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意外

第四章媒人来了 · 章节列表 · 第六章开荒

山里有女初长成小说简介

山里有女初长成这本男生小说目前处于连载,这本小说是一本小说,小说主要介绍了几位主角的故事,小说章节精选: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那满屋子的牛啊,骡子啊,也不明白是受了刺激,但是受了驴子精神的鼓舞,争相又蹦又跳,扯断了缰绳,一古脑儿朝外跑。兰花花护着周小刀,深怕牲畜们踩伤了他。坐在门外的老兰头,听见屋里驴吼牛叫,如同炸营通常,急忙朝屋里跑。老兰头是饲兰花花护着周小刀,生怕牲畜们踩伤了他。。...

山里有女初长成小说-第五章意外全文阅读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

那满屋的牛啊,骡子啊,也不知道是受了刺激,还是受了驴子精神的鼓舞,纷纷又蹦又跳,挣断了缰绳,一古脑儿朝外跑。

兰花花护着周小刀,生怕牲畜们踩伤了他。

坐在门外的老兰头,听到屋里驴吼牛叫,犹如炸营一般,连忙朝屋里跑。

老兰头是饲养员,他熟悉每头牲口的个性。

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

他先抓住了一头大牯牛,对着牛脸就是一巴掌,大牯牛安静了下来。

大牯牛一安静,牛们也能安静了下来。

而那头大黑骡子,这个先天不足,没有后代的家伙,更是外强中干,虚有其表。

它见牛们安静了,吓的连忙又跑回了原位,安安静静地站着。

老兰头挤过牛群,挪动石槽,把周小刀救了出来。

周小刀呻吟不绝,面色苍白,吓的老兰头背起周小刀,就朝村卫生室跑。

媒人王婆见周小刀的双腿血肉模糊,吓的颠着一双三寸金莲,一边追一边声嘶力竭地喊,

“救命呀,出人命啦,周队长的公子要见阎王了。”

附近的人听到了,也顾不得一天的劳累,都跑出来看看怎么回事。

赤脚医生周大山刚睡下,听到王婆的喊声,唬的他急忙下了床,趿拉着鞋子就朝外跑,生怕耽误了救死扶伤。

谁也不会料到,一件平常的相亲事件,竟然会闹出这么大的幺蛾子。

这事传遍了全村,村民们有的兴灾乐祸,他们早就看不惯周小刀的官二代作风。

也有的深表同情,周小刀上兰花花家相亲,出了这档子事,兰花花自然脱不了干系。

老兰头把周小刀送到了村卫生室,因条件有限,周大山简单地包扎了一下,就又把周小刀转到了镇里中医院。

那里有个李贺年老中医,擅长正骨。

…………

兰花花一边照看着性口,一边等着父亲归来。

兰花花心里七上八下,从内心来说,她从骨子里看不起这种人,对周小刀没有丝毫好感。

看他抽打驴子的狠劲儿,她实在无法想象,和周小刀生活在一起,会是什么情形。

有时候牙和舌头还打架呢,两口子哪有不吵架的,万一,周小刀一个不顺心,发起火来,一顿老拳,估计够兰花花受的。

既然承受不起,咱就得躲着他,怎么躲呢,不答应他的求婚就是了。

可是,不答应周小刀的求婚,他爹周庆三是大队长,这家伙有个外号,叫笑面虎,估计以后在他手下干活没有好果子吃。

兰花花越想心里越是忐忑,一时拿不清注意,只好等着父亲回来。

不知什么时候,月亮已挂上了柳树的枝头。

只是那些柳树枝儿纵横交错成了一张筛子,把月光筛的斑斑点点,漏了一地。

月光下的深山,十分寂静,那些鸣叫的纺织娘,蟋蟀们都停止了鸣叫,就连萤火虫也熄灭了灯笼,悄悄的进入了梦乡。

山路上,一个孤独的身影踩着一路的月光,走了回来。

老兰头返家了。

老兰头见女儿坐在门槛上等他,摇了摇头,

“闺女啊,咋不去休息呢?怕啥呢?没事,天塌下来,有爹顶着。”

………

第二天,山坳里的花生己收完了,一群女人正把花生秧朝大车上装,兰花花由于昨夜没睡好,干起活来也无精打采,自然手脚就慢了许多。

一个大妈说,“兰花花,你能不能快一点,大伙挣的钱都一样多,就你磨磨蹭蹭。

你干少了,别人就要多干,起码你干活也要有个八九不离十。”

长这么大,兰花花还是第一次被人当面揭短,手脚虽然不停歇地干着活,但眼里却有了泪。

兰花花竭力咬着牙,不让眼泪掉下来。

“你怎么这样说兰花花呢?人家是学生娃,细皮嫩肉的,这不刚干活吗?总得有个适应过程吧。”

这是大丑,他在袒护着兰花花。

“你丫的大丑,你不就是舐肥吗?

你看兰花花是大队长的媳妇,胳膊肘子朝外拐了是不?”

大妈毫不示弱,她丈夫是淮北煤矿上的工人,很有经济基础,听说再过几天,她就要农转非,上煤矿去上班了。

大丑气的扭头走了,一句队长的媳妇,也把兰花花说的心慌意乱。

终于,到了晌午顶儿,兰花花担心的事发生了。

王婆又扭着大肥屁股走来了,她直奔兰花花,

“闺女啊,你看周小刀咋样?队长一家人就等着你回话呢。”

兰花花咬了咬牙,摇了摇头。

“哎,这闺女和他老爹一样,都是死心眼儿。

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这么好的男人去上哪儿找啊!

话说回来,既然你不同意,周小刀是因为你负的伤,你不能不分担一点医药费吧?”

王婆这话,是有威胁的成份。兰花花听了,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旁边有人看不下去了,

“这不是讹人吗?小偷去上人家里偷东西,翻墙头时摔伤了,还让户主赔医药费,这可能吗?”

“不可能。”

“告他去,上公社里告状去。”

“……。”

也不知是谁起的头,大伙七嘴八舌的议论开了。

王婆尴尬的离开了。

大丑看着王婆离去的背影,叹了口气,

“哎,兰花花,以后没有好日子过了。”

兰花花看不上周小刀的消息传遍了全村,这也无疑间拂了大队长的面子。

昨天老兰头也跟兰花花说了半宿。

“周小刀这孩子本质不错,只是年少轻狂。

再说,谁没年少过?谁没轻狂讨?只要结了婚,就会慢慢地成熟起来了。

男人,难人,只有经历了困难,才能成为男人。”

但兰花花对周小刀没有一丝好感,也没有一丝恶感,只觉的很陌生,遥远。

如果和一个陌生的男人在一个锅里搅马勺,睡一张床,她甚至有点恶心。

…………

下午的时候,果然,情况有了变化。

有人来通知兰花花,下午去南山坳里干活。

南山坳是片茅草地,有十来亩地大小,有雨则淹,无雨则旱,是个鬼不生蛋的地方。

而且遍地是石块,沙粒,別说庄稼,连车前草也不长。

噩运来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第六章开荒

热门