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破局之策

第一章 吴越沈 七月沉 · 章节列表 · 第三章 前因后情

嫡长女小说简介

完本小说嫡长女是网络作家平仄客的一本纯原创小说,这本书的主角是,该小说归类在男生小说,款洽文学网小编推荐目录嫡长女精选篇章:虽有沉沉心思,沈宁却但是是天快亮时略微眯了一下眼,醒过来也不会觉得累,只会觉得四月的寒意让让人有种极其的清爽自然。“姑娘,这么早醒过来了?昨天不需要向太太请安,也可以再多睡一会的。”柳妈从门外进去,看见了沈宁坐于在梳妆打扮台前,显然了出来好一会,不由多说了一“姑娘,这么早醒来了?今天不用向太太请安,可以再多睡一会的。”柳妈从门外进来,看见沈宁端坐在梳妆台前,显然已经起来好一会,不由得多说了一句。。...

嫡长女小说-第二章 破局之策全文阅读

虽有沉沉心思,沈宁却还是在天快亮时稍稍眯了一下眼,醒来也不觉得累,只觉得三月的寒意让让人有种异常的清爽。

“姑娘,这么早醒来了?今天不用向太太请安,可以再多睡一会的。”柳妈从门外进来,看见沈宁端坐在梳妆台前,显然已经起来好一会,不由得多说了一句。

因为今晚设宴,沈家太太,沈宁的母亲沈俞氏实在分身乏术,时间紧凑得很,于是免了众人的请安,好安心把筹备的事情再细心过一遍。

“昨晚睡得不错呢,不用多睡了。等会去有待居看看二哥。嬷嬷今天帮我梳头好不好?让秋歌下去歇着去。”沈宁撒娇了一句,用目光示意秋歌离去,秋歌微不可见地点点头,敛目轻轻退出去。

顺着沈宁的意思,柳妈给沈宁梳了个简单的飞仙髻,只插了一朵玲珑玉点缀的珠花,别的首饰也不戴,衬着她身上湖水绿的襦裙,蝉翼色的透明帔帛,符合她一贯简约的装扮,虽然脸庞尚未长开,却别有一番雅致的风味。

沈宁只带了丫鬟冬赋,就出了青竹居。青竹居,是沈宁住的院子,取这个名字,无它,是因为这里栽了一院的青青翠竹。她让柳妈留在偏间歇息,这些年,随着沈宁渐渐大了,柳妈已不大爱陪着她到处走,她更喜欢呆在院子里和小丫鬟绣绣花讲讲故事。

冬赋虽然也是十二岁,却比秋歌略小一点,在春夏秋冬四个一等丫鬟中年纪是最小的,因而性情最活泼,沈宁总是能从她吱吱喳喳的话语中听到很多很用的信息。

比如,她现下说的:“姑娘,二少爷昨儿又偷溜出去了呢,听说还看了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不过还是被老爷罚了。”沈宁边听边想,她的二哥沈余宏虽然聪敏异常,性子却最为跳脱好动,每每都外出给她带好吃好玩的小东西,因为沈宁和他的感情也最为深厚。

所以当她看见沈余宏歪着身子捂着膝盖状似委曲的看着她时,她还是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

“小没良心的,又来找吃的啊?昨天有事耽搁,没买了啊~”沈余宏怕她不肯信,还特地加重道:“是真的!没骗你!”

沈宁知道是真的,这个情节前一世也发生过。昨天他偷溜外出,正想趁着机会去给妹妹买些小东西,却看到了很有意思的一幕。在京兆这个地方,富家纨绔子弟就跟不值钱似的,去到哪里都能遇上那么一两个,这不,他又看见吏部楚侍郎家的幼子了,等等,他好像又在欺负人了?

见那楚纨绔凶形恶行的,把一对母女摆摊的白菜撒了一地,还想动手去抓那个姑娘,周围摆摊的人离得远远的,敢怒不敢言。沈余宏正想上前,那对母女旁边就出现了一个温润如玉的少年,端的是风度翩翩,却又是一脸正气,斥走了楚家子,还给了银两那对母女。

“原来,五皇子也是挺好人的嘛。”沈余宏将事情对妹妹说完,末了还加了这么一句。

听到五皇子这三个字,沈宁觉得心里涌现一股克制不住的怒意,五皇子,五皇子上官长治。前一世,正是因为沈余宏看到了这样一幕,所以当上官长治在宴会上请他入幕五皇子府时,他毫不犹豫地答应了,而后更频频带着沈宁去见他,渐渐地,沈家和无皇子府就联系得越来越紧密。

我一定要斩了这联系,沈宁暗暗道,怒火渐渐平息,看来他对我的影响还是这样的深刻啊,我还是如此无能为力,沈宁自嘲地笑了一下。

“真是巧呢,二哥你难得偷溜出去一次,就看见这样的事情,宁儿也好想出去啊。”沈宁天真地道,接着又疑惑地问:“五皇子也会去这样的地方啊?不是刚听说他才开府嘛,应该很忙才对,那菜市场一定很好玩。”说罢一脸向往的样子。

是啊,五皇子应该很忙才对,怎么会有空跑去菜市场这样的地方呢。说者有心,听者也有意,沈余宏的思绪顿了顿,随即又和沈宁打趣起来。沈宁见此,也不再多说话,她知道沈余宏是很聪明的,既然有了注意,仔细一想,便会发觉这件事情的不合情理的地方来。

