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话说一半

楔子 · 章节列表 · 第二章 怜爱加身

斗锦堂小说简介

完本小说斗锦堂是网络作家一个女人的一本纯原创小说,这本书的主角是,该小说归类在男生小说,款洽文学网小编推荐目录斗锦堂精选篇章:时光如流水,转眼多年过去的了。当初年幼的红锦了慢慢长大成人,虽然她这些年来在凤家并不受注重,虽然无论是凤家的人但是城中的人,都明白凤家的嫡长女是凤红锦!而已此时的凤红锦并也不是坐着、立着,或者躺在的,并且也并也不是身在凤府;她正头向下急速的向地面跌只是此时的凤红锦并不是坐着、立着,或是躺着的,而且也并不是身处凤府;她正头向下急速的向地面跌落下去;风声在她的耳边呼呼响着,她的心头除了惊惧之外,还有的就是在她眼前闪过的,母亲唐氏房中的素白,那净到静的素白。。...

斗锦堂小说-第一章 话说一半全文阅读

时光如流水,一晃多年过去了。当年幼小的红锦已经长大成人,虽然她这些年来在凤家并不受重视,但是不管是凤家的人还是城中的人,都知道凤家的嫡长女是凤红锦!

只是此时的凤红锦并不是坐着、立着,或是躺着的,而且也并不是身处凤府;她正头向下急速的向地面跌落下去;风声在她的耳边呼呼响着,她的心头除了惊惧之外,还有的就是在她眼前闪过的,母亲唐氏房中的素白,那净到静的素白。

和她眼中闪现的素白相对的,就是她身处四周的艳红,喜色洋洋的艳红,如同那素白当中的一缕血痕。

她的惊惧与那悲伤的素白,在她的头撞上横生出来的粗壮树枝时,终于都不见了;至始至终都是静静的,她没有尖叫一声儿:除了风声,什么声音都没有。

白色,全部都是白色,白得让人想流泪;红色,都是红色,红得让人烦燥的想大叫——红锦终于受不了,她一用力睁开了眼睛。

出现在她的眼前的是半旧的浅紫色床帐,不是白色的,也不是红色的,是紫色的。

红锦并没有再来得及想什么颜色,因为全身上下都很痛、非常非常的痛,痛得她忍不住轻哼了一声儿:所有的颜色都消失在她的痛苦中。

立时有人扑了过来:“姑娘,姑娘,姑娘——!”

红锦微微皱眉,她很痛的时候,真得不想听到这样的大呼小叫,很吵啊;她因为痛再次闭上的眼睛又睁开,看向那呼叫的人:圆圆的脸儿,大大的眼睛,梳着垂鬟的一个半大不小的姑娘。

“姑娘,姑娘,你醒了?姑娘你真醒了!”那姑娘眼圈红红的,眼中的泪光闪现,两颗豆大的泪水便掉落了下来,带着一闪即没的晶亮不见了。

“你、你是谁?”红锦忽然感觉比身体更痛的就是头了,她费力的想抬起手来:

那姑娘的惊喜一下子消失了大半儿:“婢子是茜雪啊,姑娘。”

“茜雪?”红锦轻轻的摇了摇头,她不记得这个人。

这是哪里?她忽然发现她的头脑里是一片空白。不,也不能说是一片空白,还有一些东西在的。

素白的房间,与一个很悲伤、很慈爱的声音再反复说着不能让她委屈了自己的话,白色的绢、白色的绫,素白的屋子,艳红的血迹!随着血迹的闪现就是艳红艳红的灯笼、红布,与呼呼的风声、飞速坠落的身体及头上的巨痛——她跌了下来!

然后呢?红锦因为受惊用力坐了起来,但是她很茫然了:没有然后,她不记得其它了。她的脑中只有她的名字,只有她的白色、红色还有跌落。

不要说其它,就连她是自什么地方跌下来的,又是因为什么跌下来的,都是一点印像也没有。

“我、我是红锦,凤红锦;”她喃喃的说道,费力的抬起头来左右看了看,可是这屋子陌生的很,她没有半丝熟悉感;只是直觉认为自己不应该在这间屋子里:“我怎么会在这里?”

茜雪闻言吓得喜色全无,她眼中喜泪全化成了担心流下来:“姑娘,姑娘,你不要吓婢子啊。”

红锦看着茜雪,轻轻的摇了摇头:自己还真不是吓她,是真得不认识她,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茜雪对着她连哭带说起来:这里是凤府,是自己主子凤家大姑娘凤红锦的家啊;这房间当然是姑娘的房间,姑娘不在这里又能在哪里?而她就是姑娘的贴身丫头。

红锦听完还是很茫然,茜雪话并没有让她生出一丝熟悉感来。

正在此时,外面传来了纷乱的脚步声儿,然后就涌进来了一大群的人;众人拥着的是一个长相一般,但是带着几分精明的妇人;她身边还跟着两个年青的姑娘。

“锦儿醒了?”妇人在床边坐了下来,看向红锦时笑得很慈爱。

红锦却下意识的向床里面缩了缩,她说不上来自己心中的感觉:有些厌恶,有些恼恨,还有几分惧意。

妇人因为红锦的举止眼底闪过了一丝不悦,不过还是柔声道:“锦儿,大夫这就来,你不要怕;你昏睡不醒这几日,真把我们担心的要死。”

红锦看着妇人,她红光满面的脸看不出来担心了几天的样子;最重要的不是这个:“你、你又是谁?”她不认识这妇人,并且对于妇人的慈爱只有抗拒的感觉,下意识的认定这个妇人对自己只有恶意。

妇人闻言愣了一下,看了一眼红锦又看向了茜雪:“你们姑娘这是——?”

