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实话实说

第二章 奇怪的准则 · 章节列表 · 第四章 神秘男子

扉页空间小说简介

款洽文学网小编推荐女生小说扉页空间,扉页空间小说是著名作家灵2017的一本小说,小说主角是,小说精彩片段:方霄回到旅馆的大堂,老板娘也是才准时起床的样子,见方霄出,对方霄非常友好地笑着打了声打招呼。方霄也笑容点点头,问了问前段时间的早餐店在哪里。老板娘很热忱地给方霄指了路,接着神秘的地对方霄招招致命手地说:“小姐,你说的大巴找到了了,里面的其余三人,在内司机都死在了方霄听得目瞪口呆,她随口编的一句谎言,怎么还成了真,那三个倒霉的家伙,不会是被她一说,才掉下悬崖,丢掉性命的吧。方霄顿时觉得背脊一阵发凉,木纳地点点头,谢过老板娘,方霄像是踩在了棉花上,轻飘飘地飘出了旅店。老板娘看见方霄的模样,以为方霄是被这个消息给打击到了,同情地摇摇头,回去做自己的事情去了。。...

扉页空间小说-第三章 实话实说全文阅读

方霄来到旅馆的大堂,老板娘也是才起床的样子,见方霄出来,对方霄友好地笑着打了声招呼。方霄也微笑点头,问了问最近的早餐店在哪里。老板娘很热情地给方霄指了路,然后神秘地对方霄招招手说道:“小姐,你说的大巴找到了,里面的其余三人,包括司机都死在了车里面。他们可没你的好运气,连车带人地掉下了悬崖,摔得血肉模糊,已经分不清谁是谁了。警察局长已经通知了殡仪馆的人去把尸体拉回来了。也通知了你们国家的大使馆,今天下午大使馆的人就会过来,你也正好可以跟着他们一起回去,可以省下一笔住宿费和餐费了。”老板娘是个和蔼的大婶,她轻轻拍拍方霄的手,让她不要担心。

方霄听得目瞪口呆,她随口编的一句谎言,怎么还成了真,那三个倒霉的家伙,不会是被她一说,才掉下悬崖,丢掉性命的吧。方霄顿时觉得背脊一阵发凉,木纳地点点头,谢过老板娘,方霄像是踩在了棉花上,轻飘飘地飘出了旅店。老板娘看见方霄的模样,以为方霄是被这个消息给打击到了,同情地摇摇头,回去做自己的事情去了。

方霄魂不守舍地来到大街上,由于昨天晚上开了冰灯会,很多人到现在都还没起床。街道上看不见行人。方霄游魂般飘到了老板娘指的那家早餐店,才发现,早餐店还关着大门,看来,昨天,这家早餐店的老板也去冰灯会玩了通霄了。没办法,她只得在大街上继续飘着,脑子里即有那念叨的声音,又在消化着老板娘带给她的消息。

走到一家便利店前,她走了进去,选了一个面包,一盒牛奶,想了想,又拿了两盒泡面。结账回到旅店。她一边吃,一边认真思考着,昨天她除了说自己是带团出来旅游的外,还有没有提别的什么事情,认真想了一遍昨天的话,似乎,只提到自己是带私家旅游团,团员只有三人。她这才放下心来,三两口吃下面包,喝了牛奶,又觉得自己实在需要压压惊,就打开一包泡面,冲了点开水,等着吃泡面。

她的心思才稍稍放下来一点,脑子里的那诵读声突然又变大了起来,吵得她头痛,方霄赶紧重新跟着那声音小声地背诵起来。又花了整整一上午的时间,方霄才勉强背下了那篇行为准则。而此时,脑子里的那声音也突然停了下来。方霄这才松了一口气。世界终于清静了。

此时,外面传来了敲门的声音,只听到一口标准的普通话问道:“请问方小姐在吗?”

