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没有了 · 章节列表 · 第一章 茶摊

天珠尘缘录小说简介

《天珠尘缘录》是作者君何顾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初冬,早晨的风拂过庆阳城,早已带着些许刺骨之感。惨白的阳光撒落在大街小巷中,不仅也没丝毫温暖的的感觉,反倒让步履匆匆的行人心中,凭添了几分寒意。一只寒鸦缩着脑袋站在枯败的树枝上,突然已发出尖厉的叫声,扑棱翅膀向远处飞去。在庆阳城的正北方,有一片在庆阳城的正北方,有一片宏伟的建筑群。。...

天珠尘缘录小说-楔子全文阅读

深秋,清晨的风拂过庆阳城,已然带着些许刺骨之感。惨白的阳光洒落在大街小巷中,不但没有丝毫温暖的感觉,反而让步履匆匆的行人心中,平添了几分寒意。一只寒鸦缩着脑袋站在枯败的树枝上,突然发出刺耳的叫声,扑棱翅膀向远处飞去。

在庆阳城的正北方,有一片宏伟的建筑群。

鳞次栉比的房舍整齐而又巧妙地连成一片,从半空俯瞰,形成了一个极大的太极八卦图案。这个太极八卦图的两个中心点,一个是一栋坐落在一片花圃、竹林中间的藏书楼,楼高五层,层层飞檐,并且用不同颜色的琉璃瓦覆盖,远远看去犹如一个精致的艺术品;另外一个中心点则是一个小型的天然湖泊,湖泊周围是一圈精致的回廊,曲折蜿蜒的湖里栽种的全是荷花。不过此时大部分的荷花、荷叶都已经枯萎,只有零星的几株荷花悄然立在一片褐色的枯败中,已然过了赏荷的季节。

在这片建筑群外围绕着一道数丈高的围墙,让整个建筑看起来森严肃穆。正红朱漆鎏金大门顶端,悬着一块黑色金丝楠木匾额,上面龙飞凤舞四个大字——庆阳王府。

这,就是庆阳城里最主要的建筑,大名鼎鼎的庆阳王府了。这四个字可是当今圣上御笔亲题,由此可见其恩宠。

此刻,在王府湖边的回廊上,一个穿着侍卫服饰的年轻人正拦在一个管家模样的人面前。

年轻侍卫面色不善,沉声问道:“尤管家,您是什么意思?”

尤管家眉梢动了一下,却故意装作没有听懂,眼中闪过一丝不屑,道:“什么是什么意思?老夫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年轻侍卫瞬间涨红了脸,强忍怒气道:“府里那么多歌姬,为何非要安排蓁蓁去……去做这种事情?”

尤管家眼中的不屑之意更浓,脸上却露出恍然之意,微微垂下眼皮道:“原来是为了这事啊?老夫这也是没办法,贵客看上了蓁蓁姑娘,我们当下人的,还能怎么做?”

年轻侍卫额头青筋暴起,猛然握紧刀柄道:“可是,王爷已经亲口答应把蓁蓁许配给我,尤管家您怎能不顾王爷之命……”

尤管家抬起眼皮看了年轻侍卫片刻,突然冷笑道:“你是不是急糊涂了?以蓁蓁姑娘在王府的地位,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又岂是老夫做得了主的?”

年轻侍卫顿时语塞,脸色变得有些苍白,愣了片刻又不死心地问道:“王爷……难道这真的是王爷的意思吗?”

尤管家却已经有些不耐烦,如同赶苍蝇一般挥了挥手道:“这事你就该去问王爷了!”说完抬起脚步,绕开侍卫往前走去。

年轻侍卫捏紧了腰间佩刀的刀柄,直捏得指节根根发白,却依旧不肯相信,喃喃自语道:“王爷……王爷一诺千金,定然不会如此!”

尤管家闻言停住脚步,回头看了看一脸不甘的年轻侍卫,笑了笑道:“方兆麟,王爷身份尊贵,自有百神庇佑。当日刺客行刺,即便没有你的抵挡,想必也无大碍,你怎可居功自傲,时时把救了王爷的事挂在嘴边?况且,忠心护主,那是你的本分……”

年轻侍卫仿佛被羞辱一般,不等尤管家说完,便大声说道:“我要见王爷,王爷定然不会骗我!”

“王爷陪贵客喝了点酒,已经歇下了。你这般吵闹,若是吵醒了王爷,谁也担待不起!”尤管家甩了甩袖子,冷哼一声接着道,“该说的老夫都说了,想得明白想不明白,你都得受着。”说完,再次转身朝前走去,身后的几个小厮也急忙跟了上去,边走还边回头看了年轻侍卫几眼,一脸的幸灾乐祸。

方侍卫站在原地,脸色阴晴不定,眼看着管家就要离开,数日来的焦虑突然爆发,不管不顾地冲着管家背影大声喊道:“我现在就去见王爷,就算侧王妃在,我也要问个分明——这到底是王爷的意思,还是别人的意思!”