茜雪福下去:“夫人,姑娘、姑娘好像什么也不记得了。”说着话,她的泪水掉了下来。

妇人又是一愣,再次看向红锦时眼中闪过了犹疑,不过嘴里却道:“我的老天,怎么会这样?”一面说一面握住了红锦的手。

红锦不知所措,她很想抽回自己的手,不过心底却有声音在警告她,让她不要动为好。

茜雪在一旁道:“姑娘,这是夫人啊。”

夫人?红锦依然不知道这妇人是谁。

妇人身边的两个年青姑娘,年稍长的一个开口:“大姐姐,这是我们的母亲啊,你当真不记得了?”

母亲?红锦听到这两个字,脑中立时闪现了素白,身子微微的一颤。

“大姐姐,你当真连母亲和我们都不记得了?”年纪稍小的一个也开了口。

红锦茫然的摇了摇头,看着眼前的妇人和两个姑娘,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她对这些人一点儿印像也没有,嗯,也不一点儿也没有:只有讨厌,很莫名的讨厌。

而且,红锦不想喊这个妇人为母亲,非常非常的不想。

就在此时,屋外一声爽郎的笑声传进来:“姐姐来得倒快,真是心疼我们大姑娘呢。”

红锦看向门口时,眼角不经意的发现了妇人和两个年青姑娘都在脸上闪过了一丝不快:来人是谁?

门帘挑开了,进来一身的锦衣的妇人,长得一张白净的瓜子脸,满脸都是笑意正看向床上的红锦。

“大姑娘真醒了?当真是谢天谢地,姐姐也可以睡个安稳觉了。”后来的妇人一面说一面对着先来的妇人行了礼。

红锦垂下了眼睛,她不认识这个妇人;直觉告诉她,眼下她最好是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为好。

先来的妇人轻轻一咳:“五妹来得也不慢,看来也是牵挂我们锦儿的;坐吧,锦儿有些不好,我们正等大夫呢;不知道什么情形呢,五妹今天晚上想来也要睡不好了,唉——!”

说完,她转头看向红锦:“可记得你五娘?”

五娘?红锦愣了一下,轻轻的摇头:不记得。

茜雪已经福了下去:“五夫人安。”红锦这才知道,五娘原来就是五夫人,然后她的脑子一顿:那不是说还有四夫人、三夫人、二夫人等?!而最先来的当然就是大夫人了。

五夫人闻言看向红锦:“大姑娘哪里不好?”

红锦看了一眼五夫人,心下什么感觉也没有:“我、我不认得人。”

“不认得人?”五夫人一愣:“大姑娘是说不认得我们了?”

“嗯。”红锦并没有多说什么,再次低下了头。

这一次五夫人和大夫人对视一眼,然后轻轻的道:“大姑娘,那,呃,等大夫来了瞧瞧再说吧。”

红锦听到耳中微微一愣,明显五夫人原本想说得话不是这个;她并没有抬头又轻轻的“嗯”了一声儿。

她现在就是一个人,完完全全的一个人,谁也不认识:就算像茜雪所说,这里是她的家又如何?她依然只有自己。

因为她相信自己的直觉。

她低着头并不说话,屋里的人也奇怪都闭上了嘴巴不再开口,一下子便安静了下来。安静的让茜雪有些不自在,却也不敢乱动乱开口。

红锦的脑中依然是混乱的,什么也想不起来,而且对于眼下的情形,她感到很压抑、很不舒服,有些呼吸困难。

她不知道应该想什么,又似乎有太多的事情的要想。

“大姐姐。”年长女子再次开口。

“嗯?”红锦看了她一眼,还是惜言如金。

“大姐姐还记得什么?”

“我还记得——,我跌了下来,一痛就什么也不记得了。”红锦没有把白色与红色的事情说出来,只说了跌下来的事情。

她直觉认为那两件事情不能说。

那年长的姑娘却不再说话了,屋里有那么一霎间很静。

“大姑娘记得是如何跌下来的吗?”五夫人看了一眼年长的姑娘和大夫人,开口问了一句。

“不记得了;”红锦微微皱眉:“我只记得风声,然后我就要跌在地上时,头上很痛;就这些——我是怎么跌下来的?”

五夫人在大夫人和两个姑娘的脸上扫了一眼,轻轻一叹道:“大姑娘是自园子里的亭子上跌下来的。”

红锦轻轻点头,心中一动混乱的头脑有点点清醒:这句话有些不对劲啊,话说一半儿让她心生警意。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第二章 怜爱加身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