方霄顿时意识到是大使馆的人来了。她一愣,还没想好要怎么把谎话编下去,一上午的时间都用来背那段烦人的准则了。这下要怎么办才好。可是,不开门是不可能的。看来,只能看一步走一步了。

方霄稳了稳心神,站起来应了一声:“在的!”就打了房门。只见门外站着一位四十多岁,面貌平和的中年男人,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位高大健壮的警卫装扮的人。方霄一愣,这位不会就是那位大使先生吧。

“怎么,不请我进去坐一坐吗?”中年男人微微一笑,开口问道。

方霄赶紧往旁边一站,比了一个请的手势,把中年男人和他的警卫给让进了屋子。中年男子坐到屋子里唯一的一把椅子上,对方霄也比了一个请的手势。方霄拘谨地坐在中年男人对面的床上。看了看站在男人身后的警卫。

中年男人笑着介绍道:“我是大使馆的副秘书,姓钟,这位是我们大使馆的警卫员小张。昨天听约瑟镇的警察局局长,罗恩先生说,你带了一个私家旅行团来旅游,从山上掉了下来,除了你以外,其他三人一司机,全部都坠崖身亡了。我今天来,一是来问问方小姐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二是想问问你们是从哪里过来的。我查了一下,最近一个月,都没有国内人员的入境记录。你们是从哪里入的境?”

面对钟秘书的问话,方霄张了张嘴,不知道要怎么回答。却见钟秘书摆了摆手,说道:“我说这些,只是想让方小姐知道,你的事情,我们大使馆还是很有兴趣的,不如,你跟我们回大使馆,我们再详谈一下,你看如何?”警卫员小张的手放到了腰间,目光紧紧的盯着方霄,仿佛只要她有任何反抗,就会拔枪把她给击毙一样。

方霄额头上的冷汗一下子就冒了出来。她盯着钟秘书的眼睛,闭了闭眼,点点头,说道:“好的,我知道了。只是,旅馆费我还没有付给老板娘,还烦请钟秘书帮个忙,把费用先垫付了,等回国后,我再把钱还给您。”她心里愤愤的想,有枪了不起吗?大家都是中国人,为啥要如此针对一个弱女子。那她就先让他们出点儿血好了。

钟大使没有意外的点点头,说道:“你放心,钱我们已经支付了。你只要跟着我们走就行了。”

方霄一听这话,也不扭捏,站起身来就朝外走,刚走了一步,想起桌子上还剩下的一碗泡面和床头那套西装短裙,转身拿起衣服和泡面,就走了出去,看着张警卫紧张得又把手放到了腰间的手枪上。

却见方霄轻哼一声,就率先出了房门。钟秘书和张警卫互相点了点头,也赶紧跟着出了门,却见到方霄正微笑着和旅店的老板娘,用西班牙语在交谈着什么,讲得还特别高兴。然后,方霄朝老板娘挥挥手,主动上了门口停着的黑色轿车。司机老曾只是挑了挑眉,却没有阻止方霄上车,还挑衅地看了一眼跟出来的钟秘书。钟秘书无奈地摇摇头,也和老板娘礼貌道别,张警卫主动拉开车门,让钟秘书坐了上去,自己也挤了进来。并且挤到了钟秘书和方霄的中间坐了下来。

而方霄是上了车,才发现,原来,车子里已经坐了两人,一个司机,另外一个也是一身警卫装扮,坐在副驾驶的位置,她有些后悔坐在了后面,看着挤坐在他们中间的张警卫,怎么看怎么不顺眼。就他的块头最大,他还要非得坐在中间。不过,前面副驾驶的那位,似乎也苗条不到哪里去。算了,不管了,已经上了贼船,这会儿下去也晚了。

一路无话地来到了大使馆。方霄刚下车,就被迎面赶来的另外两名警卫夹在中间,给带到了一间空房间。这里面对面摆放了两把椅子,中间隔了一个长条桌子,一看就像是一间审讯室的样子。两个警卫把方霄带到房间里,就把她按坐在一张椅子上,然后,往她背后一站,也不说话。没等一会儿,那位钟秘书也跟了进来,他的身后还是跟着那位张警卫,他把身上的大衣脱掉,才随意地在方霄的对面坐了下来。手里端了一杯热茶,轻啜了一口,放下茶杯,才看向方霄,说道:“方小姐,刚刚我已经把话说明白了,先说说你们是通过哪条途径入的境吧。”

方霄眨了眨眼睛,说道:“钟先生,如果我说我不知道,您会相信吗?”

