名,惨死在内侍的乱棒下,只留给沈宁一团团的血肉模糊。

而此时秋歌,也不过十四岁,正是最鲜嫩新活的年纪,为了柳妈一个小故事而能念上大半夜。

柳妈,沈宁的奶娘,虽有抚育之功,却从不挟势凌人,反而很喜欢对丫鬟们说说传奇故事,人最是平和不过,也很得小丫鬟们喜欢。是前一日,柳妈在说那孙恪和袁氏,说到袁氏掷笔于地,抚子别夫,化作一只老猿归山去,众丫鬟一阵尖叫。

沈宁也不例外,她刚好听了个正着,秋歌所说的吓人,正是这一则。

不如逐伴归山去,长笑一声烟雾深。这样的情景,是多少年没有过了?当她在长春冷宫吃冷饭馊菜时,回想起这一幕,只觉得有淡淡的笑意,这是她凄苦生活里难得的慰藉

这样的惬意,当年竟以为是害怕,真是年少,呵呵。

秋歌,这一世我必护你们周全,死于非命的,绝不会再是你们。

沈宁在内心暗道,只有沈氏周全,才能护佑她们,我所要做的,是要护沈氏周全,改变沈氏一族最后的命运。

“小姐,再睡一小会吧,今儿的宴会,据说还会有皇亲参加呢,小姐可得养好精神。”秋歌上前帮沈宁捏了捏被角,极力想要让沈宁再去睡一会。

宴会?对了,沈家为了庆祝沈则敬回京升迁,也是为了正式宣告沈则敬一房进入京兆政治圈子,特地在景泰大街沈氏大宅举办一场宴会,邀请沈氏姻亲故旧,同朝官员,宴会的日子,正是明天。

秋歌的据说,是还没有定论,但因沈华善三品工部尚书之位,又颇得上意,正是拉拢露脸的好时机,因而有传诸皇子也有意参加这场宴会。

这场宴会,对沈家来说,意义非常。一为圣眷,二为宣告,实在是不得不隆重。

可是对沈宁来说,这场宴会更像一个不幸的楔子。后来她在长春冷宫日日回想,更觉得这场宴会,被有心人拿来做了筏子,自己最亲厚的二哥沈余宏不过是被设在陷阱旁的肉,一步一步,为的是引诱沈家落局。

不然,一向求稳的沈家,怎么可能会卷进夺嫡之争,最后还会定下扶持他而谋求百年安稳的全族策略?

不然怎么会那么巧,别的皇子都没有出现,在场的,只有他一个皇子,所以,提那件事情就理所当然了,只有他获得了最大的利,而沈家人无知无觉。

明天,一定要阻止那件事的发生,可是,要怎样,才能阻止?既然别人都已经提前布局,她怎样,才能把这个局破掉?

一室光亮中,沈宁在苦苦思索,根本无法入睡,把一旁的秋歌急得直上火。

“小姐,寅时了,天都快亮了……”秋歌在旁边踱来踱去。

“秋歌,咦,秋歌,你是不是有个堂兄在后门当守卫?”沈宁忽然脑中一亮,急急问道。

“呃,是啊,那个不长进的,才会守在后门……”秋歌不明所以,讷讷回应。

“不,不是这样的,秋歌,你来,明天你去找他,这样……这样……”

沈宁的眼眸异常黑亮,灼灼似逼人,似是云后隐忍至久的闪电,终于将漆黑夜空撕出一道明亮。

没有了 · 章节列表 · 第二章 破局之策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