堂堂一个五皇子,居然纡尊降贵去菜市场帮助一对母女?沈宁内心冷哼一声,也就是他能做得出来了,只要能达到目的,不管什么方法计谋都是可用的,而且还能让人觉得他温顺良善,沈宁虽然恨不得他死去,也不得不承认这是他的过人之处。

看来这设计好的一幕,就是针对沈余宏不假了。大哥是嫡子嫡孙,不可能进皇子府任职,二哥是父亲的嫡次子,和大哥沈余宪关系一向很好,和我也亲近,他这是想把父亲一房都网了啊,沈宁一下子就能猜出他的意图,这也多亏了前世那么多年的相处,她对他,知之甚深呢。

到了午后,秋歌去了一趟后门,没多久就回来了。对沈宁说:“姑娘,东西拿回来了。”然后说除了堂哥,谁都不知道。

沈宁看着手里那小小的药包,是不是要这么做呢,可是不这么做的话,那事情不是还是按照原来的轨迹在走,她很快就下定了注意,叫来屋外的夏词,说自己很想喝姜茶,让她煮多几碗,到时她给送到母亲和几个哥哥那去。夏词应了一声,欢快地去忙活了,她是负责沈宁小厨房的,手艺也好,所以一听到沈宁想喝姜茶,马上就去小厨房忙活去了。

姜茶很快就煮好了,沈宁吩咐春诗给母亲沈俞氏那里送了一碗,又让夏词和冬赋分别往三哥沈余宣、四哥沈余守都送了去,末了说道,剩下的这一碗,等会我给二哥送去,反正去宴会前也会经过他那里,方便得很呢。

听到此,秋歌瑟了瑟,却什么话也没有说。

天色渐暗,沈家一片张灯结彩,门前陆续有马车前来,车辙辘辘,马鸣嘶嘶,却一点也不影响小厮恭敬而有序地把一个个官员姻亲往宴会大厅上迎。

男宾那边有沈华善、沈则敬、沈则远等人在招呼,一时觥筹交错不论,单就说女宾这一边,也是欢声笑语不止,沈俞氏来往席间,和一众夫人寒暄。

“沈夫人,恭喜啊,以后大家在京兆,那就可以时常聚一聚了,改天我给你下帖子,你可一定要来啊。”这是工部侍郎袁恪真的夫人在笑说道,虽然她的年纪比沈俞氏还要大上一截,语气却是亲昵熟络得很,谁叫她的相公的顶头上司正是沈俞氏的公公呢,沈华善的夫人已经去世好几年了,沈家后院现在是沈俞氏这个长子嫡媳在做主。

“沈夫人真是好本事啊,年纪轻轻就把偌大的一个沈家管理得整整有条,改日真的要请教请教呢。我就自愧不如了。”这个声音有着笑意,略带阿谀,倒不让人反感,这是考功司员外郎顾梓程的夫人,她相公即将是沈则敬的下属。

一时间,不少夫人陆陆续续过来寒暄,沈则敬虽然只是五品官,可是架不住人家是考功司郎中啊,有考察之权呢,何况,明年又是五年一度的考课之年了,这时候不拉关系什么时候拉关系,自古至今,后院交情那是比同窗之谊还要管用的啊,这些夫人门儿清着呢。

沈俞氏一一笑说,又招呼礼部尚书魏晋度的夫人、户部尚书郑濮存的夫人不要客气,谢谢她们赏脸,又赞扬她们身边带着的孙女儿长得如此标志,一见便心喜等等,又拉过随在一旁的沈宁,对她们说道:“你看,我就这么一个心肝肉,长得啊,那是比你们的差远了。”

听到这话,两位夫人也不着痕迹地打量沈宁:江南软烟罗的襦裙,一色的半臂掩在裙腰外,隐约可见腰间悬着的碧绿佩环,疏着京兆时兴的分肖垂髻,上缀两个珠花小簪,略施粉黛,眼神熠熠,看着是清秀,却真是比自己的孙女差远了。

两位夫人嘴里说着客气话:哪里哪里,还没长开呢,过几年啊,那是门槛都要踩破了啊,面上却了几丝自矜的笑意,又觉得沈俞氏也是颇为实诚的人,言谈笑止之间,也多了几分轻松和亲近。

见此,沈俞氏略略眯了眯眼,嘴角一直带着笑意,又从女儿说开去,什么都是儿女债的,什么担心那是一刻都不曾停,又和几位祖籍江南夫人略说起江南的风貌,嘴里还念叨着:“乌干菜,白米饭,神仙闻了要下凡……我都很想念那个味道啊。”这下,来自江浙闽一带的官夫人更是对沈府多有好感,聚在一起又吧啦吧啦地说起江南风物来,笑声不断。

那边安氏也挺着个大肚子和一众年轻的媳妇在说话,也有新过门媳妇摸了摸她肚子,众人大笑不论。

沈宁跟在沈俞氏的身边,看到这些,暗暗咋舌,平时母亲不显山不露水,原来也是这么伶俐的一个人啊,父亲一路官升,母亲看来也功不可没啊。就在这个时候,男宾席那边一阵喧闹,仿佛还听见有人在说:五皇子……

俞妈妈附在沈俞氏耳边说了几下,沈俞氏知道了五皇子来了,表示知道了,五皇子,女眷也不必前往拜会,于是沈俞氏笑着说,别管他们,我们也热闹我们的……

宴会气氛也一直这么高涨,宾客给脸,主人家热情,此后话题都没有断过,这样的氛围大家都很享受,可以想见这一场宴会之后,沈俞氏就会收到不少赴宴的帖子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第三章 前因后情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