钟秘书愉快地笑了起来:“方小姐,你可真会开玩笑,要不,你就说说你是哪里的人,来这里以前,是做什么工作的,家里还有哪些人吧。”

“我是C市风云外贸公司经营部的秘书长方霄,我精通八种语言,昨天以前,我还在单位上班,昨天中午,我才突然来到这里的。我高三的时候,家里出了车祸,爸爸妈妈和弟弟全部都死在了车祸里。老家还有一位太奶奶,已经九十六岁了。有两位叔叔在D市开公司,一位姑姑嫁到了S市,堂兄弟们也都在上班,我没有堂妹和堂姐。妈妈那边的亲戚,我都不认得,听爸爸以前说,妈妈似乎是离家出走的。我毕业于首都A大经贸系,在本部考的研,由于家里的存款不多,博士毕业后,就没出国深造,也没去考博士后。我想着先工作两年,有了安生立命之本后,再去攻读博士后。”

种秘书和三个警卫瞪大了眼睛,钟秘书只看到方霄的嘴巴在那里一张一合的,完全不能消化方霄的话,只觉得这丫头莫不是在跟他开玩笑。死的那四人,分明就是毒贩,打着出来旅游的晃子,目的是要跟当地的毒枭头子见面。而这丫头的身世,居然如此清白,那不是在开玩笑,国家的栋梁之材,都沦落到了给毒枭打工的地步,这不是滑天下之大稽吗,还是说,那个风云外贸公司,其实就是一个贩毒集团。等等,风云,C市,怎么这么熟悉?好像老三的儿子就在C市搞什么外贸公司的,难道,老三的儿子其实是个大毒贩?钟秘书的脸色,在一分钟内变了三个颜色,看得方霄觉得稀奇。

“你们公司的老板,叫什么名字?”钟秘书觉得,可能只是个巧合。必须要问清楚才行,不能冤枉了老三的儿子,否则等他回家,还不得被老三媳妇给堵在门口骂,老三媳妇可是个厉害人物。

“我们老板叫钟友良。我的直接领导叫闻天信。这些只要上网一查就知道了。我们公司还有网站,网址是……”方霄吧啦吧啦地讲了一堆,可是,钟秘书却一个字也没听进去,钟友良三个字就砸得他脑袋发晕,因为,这三个字,正是他那三弟的宝贝儿子的名字,他的三侄儿也叫钟友良。不对,肯定是巧合。于是,他又问道:“你们老板毕业于哪个学校?”

“老板啊,听说是B大的高材生,五年前才从国外深造回来的。一回来就到C市开了这家外贸公司。我们部门的领导,还有财务部和总经理,他们三个都是好哥们,听说是从小一起玩到大的发小。”方霄赶紧把自己知道的,听说过的,都抖了出来,只要这位的重点不要放在她什么时候来的就行了。可是,这好像才是重点,管他呢,只要能分散这位的注意力就行。

真的是好巧。钟秘书的脑子里只闪过这五个字。可是,天下又哪里有这么巧的事情呢。他一拍桌子,吼道:“你胡说八道,这些事情,只要是有心人,都能通过网上查到。说,你的背后指使人是谁,在国内的地下交易场所在哪里?”

听到钟秘书发火,方霄愣了一下,没想到这位文质彬彬的大叔,发起火来,还挺有气势,只是,什么地下交易场所,什么背后指使人,她有那样的人吗?她自己怎么不知道。简直是无稽之谈,于是,方霄也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大叔,我说的都是真的,你查都没查过,怎么知道我在说谎?难道你们就是这样做的吗?像你们这样做事,还不知道有多少人被你们冤枉了,还有冤无处申。”

方霄刚站起来,背后的两名警卫反应过来,赶紧使劲一按她的肩膀,把她按回到椅子上。方霄觉得心里委屈,她已经想过了,说谎不明智,再说,她是怎么来这里的,怎么也不好解释,因为,这里的确是没有她的入境记录,她也没有签证,更没有出境记录,那就最好是说实话,就当是自己遇到了灵异事件,等他们查不到什么的时候,总会把她给放了的。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第四章 神秘男子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