尤管家没曾想他居然敢提侧王妃,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怒冲冲回转身,手腕一抖就挥出了手中紧扣的马鞭,狠狠地抽在了方侍卫脸上。

侧王妃之事,一直是管家的禁忌,府里的人谁也不敢提,谁提谁倒霉。

方侍卫没提防他会突然动手,加上心思飘忽,一下正被抽中脸颊,瞬间就起了一道深深的血痕,他怒视着尤管家:“你居然动手!”

“不要仗着救了王爷一命就胡言乱语,今天就给你长点记性,让你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尤管家冷笑着对小厮们吩咐道,“给我狠狠地打,打烂他的嘴!”

众小厮听到尤管家的吩咐,齐齐朝着方侍卫扑了上去。

初始方侍卫还能抵挡,奈何寡不敌众,更何况这几个小厮都是尤管家精挑细选出来的,武功都不弱,还有尤管家这个高手一直觊觎一旁,抽空就是一鞭抽过去,很快他便被打倒在地,抱着头蜷缩着爬不起来了。

……

数月后,庆阳王府,深夜。

一个身影坐在王府一间密室的柱子边喘着粗气。他的一条胳膊已经被砍断,脸上的肌肉有些狰狞,却依稀能认出正是那日与尤管家争执的方侍卫。在他身边躺着三个穿着相同服饰的侍卫,都已经断气了。

略微休息了一下,他割下死人身上的内衣,用仅存的右手和牙齿,包扎着断臂。草率地包扎完,他从怀中掏出一个精致的白色瓷瓶,倒出一粒猩红的药丸,犹豫了片刻,还是一口吞了下去。做完这些,他靠着柱子开始盘坐调息。

很快他便睁开了眼睛,强撑着站起来,继续朝更深处走去。

此时在离藏书阁的不远的小径上,传来细微的脚步声,很快便引起了藏书阁守卫的警觉。

“谁?”

“金甲卫!”

黑暗中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

守卫们吃了一惊,手中强弩却没有放下,其中一个守卫开口道:“信物!”

“接着!”说完,一物远远抛了过来。

开口说话的守卫放下强弩,挥出一根绳索,准确地将抛过来的物件卷住扯了回来。然后从怀中掏出一物,与手中的的物件一扣,果然严丝合缝地对上了。

他示意身边的人放下强弩,然后对着黑暗中的人微微鞠了一躬,侧过身让出路,将手中的物件双手递上,道:“请!”

黑暗中的人走了出来,一共三人,同样全副武装,不过他们的盔甲带着金色,而且连脸上都带着金色面具。

居中一人身材颇为高大,足足高出其他人半个头,只不过他的盔甲有好些破损的地方,有些地方甚至隐约可见褐色的血迹,他手里捧着一个似黑非黑、似木非木的长方形盒子,盒子表面花纹繁复,看着就很名贵。

三人没有理会守卫,径直朝着藏书阁走去,经过守卫时高大金甲卫随手一抓,凌空把令牌拿了回来。其中一人走上前掏出钥匙打开了大门,三人进入了藏书阁,随后紧紧关上了大门,自始至终没有看守卫们一眼。

待三人的脚步声消失,守卫们终于忍不住了。

“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早跟了王爷几年么?”一人愤愤道。

“话不能这么说,金甲卫可是亲信中的亲信,据说那会跟着王爷,可是干了不少惊天动地的大事。我还听说上个月……”另一人压低了嗓子说道。

“胡说什么,找死么?你们两个再去巡视一圈!”领头守卫低声喝道。

两人立即噤声,领命而去。领头的守卫见二人走远了,回头看了看藏书阁的方向,又看向手中的令牌若有所思,却没注意有道黑影从藏书阁的一角攀住屋檐翻了上去,三两下就钻进了藏书阁,整个过程快若闪电,如行云流水一般。

一炷香后,巡逻的两名守卫走回来,其中一人无意中抬头看去,忽然发现藏书阁内火光隐隐,心里咯噔一下,马上大声喊道:“失火了!藏书阁失火了!”另外一人则迅速拽出颈中的金属哨子,用尽力气吹了起来,尖利的哨子声远远地传了出去。

这下炸了锅,整个守卫室沸腾了,里面瞬间冲出五六个守卫,迅速朝藏书阁跑去。刚靠近藏书阁,就听见里面乒乒乓乓的声音,众人对视一眼,却没人敢去踹开紧闭的大门。

领头守卫匆匆赶来,见众人愣在门口,再见到紧闭的大门,瞬间了然,不由狠狠瞪了他们一眼,一脚踹开大门率先冲了进去,众守卫赶紧跟上。

一口气冲到了二楼,只见一个金甲卫怒喝连连,挥着一对短戟正跟一个蒙面黑衣人战在一起,角落里倒着一个金甲卫,像是中了毒,整张脸泛着青黑色,生死不知。

不过那黑衣人也好不到哪里去,腹部一个大伤口,血肉翻卷,鲜血已经浸湿了衣衫,肩上还插着一支弩箭。

领头守卫迅速分析清楚了形势,抽出佩刀加入了战团。

黑衣人顿感不支,脚下一滞,金甲卫的刀锋便在其大腿上带出一个极深的伤口,血瞬间就涌了出来。他忍着剧痛向左避让,又正好把自己的背部送到了领头守卫的刀下,后背又中了一刀。

黑衣人连番受创,再也支持不住,膝盖一软,缓缓朝地上倒去。众人一喜,一齐扑上前准备合力将他擒住。

金甲卫暗道不妙,正要出声提醒。黑衣人已经抬头,眼中闪过一丝狡黠,捂住胸口的手向众人奋力挥出,空气中顿时弥漫起淡粉色烟雾,还夹着几道绿光。冲在最前面的几人瞬间中招,纷纷倒下。

领头守卫见状,屏住呼吸,脚下一错,迅速滑出几米远,余光看到金甲卫早就远远闪到一旁,心中一怒,正待出声。突然见金甲卫略带惊恐地看着自己,心中警铃大作,本能地头朝后一仰,只见一道绿光自他头顶掠过,他心中一惊:这是什么兵器?不敢再轻敌,迅速掏出强弩对准了黑衣人。

黑衣人冷冷地看向他,手指一点,几道绿光同时朝他飞来。

他这才看清那绿光原来是几条纤细的小蛇,头成扁平三角形,浑身绿油油的,身侧还有一对肉瘤,一看就剧毒无比。

小蛇速度快若闪电,匆忙中他只好胡乱射了一箭,不及看结果就身形连动,全力施展轻身功夫辗转腾挪,好不容易避开了小蛇的攻击。刚松了一口气,突然胸口一闷,整个人软绵绵地倒了下去。原来在避让小蛇的过程中,他已经不知不觉走进了烟雾的范围,吸入了几口腥甜的迷烟。

他粗重地喘息着,眼看着黑衣人艰难地掏出一个瓷瓶,倒出一粒猩红的药丸吞下。这个时候他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带来的守卫全部倒在了地上,痛苦地喘息,整个二楼就剩下黑衣人一个人站立着。

只听黑衣人口中唿哨连连,小蛇们震动双翅朝着众人飞来,口中的红色蛇信不停地吞吐,领头守卫双眼一闭,安静等死。

忽然噗噗噗几声响起,小蛇纷纷掉落,抽搐了几下便不再动弹。

“很好,倒是老夫小看你了!”

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接着一个高大的身影从三楼楼梯处缓缓而下。

黑衣人来不及出手,小蛇已经全部被杀,眼中闪过一丝痛惜,他没有答话,站直了身子冷冷地看着他。

“这几条小东西有点意思,只可惜还是幼蛇,要是它们的肉翅长出来,连老夫也要忌讳三分!看在故人的面上,把东西交出来,然后自挖双眼,自断筋脉,饶你不死!”高大的金甲卫一字一句说道。

“那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黑衣人冷笑一声,虽然声音略微沙哑,但却听得出来是个女子。

她缓缓抬起手中长剑,直指高大的金甲卫。

“敬酒不吃吃罚酒,老夫就成全你!”高大的金甲卫冷哼一声,挥掌朝黑衣人打来。

早已是强弩之末的黑衣女子调动内息,准备拼死一搏,耳边忽然有个熟悉的声音喝道:“走!”

接着眼前一花,黑衣女子被扔了出去,一个人影迅速上前与高大金甲卫‘砰砰’对了两掌,两人同时退了两步。

“果然是你,这么多年不见,江兄你的功力越发精湛了!”

“哼!刁大统领也不差,还以为你做了李孝的狗,尽享荣华富贵,功夫就搁下了呢!”

“你双腿残疾都在进步,我怎么可能落于你之后呢!更何况,人各有志,你做山贼也不见得就有多光明磊落。刚刚老夫只用了七成功力,接下来,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怕你不成!”

黑衣女子被直接扔出了藏经阁,落在了草丛中。一个黑影从阴影处跃了出来,背起已经半昏迷的黑衣女子就向王府外奔去。

远处人声鼎沸,大批的侍卫正匆匆赶来。

黑衣人心中一凛,加快了速度。

等到王府的人赶到藏书阁,那里已经成了一片火海,风呼呼地刮着,更是带动了火势。漫天飞舞着各种烧得残缺不全的纸张、物件,散落在了草丛里、树枝间、人群中,更多的则是被风吹出了围墙之外。

众侍卫看着眼前的景象不由傻了眼。

“第一小队救火!第二小队负责捡拾散落的东西!第三小队仔细搜查!胆敢偷看、私藏者——杀!”

一个威严的声音大声喝道,声音远远地传开,吓得刚动了心思的人,赶紧把手里捡到的东西,放进一个巨大的铁皮箱子。

“禀大管家,围墙附近发现一个人!”几个侍卫提着一个昏迷不醒的黑衣人匆匆赶来,随手将黑衣人扔在地上。

大管家关心着火势,闻言头也不回:“死了没有?”

侍卫答道:“没死,不过他断了一条胳膊,还受了极重的内伤,恐怕也活不了多久!”

大管家厌恶地挥挥手:“扔进地牢,让他自生自灭!”

“是!”几个侍卫提起黑衣人,朝着远处走去。

……

王府密室。

一个头戴紫金冠,面宽口阔的中年男子,正面无表情地坐在王位上,下首站着一个瑟瑟发抖的男子,脑满肠肥,满脸横肉,正是那日跟方侍卫争执的尤管家。

“……稍微教训了他一下,之后就不知道了。直到今天晚上小人才听说,他杀了密室的守卫,偷、偷、偷走了密函!”此刻的尤管家面色灰白,早已没有了当日的威风,结结巴巴说完这几句话,脑门已经渗出了细密的汗珠,却不敢抬手去擦。

男子的目光注视着虚空处,没有说话。

整个密室死一般寂静,仿佛能听见血管汨汨的声音,尤管家更是忐忑不安,大气都不敢出。

“还有呢?”过了良久男子才缓缓道。

尤管家再也坚持不住,“噗通”一声跪下,身体抖如筛糠,痛哭流涕道:“王爷明鉴,小人,小人真不知道他有那么大胆,居然勾结外人在藏书阁放火,还,还,还……”

“嗯?”王爷目光射向他,眼神凌厉,整个密室的温度骤然下降。

尤管家心里一颤,还是硬着头皮答道:“还把藏经阁顶楼的东西偷走了,连金甲卫刚带回来的那个东西也不见了,但是小人赶过去后,他已经不见了!”说到这里犹豫了一下,不知想到了什么,他把牙一咬,接着说道,“小人认为,这绝不是他单独能完成的,所以小人觉得他府内还有同谋!”

“哦?”王爷笑了,语气突然变得温和,“你在本王身边十多年,本王居然从来不知道,原来你的思维如此缜密!”

听到王爷的夸奖,尤管家心神略松,奉承道:“小人对王爷忠心不二,这些都只是尽小人的本分,一切都是王爷领导有方!”

“嘭——”

王爷猛然一掌拍在桌子上:“你的忠心,就是让本王言而无信?你的本分,就是让方兆麟对本王怀恨在心?你让那些为本王出生入死的将士们怎么看本王?以后谁还会为本王誓死效忠?尤德,你好大的胆子!”

王爷的怒喝回荡在空旷的密室内,引起嗡嗡的回响。

“求王爷开恩!求王爷开恩!求王爷开恩!”尤管家吓得魂不附体,磕头如捣蒜,很快地砖上便满是血迹。

王爷冷冷地看着他,拍了拍手,当下有两个侍卫走了进来。

“把方兆麟带来!”

侍卫领命匆匆离去。

他手指在扶手上轻轻敲击着,陷入了沉思。

不过一会儿,刚刚出去的侍卫,带着另一个侍卫匆匆折返了过来:“王爷,方兆麟不见了!”

王爷冷笑一声,自语般道:“果然如此!”顿了顿又道,“传令下去,不计一切代价把方兆麟给本王抓回来!记住,要活的!”顿了顿又对尤管家道,“至于你,假传本王的命令,坏本王大事,拖下去!”立刻有人上前拖走了面如死灰的尤管家。

密室恢复了宁静,庆阳王缓缓站起身,走向挂在墙壁上的一副巨大的地图,看向地图上的某处,良久才自语般道:“难道这是天意?”

“动手吧!”

密室里突然响起了另外一个声音。

夜色微凉,月光如水,淹没了今夜发生的一切。

转眼间,十年过去了。

没有了 · 章节列表 · 第一章 茶摊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